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theo

请给我更多的传奇与歌谣。
挖坑遍野,博闻杂食,骑墙能手,什么都写。
寻坑见首页链接和归档。约稿请私信。
http://weibo.com/lantheo

【蔺靖】读《昔别春风起》

谢谢喜欢,有人喜欢这个故事真是太好了。

我也一路傻笑着看了下来,被人夸的心情太甜蜜,尤其是曾经写的故事,有朋友这么有心地读过了,这么贴心地发现了藏在字句里的一点小心意——我们虽然互不相识,却像是在午后斜阳里殷切地交谈了许久,实在是一件令人感动的事情。

重读的时候确实有些恍惚。这些句子是我写的吗?当时又是什么样的心境呢?时间久了一些,好像是压箱底的旧时光一下子被翻了出来,令我得以重温那时的自己。

所以,真的格外感谢呀!

一个曾经的故事能遇上您这样的读者,着实是小小的创作者不可多得的幸运。比心!

方小鹿:


有些晚了,但还是很幸运没有错过 @Lantheo 太太的好故事。
 
一个晚上读完了小熊太太的《昔别春风起》,整个人又呆愣又心软。关于这个故事,好文字已经被太太和十三姑娘 @门牌13号 道尽。情绪难平,姑且就写下一些读后感。
 
 
开篇的《短歌行》就已经让人身临其境了,这是千年前一个下着大雪的军营的夜晚。
 
“大梁军的大纛肃立在寒冷得仿佛一敲即碎的夜幕之中,戍夜的营火幢幢地燃烧着,冰霜结在士兵的甲胄和眉睫上。”“金柝响了一轮,萧景琰已经在议事帐里走了三十七个来回。”
 
太太用笔精妙,描摹其时其境其况,三两句便让我犹如身在其中。
 
太太故事里对物候很是敏感。
 
蔺晨第一次看见景琰是在早春,“二月的金陵染上了一场倒春寒。……日前晴时正好,至暮时便飘了些薄雪,……”蔺晨从舞坊宿醉中醒来,倚在栏杆上观看新丧王妃的十九岁的七皇子的送葬仪仗。第一次看清了他的眉眼,说他“背很直,马很好。”
 
蔺晨第二次进梁宫时,“……嚣暑落却,白露未已,……金陵的宫闱之间满是桂花的气味……”蔺晨是“端端正正从宫城的阙门之间走进去的。”第一次他肯定偷偷摸摸了,能躲过满宫墙的侍卫,但还是逃不过大统领的法眼。
 
蔺晨染疾是佛寺的早春,他从早春病到了立夏,能和景琰泛舟的时候是“菡萏盛开的时日……五月伊始,天光如极柔软又极明亮的绢纱绵延而来。”与北燕大战陇西,歃血而盟是“秋风萧瑟天气凉。”蔺晨收到景琰送的金鞭,策马北去见他时又已经是“山间三月,春雨生萍,鸣鸠拂羽,草木萌发而桑叶新碧”了。
 
我真喜欢太太写物候。全文连番外共八章。太太写过早春,写过立夏,有秋日也有大雪。蔺靖的故事便在这四时轮回中流淌。
 
太太写得读者仿佛能跟造访宫城的蔺晨一样闻到宫闱之间桂花的气味,能听到年宴后那个缱绻的夜晚廊下冰凌掉落摔断的声音,能看到观星楼上的浅淡月色中的山陵、江水与市井纵横的金陵城。
 
 
太太笔下的细节很妙,鲜活的,可爱的,动人的。
 
且看《短歌行》,蔺晨给景琰洗发那一段。太太写蔺晨闻到的景琰发间的味道。“萧景琰的头发盘结着,散开来的时候蔺晨能闻到许多军营独有的气味:有一点土腥气,一点战马皮毛的气息,一点干涩的硝味,还有汗水浸过的味道。”冷硬的军营,方寸之间爱人发间的气味,对眼前人殷殷关切与珍视,静水深流的感情就已经无需言表。
 
《飞鹤行》冬日寝殿枕席间的那一次斗嘴。躺在床榻锦衾中猜想寝殿外的声音,一个说是“檐上的积雪”,一个说是“檐下的冰凌”。
 
“是雪。”
 
“是冰凌。”
 
“朕说是雪。”
 
“陛下怎不亲去看看?”
 
