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theo

请给我更多的传奇与歌谣。
挖坑遍野,博闻杂食。
寻坑见首页链接和归档。约稿请私信。
http://weibo.com/lantheo

这不叫卖安利,这叫(帮枪总)宣示所有权

大口大口嚼安利。贸然就称枪总啦x

因为真的是很喜欢,也就跟着枪总的安利也暗搓搓写一点,当属个人解读,如果有理解过度或解读不对的地方,提前道歉,锅都在我。


我心里不知道是哪路小毛病习惯,总是喜欢把特别好的文与特别好的好吃的口感做比。《严霜》这篇初读就给我两个感觉,一个是特别结实(好吧还是无比嘴笨的词不达意)——文里的北平总是很冷的,刮风下雪,泥里结冰碴子,尤其与篇首那个看得我心旌摇曳的温泉片段做对比,感受特别鲜明——而所有的情节像是一方方规格正好的冰砖,一块一块垒起来,于是高楼渐起。尤其隔山太太还在文里埋了非常多平实的、真实的小细节,就像是冰砖里面悄悄填冻上的东西,在结冰的时候封住了动感和光影,用袖子轻轻一擦冰层表面的霜,就看见里面冻着枪和花瓣,冻着木屑和刀子,冻着好多好吃的柿子(擦口水。

还有一个感觉,就是文字里非常特殊但不特异的气质,不管是行文的,情节的,还是楼诚本身的,包括所有赶龙套和推情节的人物。上次评论隔山太太的时候也想说,所有的一触即发看上去像是冷得冻了,冷得静了,然而稍有一动,满篇就有投石入水的感觉,能感觉到波纹一轮一轮地扩出去,都要流血,就又冷冰冰还热猩猩的。在这样的情景里,楼诚两只的紧张和放松也都特别对,特别带感(嘴笨again,枪总说得好快去看她说的!),时代感和小情愫总是糅合得很完满,像是一大碗冰沙,打得块大还尖锐,张嘴吃进去吃出一股金属味,然后底下又浇了一些刚好的、特别热的蜜,不唐突不冒泡,但总往时机刚好地往冰里渗,让人眼巴巴想拼命再吃好多口。

努力地表白这份安利,表白夸安利夸得特别得当的枪总(文里好多地方我只能猛点头QAQ),当然还有隔山太太,谢谢这份特别好吃的《严霜不杀》。


楼总别开枪是我:

快过年了,是时候让明家破产……是时候向大家公开我们的……是时候卖卖严霜的安利了!

这篇帝都寒假七天乐是您在冬天刚刚开始的时候起的笔,漫漫寒冬该悄悄过去流下小咪咪~咳咳,每每深夜在暖呼呼的被子里看您更新,在黑暗里缩手缩脚的打字回复,居然好像变成了对整个冬天夜晚的记忆(恩,但是您更的有些微的慢啊……

所以,在这个今天最低温度-5℃,但新闻说下周要升温到+17℃的奇葩的冬夜里,诚意向大家安利——

《严霜不杀》 cp楼诚 连载中 作者 @隔山灯火 


wuli亲亲灯灯老师啊~彭友们都知道,灯灯老师是我的人(何?所以,以下安利可能带有浓重的个人感情色彩,不过本着平胸卖安利的少女之心,我还是会努力吹得客观公正一些,砸不了招牌的,请组织放心!


严霜不杀,讲述了被迫到北平出差的楼诚两人,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四重身份四项任务,克服艰难险阻吃遍帝都特产……一边认真工作一边怒秀恩爱的故事!

对了,所以这次出差补贴是不是能有4倍工资?

