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theo

请给我更多的传奇与歌谣。
挖坑遍野,博闻杂食,骑墙能手,什么都写。
寻坑见首页链接和归档。约稿请私信。
http://weibo.com/lantheo

Did I say frivolous? 关于创作。

我大概是最近才真的生出一些对写作的感想,确实是感想而非抱怨,但没有写的原因似乎就像想谈的事一样,frivolous,小事一件,无从谈起,无可厚非。

但我今天为一场十分钟的面试憋了一整天的肾上腺素,还一个没忍住猛吹了一顿BvS,估计一系都黑的话我这个申请兴许就凉了,那我就写了吧,反正也不会有,怎么说,更frivolous的事情了。


我想谈写作,但想谈frivolous,是因为之前无意间打开过一个外国演员的某校演讲。学校和名字都不重要,甚至讲了什么也不重要,因为我根本没看完,只记得在前一分钟,ta说自己还小的时候,曾觉得演戏是件frivolous的事。

frivolous: 

behave in a silly or light-hearted way, rather than being serious and sensible

OR you disapprove of it because it is not useful

抄两段字典,轻率且无用,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

作为一个同人写手,真的,对于我的创作,一度我确实是这样想的。

我说“写手”而非作家,是因为我赞同“作家是靠写作为生”这个观点,我不是后者,也没有打算和计划去成为一个。

但我能说“创作”,因为我觉得这确实是我在做的事,虽然我的意识来得着实晚了一些。

我曾试图热爱并保护我的作品,但我从不在人前捍卫他们。这个“人前”指的反而是无关之人,我发现我越热爱我的创作,便越想在旁人面前贬低它。

我没做什么,我也没写什么。这种自我贬损的机制似乎是骨子里一种傲慢的反抗,我已经把它说得一无是处了,你不要来看,也不要发表评论,我所做的一切不想与你有关。

但后来在某种,我不知道是否与我的想法近似的观点之下,同人突然就变成了没意义的、没内涵、上不了台面东西。

frivolous,其言如是。

相关的言论已经不需要我驳斥,谈到深处足以发现同人创作的意义所在,它从根本上不能被否定也无从否定,我想谈的也不是这个。

我觉得这种傲慢的反抗,最终成为了一种逃避的便利。当它与同人的功利性混为一谈的时候,往往会彻底肢解一个写手的创作能力。

因为没有人看正剧,所以去写一个傻白甜。因为没有人想看剧情,所以去写一个pwp。因为没有人想看BE,所以万事走向圆满结局。因为没有人想过得艰难,所以故事永远轻易。

这种事,对于一个想要博得关注的写手而言,简直是生存指南。

热圈和冷圈说到底没有什么差别。或许冷圈孤寂,热圈总还有更热的太太,想要热度的心理都是一样的。

反正写的说到底并不是什么要紧的东西,所以偷些懒也无所谓。

付出的辛苦没有人能看见,就不必付出。

令人遗憾。

我现在已经不会用不重要的理论说服别人了,我会名正言顺地说出我的创作就是重要的,它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也是我不可割舍的一种能力。这可能是自珍自重自满的一个极端,但反过来说,我同样觉得那种傲慢的反抗是种底线,也就是说,这种同人创作frivolous的概念从来不是用来说服自己。

我始终觉得我的创作是重要的,我不想看到它为了别的目的遭到删减。

那怎么办呢,要面对写作的苦行,还要刻意地去躲避一些温暖和安宁。

大概十年之后我终于想通,答案是,那就受着吧。

写作注定痛苦,创作注定孤独。

这种孤独甚至比孤独本身还要孤独。它是一种永远获得不了的理解,是一种永远不会完美的表达。喜爱你的读者并不会喜爱你本身,他们喜爱的是你给予的、他们能够共情的人物与故事,而非人物故事之中属于你自己的剖白。

越是属于自己的东西,就越离别人更远。

越是自己喜爱的东西,就越落入无人问津的境地。

这是一种永远的孤独。

当然我不能代表什么人,我只能代表我自己。我的朋友会第一个指责我过于悲观。甚至写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觉得这又是一种傲慢的反抗,我已经壁立千仞了,你就不要想和我殊途同归。

否定与自我否定,质疑与自我质疑,要是谁有幸开到创作者的上帝视角,一定会很有趣。

所以都悲观到这份儿上了,创作又是为了什么呢。

为了自己,也只能为了自己。

我的创作是属于我自己的,只有这样我不会去削弱它、去肢解它、去埋没它、去异化它。

我永远尊重作者与读者的双向选择,我没有权利要求什么人喜欢我的文,也没有人有权利要求我进行何种创作。我不讨好,不恳求,我也不变通,不接受。

我只希望自己的创作力在这种无人理睬的境地里热血长存。

说到底创作才是我的享受,至少是享受之一。我在死线前打开一个文档,和那些考试前躲去网吧的孩子没有什么不同。

孤独的写作使我摸鱼,孤独的写作使我快乐。


我还想说什么来着。

好和不好是有基本标准的,与受欢迎无关。更多的时候想变得受欢迎很简单,想变好很难。又好又受欢迎是种天赋和幸运,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受。

艺术之美、创作之美、智慧之美与灵魂之美,它们分起高下时永远无比残酷。

时间是会磨损关节和降落惊喜的东西,当你面对键盘和文档走投无路的时候,也总能在时间里找到慰藉。前提是你为自己,为了更好,并一直不从这个漫长的斗争中抽离。

写作的痛苦是值得感怀但不值得忧虑的东西,我默认所有创作者都有与它共生的决心,还有互相济养的期望,否则你可能不适合写作。这和当不当个作家没有什么关系。

创作是一件高贵的事。所有拥有创造力的人都是凡间星辰。差距永远存在,高度未能企及,但光依旧存在。


最后,祝所有与我短暂共享了想法的朋友,永远孤独,永远前行。

或许孤独是不必要的,至少祝你们永远前行。

评论(11)
热度(391)
  1. 白薮猫Lantheo 转载了此文字

© Lanthe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