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theo

请给我更多的传奇与歌谣。
挖坑遍野,博闻杂食,骑墙能手,什么都写。
寻坑见首页链接和归档。约稿请私信。
http://weibo.com/lantheo

【wonderbat/坑】I blame Batman 都怪蝙蝠侠

还是个alpha!ww x omega!bat 的坑

整理文档的时候发现的。我看了JL本来试图写点东西,后来发现我真的做不到。

算了吧。

=========================


I blame Batman

都怪蝙蝠侠



“我住在巴黎。”戴安娜非常用力地说。

“……我住在哥谭?”布鲁斯十分疑惑地回应,看到管家在神奇女侠身后向他翻了一个掷地有声的白眼,“嗯……阿尔弗雷德住在阴森可怖的地窖里?”


01


先是一根肋骨的事。

扫描显示蝙蝠侠断了一根肋骨,于是神奇女侠在用一种介于托举、拦抱和提在手中之间的姿势固定了他的身体,期图防止那截危险的断骨在下一个动作扎进他的肺里去。

“看在基督的份儿上。”蝙蝠侠的抱怨通过变声器阴沉地传来。

“好像你这样叫了,它就会自动长回去似的。”戴安娜毫不留情地说。

湖面在他们脚下如镜面分开,水幕倾泻,运输梯平稳下落。蝙蝠侠举起他没有被勒令不可移动的那边手臂,试图松开颈部护甲的某个部分,但屡次操作惨遭失败。

“不要乱动。”

戴安娜收获了一个非常阴森不快的喉音。

“哇哦,他听起来可真不高兴,”突然出现的闪电侠擦着即将关闭的闸门落在钢制地面,非常突然地发表了意见,“需要我帮忙吗?”

“需要。”神奇女侠说。

“不用。”蝙蝠侠说。

他们互相震惊而欲言又止地对视了一眼。那个姿势上的对视都近乎奇迹。

“不用。”神奇女侠说。

“需要。”蝙蝠侠说。

巴里·艾伦目瞪口呆:“抱歉,真的,是我问错了。我现在就走。”

他伴着一丝明亮雀跃的电花消失不见,把戴安娜和布鲁斯留在“哗哗”水声和机械的嗡鸣之中。戴安娜试着只用一只手维持蝙蝠侠目前的姿势,她成功了,并用空余出的那只手摸索着解开了蝙蝠侠的颈部护具。那是一层平日里不会出现的东西。

“……哦。”

凯夫拉合成材料内侧浸着汗水,然后她明白了。

“别说话。”没了变声器的布鲁斯低沉不减地提出要求。

戴安娜摇了摇头。

运输梯伴着一声机械楔合稳定的声音落到了底,阿尔弗雷德正在一旁等待,没有对布鲁斯在戴安娜臂弯间的姿势发表任何看法,只是及时地把一根信息素探棒塞到了布鲁斯的嘴里。他们把布鲁斯转移到治疗舱里去,管家试图脱掉他外面那层沉重的盔甲,戴安娜搭了把手,然后发现自己摘下了布鲁斯的头罩。

布鲁斯在光下显出焦糖色的眼睛从自而上地望着她。她近乎心不在焉地用手指梳理蝙蝠侠汗湿的额发,将散碎的发丝推上额角,指尖轻轻划过他皮肤上的痕迹。

“韦恩少爷,根据你现在的信息素水平和伤病情况,我建议你修养,大约十天……”

阿尔弗雷德读着探棒上的指数,而戴安娜向他悄然眨了眨眼睛。

“……十五天。”管家非常笃定地说。

“我觉得三天是极限了。”布鲁斯说。他用那种与阿尔弗雷德日常讲话的口气,但仍看着戴安娜。

“但现在我们有一个团队了,”戴安娜说,“你该让这个世界喘口气。”

“从前我会说‘一天’。”

阿尔弗雷德适时地清了清嗓子。

“韦恩少爷,你为什么不利用这段宝贵的时间,做一些你从前愿意做的事?作为你的管家,我由衷怀念你知道房子真正的门在哪里,并知道怎么走出去的日子。”

戴安娜看着布鲁斯,布鲁斯看着他的管家,阿尔弗雷德向戴安娜的方向轻轻侧了一下头。

“五天。”布鲁斯最终说。治疗舱修复他肋骨的震动令他深深皱起眉头。

“看,男孩,这就是我喜欢你的地方。”戴安娜露出一个微笑,“以及你闻起来不错。”

如果一夜搏斗的汗水和护具本身的合成材料气味都能称之为“不错”,那么解释只能余下一种。疼痛令布鲁斯一时失语,他甚至来不及表露出比咬紧牙关更多的情绪,但当戴安娜非常友好地接过阿尔弗雷德的咖啡时,她无疑听到某个声音正在低声抱怨:“……alpha……”


02


没有02了

评论(13)
热度(144)

© Lanthe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