不过港真,楼总您吃的真的好……多……呀……


我觉得,这是一篇非常认真而真诚的文。

灯灯老师用克制而淡然的笔调,写出了她心中寒冷而危机四伏的北京城。如同一个擅长拍摄纪录片的导演,摒弃了所有煽情的段落,仅仅用画面本身来表达内心的震颤与感怀。

因此,读者可以更加自由的去体味情感,细致紧凑的线索牵连出绵延千里的土地城郭,这是我们每个人心里的北京城。


故事从一年中最冷的一天开始,这个时候应该高唱一曲陈医生(不 即使泡着温泉也没有两个人在同一个池子里脱光的不知道在矜持神马又不是没有睡过的楼诚二人商讨着北上的行程。而看起来就很不好搞定的任务纸条才刚刚传达到他们手里。

我其实一直都在夸奖灯灯老师的行文节奏,第一章就各种倒叙插叙,在开会喝酒泡温泉的过程中就交代了故事背景,各方势力和楼诚二人的身份,实在是信息量奇大!所以说看楼总打怪(……的文一定要紧跟楼总的智商,不然你就可以直接狗带了(……

之后灯灯老师也没有忘记让俩人现在南京吃好饭,再坐飞机帝都。飞机当然不是白坐,场景道具这么贵,不拍一集都不好意思找制片人报销经费。所以,客舱密室投毒杀人事件来了!可以看出灯灯老师也是热爱名侦探柯南的孩子(并不是!节奏和悬念都张弛有度,同时完成了塑造人物和明确阵营关系、引出关键道具的工作,简直是超值的场景搭建,感觉制片人会很开心的签报销单啦!

之后围绕着箱子被偷,没有被偷,谁以为被偷,谁知道没偷,到底谁想偷等等问题,各方势力轮番粉墨登场,你方唱罢我方再演,各路神仙悉数露面。叛徒、同伴、陷阱、中伏、谁被利用、谁又装无辜,北平不愧是王气所在,人精儿也多,任务太难,俩人举步维艰,却也不慌不乱,设局下套,机关算尽,步步为营。

灯灯老师的长剧情和伏笔都很有意思,有时候线索和细节会藏在特别玄妙的地方,比如谈恋爱的部分(冷漠.jpg 实力虐狗之馄饨摊,直到又吃完一顿东来顺才被拉出来遛了真相。还有仿佛是少爷气十足的到此一游照,也是到了好几章之后才又从那拿着相机的青年手中接过了杀人的刀。

局势晦暗不明,灯灯老师似乎是真的想要告诉所有人他俩在这条路上走得有多艰难,因此很多线索和推理一环一绕弯,剧透太不善良,总之我还在等着被楼总干……neng死的那一刻,所以希望彭友们都亲自来尝,燃烧吧脑细胞!


既然剧情不能透,枪枪就来讲人物。

灯灯老师笔下的楼诚——从方舟开始——总让我感觉到一丝隐隐的矜贵之气。是属于那个年代大家之子的骄傲,淡淡的藏在圆滑坚韧和聪慧之下。不知道是不是楼总特别骄傲的兰草牡丹之气。

灯灯老师笔下的楼诚,总是坚定而坦然的。无论是对待彼此,还是对待敌人,都总留着一点游刃有余的余地。

在严霜一文里,两人带着四重身份来到无人可信的北平,五方杂处的阵营要求他们完成各种了不起的挑战(x 但面对敌我不明的艰难处境,两人却始终凭借着优秀的大脑和优秀的体魄亦步亦趋却稳扎稳打的一一排除着不利的局面。灯灯老师从来未曾放弃体提醒我们任务的困难程度,而在我看到的楼诚二人,却依然是尤雅从容的哨兵向导(不是!

