Lantheo

请给我更多的传奇与歌谣。
挖坑遍野,博闻杂食。
寻坑见首页链接和归档。约稿请私信。
http://weibo.com/lantheo

这是一段牢骚。并且我打算厚皮赖脸地把它发出来。


事实就是,当我回顾我最初写的东西,回顾我最初12岁的时候,在贴吧里认识那些即将与我保持友谊长达十年的朋友时,那时候的文字和现在写的文字,有些东西没有丝毫的长进。

当时困惑着我的,让我感受到写作不易的东西,现在仍让我在文字里挣扎。

我无法写出流畅的故事。我不知道怎么说才能释清这种感觉。我觉得我的情节和场景都是断裂的,像一个又一个只肯耗尽胶片才停止的长镜头。

怎么转折,怎么变换,怎么平滑地过度到下一个要讲的事情里,这些我都不会。

12岁的时候不会,现在也不会。

我写不下去的时候,往往都是构思了大量的场景与对话,却不知道要不要把它们写下去。

如果写下去了,会不会太多,太琐碎,太没完没了,太干涸枯燥。

如果没有写下去,那么全部的故事和情节都是跳跃的,我又没有勇气和习惯让它们就这样像珠子一样单颗蹦着,我想把它们连起来。

我写不下去的时候,往往是故事的背景和或者发生地点又要改变了。我可以良心活蹦乱跳地去写,然而每次写完我都觉得我又完蛋了,我又浪费了这次机会,我的文字不会变得更好了。

所以说回来,到底如何才能写好一个绵长的,藕断丝连的,转换平和而顺滑的故事呢。

说到底我是真的不会写【故事】这种东西的吧。

从来没有人教过我写作,我最初写的时候,只是想把脑子里看到的东西描述出来。曾经我说我一直没学会好好画画,所以就想用文字来解决问题。这个想法可能坑了我很多年,到现在连一点治愈的机会都没有。

有一次,偶然看到一个gn说,小熊可能是个被文字耽误的导演,我就觉得很高兴,也觉得很难过。

说到底,如果想好好讲一个故事,如果如果想讲一个流畅的故事,是没办法按照电影来切“分镜”的吧。

哪怕我现在切分镜切得无比顺手,那也是让我觉得非常失望的东西。

有些内容是容易用这种手法写出来的,把大量的描写和叙述堆出去,大量的对话砸出来,那个时候我根本不在乎别人能不能看懂我写的东西,那些叙述性的断裂可能就被埋没在乱七八糟的画面里。

然后我开始希望甩脱那些匠气的东西,希望做一个好好说话的人,然后所有的困难都出现了。

我写的永远都是镜头,某个注目或者一瞥眼之间的东西,永远都是一种风貌,而不是一个故事。

所有的字数欠缺,所有的卡顿,其实都是故事的欠缺啊。

很多时候我想我这几个月,这半年,什么都不要写了,就看书,就出去一个人呆着,去吹海上来的风,看那种把整个楼宇都淹掉的大雾,路灯在湿润的空气里变成倦怠的眼睛。然而写作是我与生活和解的办法,是我最后最有效的自调办法,如果把这个扔掉了,我只会成为一个无趣而枯竭的人。

所以要怎样做呢,怎样才能写出一个不破碎的故事呢,怎样做到那些令人羡慕的写作者那样子呢。

到底什么才是故事的骨架呢。

到底怎样才能有一个丰富的故事和丰富的脑内呢。

我不知道啊。

评论(16)
热度(85)
  1. 半边红海Lantheo 转载了此文字
    是这样了。我一直希望我能不会仅仅只写靠无限切场景分段连续的故事。明年要去看一点基础写作技巧,然后练一...

© Lanthe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