景琰真的要起身去看,一只手把他拉了回来。
 
“听陛下的,是雪。”
 
可爱到可以连续傻笑一分钟。大概可以承包这个星期的糖分了。
 
 
关于他们。
 
太太们的笔下总能看到一个风神潇洒、意气飞扬的蔺晨,但蔺晨当然也有蔺晨的羁绊。如十三姑娘所说,“蔺晨很有趣的一点在于他身上的‘矛盾’,他有好奇心,又看得通透,出世与入世,老庄之风与红尘羁绊同时出现在他身上。”
 
景琰身处朝堂,在双方的感情里,景琰似乎总是被动的,无奈的。蔺晨是主动的,付出的那一位。写罢这里耳边大概都能听到那声油滑跳脱的“美人”。但是,不论多少次呀,都还是会被这个蔺晨感动!更何况小熊太太写得这样生动缠绵。
 
一见钟情,洗头发唱情歌什么的就不说了, 这种笨拙直白又认真的话,简直是要双眼一闭,给他跪了。
 
“我想让你活得很好,活得很长。”“还想你多笑一些。”
 
“今年我在金陵,这也很好。我没有后悔,景琰。”
 
“因为你很难过。”“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能让你开心些。”
 
甚至在太太的铺垫描摹之下,他单单叫声“景琰”,就能引起人的情绪波动,难道是我的问题吗咦?
 
 
《关山月》和《棹歌行》两章,太太写得很灵。蔺晨为景琰疗过很多次伤,景琰身上新旧叠加的伤痕总让他心疼不已。这一次却是蔺晨生了重病。沉稳矜重的皇帝第一次失了态,快马回金陵找不到人,寝殿阶下绊了一跤,指节在青砖上磕出了血。
 
好似真的回到了南朝四百八十寺中那道楼阁,看一道帷幔生生隔开了里外的两个人。景琰守了他很多日夜,将副将错认成他,将长草里出没的黄狐错认成他。
 
蔺晨的疫疾从早春一直病到了夏日。这俩人的对话直接让人完全收不住眼泪啊。
 
“蜉蝣生一日,不曾知晦朔;寒蜩生半载,不曾见冬春。三日后或许我已然好了,又或许我已死了,景琰,只是我不知道,我当真不知道。”
 
“你睡吧,醒时我还在的。”
 
……
 
“大抵便是……我还能活一百年吧。”
 
“若你少活了一年,便要把你挖出来,治欺君的罪吗?”
 
“挖出来就晃一晃吧。”“晃一晃,说不定我就醒了。”
 
《棹歌行》的结尾还是蔺晨说:“景琰,开心些。”
 
《关山月》与《棹歌行》。太太下笔运意温柔缱绻又毫不留情,真是结结实实赚了我一把眼泪。
 
 
庙堂之高江湖之远,但太太温柔,笔下并不给人读出那么多沉重的无奈。身边的人对他们二人的理解,倒是着实地溢出很多温暖。
 
蔺晨“偷”了景琰去琅琊阁,列战英“可以长林军威做保,陛下丢不了。”蔺晨偷进宫墙,难免失手,蒙大统领只得装糊涂。岁尾演大傩,蔺晨扮作方相士,穆小王爷“悠悠地说:‘阁主舞剑,意在天子啊’……”甚至静太后,都默默地宽容他们的“来往”。
 
 
若以时间线,《燕歌行》是最后一章了,战事已定,边地安宁,萧瑟的秋风早已转换作了阳春暖月。
 
琅琊阁主依然通过各种途径,殷殷切切地关注他的消息,甚至连坊间说书人的故事都没有忘记留意。他收到了皇帝寄来的金鞭,记得他给他唱过的歌里有句:“我欲与君逐骧驷,恨不销玉换金鞭……”
 
春光溶溶什么的,最适合你侬我侬,天长地久了。
 
灵动缠绵,圆圆满满的故事,让人直接心软成了一池秋水。
 
 
谢谢楼诚与蔺靖,更谢谢太太妙人妙笔。情绪膨胀而言辞笨拙,真不知道怎么夸才好。
 
看完八章《昔别》,感觉自己大概像是蔺晨窗棂上一只呆愣的小飞蛾了。呆呆地看着这一个蔺晨与这一个景琰,在他们的故事里做了一个温柔的白日梦。


评论(5)
热度(89)

© Lanthe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