面对彼此,灯灯老师用了大量的细节和对话来完成了楼诚的情感表达。无论是熟稔的调侃还是心照不宣的闲谈,无论是交换吃食的亲昵还是明晃晃的相互关心,都是他俩人努力传达的心声——别作梦了,买点狗粮吃吃吧(……

我实际上是非常喜欢这种矜贵感的,看起来有一种淡然的疏离,就如同站在旁观的角度看着他们一路走一路羁绊,一路行一路扶持。但对于旁观者而言,这个世界我们永远也走近不了,欣慰,然而无奈。

除了楼诚之外,灯灯老师还塑造了大量个性鲜明的配角。

我喜欢您笔下的人物,因为他们都是有灵魂的,人生百态,各具姿色。

唯唯诺诺却不聪明老背锅的坏人娄明海,韬光养晦出手狠辣的陈则民,自以为是急着出手的周二为,甚至只在台词里出现的周佛海,都有自己的立场和性格。

而最早那个悄无声息死在飞机上的华航课长,曾经让我长久的停下滑动屏幕的手指。我记得您好像说过,他并不是特别重要的角色。但每次在这样紧凑而严谨的剧情中,我似乎都更在意这些无足轻重的小角色。就如同老郭说:我们只是一些小角色,但我们来过,战斗过,我们曾经活过。就如同我爱着我脑中的爱国商人明堂哥一样,这样稚嫩的、冲动的、青涩莽撞甚至自以为是的热血,和牺牲,更让我动容。

最新一章里,那个为了保护母亲而叛变的军统叛徒,也让我隐隐有深深地无力感。在地铁上刷到那段,虽然是利索应当的罪有应得,却在看到他慌乱的在母亲坟前颤抖的时候感到了更加深层的心酸。就如同一个人机关算尽,抛弃了一切美好和希望之后,依然没有任何卵用的失去了最想保护的东西……当然,他出卖了同伴,抛弃了正义和尊严,再仔细想想那些因为相信同志而突然遭遇牺牲的战士们……所以,他理所应当的被诚哥杀死了。为了这个甚至没有名字的配角,诚哥和楼总做了一场大戏,最终获得了新的情报推进了剧情的进展,同时灯灯老师也完成了对诚哥的细致塑造。(在追逃过程中,通过诚哥的两次犹豫,感觉到灯灯老师对于诚哥这个人物内心世界的揣摩已经非常细致啦)


人物之外再说文笔。

虽然灯灯老师经常文艺少女心爆棚的担心自己的文笔,但我还是要认真的刚一句,我觉得挺好的呀!

我看到有彭友曾经评价灯灯老师的文字是静水深流。

其实我觉得更像是于无声处听惊雷,于无色处见繁花。

认真是您对待文字的态度,克制是感情,而更多的思绪则留给了读者自己。

就如同在冬日里被寒冰牢牢封住的火山湖,暗蓝色的冰层之下涌动着滚热的岩浆。

用灯灯老师自己的话来说:“平波细流之下,焉知没有蛟蜃出没?”

虽然楼总是在说火锅(噗

无论什么时候,我总能从灯灯老师的言辞中,读出温柔和温暖来。即使他写着最严酷的寒冬,即使所有危机处在一触即发的时刻,灯灯老师笔下的楼诚依然能闲谈,能隐喻,能偷偷凑在一起吃一个甜兮兮的柿子。

其实这篇文里有很多美好的句子,温柔但又酸楚,就好像紧绷了太久的孤独的心脏被谁温热的手轻轻的捂了一下,暖,但又酸涩的想要掉下眼泪来。

  • 爱国,原本就是爱国者最大的秘密。


  • 如果有一天,阿诚想,我也将这样死去。

  • 也许有一天,明楼想,我们也将这样死去。

  • 在黎明到来之前。


  • 每个战士都是诗人,在他们披上征衣之前,褪下战甲之后,在夜色与晓色的交替,在这陌生的却被许多人爱着的北平。


  • 我可俘为囚,我可刃为兵。

  • 我心终不死,金石贯以诚。


  • 他们不怕冷,不怕有形的伤痕,也不怕无形的摧折。他们都是心中有火的人。


灯灯老师的描写很有意思,乍一看上去几乎是白描,场景铺陈细致而详尽,闭上眼可以在脑中出现拍摄画面,有时候我甚至都能脑补出机位和剪辑。但有些句子又总觉得好像可以删去,对剧情走向并没有什么核心影响。然而真正删去了,却又总觉得少了滋味,别扭得说不出话来。

所以我说灯灯老师是纪录片导演,镜头下是画面也是情感,是人物也是情愫。他不说话只是给你看风景,而风景到了你眼里,又幻化成了何种模样?

我喜欢灯灯老师笔下的北平城,虽然灯灯老师老说他写的不太北京。但这确实是我一直牵挂着任务发展的北平城,是在摧枯拉朽的寒风中冷眼旁观人事变迁的北平城,是哀乐震天满地金银纸被无辜偷走了一小时的北平城,是有些人战斗过有些人正在为之战斗的北平城。

我总觉得这之中能读出悲凉,也读出慷慨,读出自由,也读出坚守,读出无畏的英勇,也读出相携的温情。

所以我觉得买下安利的彭友也能读出属于你的这座城,这是灯灯老师的城,是楼诚的城,更是你自己的城。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小细节,能看出灯灯老师温柔细腻的少女之心。

比如说第一章日常闲话般的,诚哥问楼总之前去过北平没有,楼总说比你刚来家里时还小的时候去过一次。对话虽然戛然而止,但却是番外里诚哥看到楼总小时候在北平吃糖葫芦的照片的对应。

还有吃过柿子的第二天早晨,诚哥手指擦过窗上的冰花,俩人聊起了须臾与永恒的话题。对照的依然是番外里小诚和小明在苏州老家看冰花的片段。

这种飞速跨越时空的小梗比比皆是,让人仿佛能看到灯灯老师在寒冷血腥的斗争背后,想要努力告诉我们的柔情与美好。


其实,要写严霜的安利有些不容易(人家原本是想等完结再来写的嘛),一方面要拒绝剧透,另一方面很多感想是针对剧情和词句的,照之前的逐句分析又绝对会剧透。再加上这篇宁和隽永的行文风格,很难表达出那些词句所要传达的情感(没错啊我这个弱鸡真的没有灯灯老师会写!)如果平胸而论,这篇文也不是没有缺陷(但是枪枪就不说!因为枪枪超爱灯灯老师)

无论如何,枪枪都觉得,这是一篇值得静下心来,慢慢的读一读的好文。

请大家一起来爱灯灯老师吧(不过你们只能稍微爱一下下,大部分还是我来爱的!

今天的评书,送给心情不好的灯灯老师,希望您能开心起来~新年快乐呀!

评论(14)
热度(156)
/scrip typl='tnex/jjav/scrip'>P('.lof.w.g').initPpagP-hooShdo( documentbody,{})t;/scrip typl='tnex/jjav/scrip'>(window-pag wi.ge= true;/scrip>(windowThemey ={'ImpagPrnotcted': tru,'CcTypl':3,CcontxtnValu:'>转载臅 少女与枪\/scrip ssrc""http://.bst.126.net/rsc/js/themeecommoejs?00273" ypl="tnex/jjav/scripea/scrip ssrc""http:/analytics.163.eco/ontsejs" ypl="tnex/jjav/scripea/scrip>_onts_naccy ='.lofer';try{neteaneTracker(t.}catch(e){};/scrip> var_gaqy =_gaqy ||[];_gaq.push(['_fseAccount', =UA-31007899-1'],['_fseLocalGifPath', =/UA-31007899-1/__utm.gif'],['_fseLocalRrmoteServerMods']);_gaq.push(['_fseDomgaiName', =.lofter.co']);_gaq.push(['_trackPpagview']);( functio() { vargay = document/creaetElemen('/sciptt.rga. yply ='tnex/jjav/scrip'.rga.asyncy = truerga.ssry ='"http:/wr.da.neteane.eco/ga.js'.r varsy = document.getElemensByTagName('/sciptt[0]; s.sparetNods.innertBefmor(ga, st.r})(t.;/body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