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theo

请给我更多的传奇与歌谣。
挖坑遍野,博闻杂食。
寻坑见首页链接和归档。约稿请私信。
http://weibo.com/lantheo

【MCU/盾冬】Sound Dreams Sound Sweet


警告:NC-17内容

摸鱼发糖一发完。一些关于瓦坎达黑科技的脑补和一个关于梦境、花园、果树、苹果派和李子蛋糕的脑洞。

我一直是个灵魂bgm选手,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挑战lft屏蔽失败所以挪到了sy和AO3

sy地址 【盾冬】Sound Dreams Sound Sweet(NC-17,发糖短篇一发完) 

AO3地址 《Sound Dreams Sound Sweet》

========================================

Sound Dreams Sound Sweet



“我做了一个梦。”Bucky说。

 

他经历过一场高速但漫长的飞行,然后在瓦坎达的土地上醒来。时差与骤变的环境对他似乎都造不成困扰,他睁开眼睛,呼吸平稳,神色坦然,浑然不似许多年前懒于从南码头坐一趟渡轮到布鲁克林高地的模样。

“说说看?”Steve说。

金发的男人正醒着,远道而来的月光照进他的蓝眼睛里。他们在对方安睡时保持清醒,那是从法国到比利时再到奥地利后存留下的习惯。此前他临着巨大而高阔的玻璃面墙站立,面向其外的夜色,现在他为Bucky喉咙中漏出来的句子回首。

Bucky起身加入对方。起先几步他走得很慢,失却的一整条金属手臂无助于他的平衡,好在他肋间与脊柱上的配重仍在,让那短短十数步的距离不致艰难。他最终与Steve并肩而站,身处钢铁、玻璃与力场所构建的建筑之中,一条河流自他们脚下流淌,一条瀑布在他们眼前落下,远方的雨林漆黑幽暗,建筑群的余貌在缭绕的雾气之间忽隐忽现,如一只光亮的巨兽潜睡在夜色之中。

“我真怀念这个。”Bucky轻声嘟囔着说。Steve随他抬头望去,看见燃烧般倾泻而下的银河。

“有点像奥地利?”

“有点像奥地利……没那么像,你知道的,但也有点像。”

Steve说:“冬天在山间宿营的时候,你一定要把脚伸到我的膝盖窝里。”

于是Bucky转手拍了金发者的胸膛一回,有些用力,肌肉发出沉沉的一响:“是啊,大个儿,我记得。你暖和极了。”

Steve很深地微笑了一下:“所以,你的梦?”

“我的梦……”Bucky沉默下去。他仰望着头顶那幅浩瀚到不真实的夜空,喉结轻微地滑动了一下。字句都积蓄在他的嘴唇上,它们不重,甚至过轻了,反而让他不知从何开口。

“我梦到了一个花园。或许是夏天,草很厚也很绿,但草叶下面叠着很硬的旧草梗,踩上去感觉很湿。”

他说得很慢,不知是困于清醒后迅速消退的梦境记忆,还是困于遣词造句。

“我梦到一棵苹果树,不高,很老,甚至比院子都要老。它又老又生机勃勃,枝条上结着绿色的苹果,把树枝压弯得厉害。有些苹果已经落了下来,又小又绿,落在草里,需要仔细分辨。”

“我捡起了一个苹果,尝了一口。它很酸,也很硬,但我想我们可以买一些糖,买一些面粉,然后烤一个派。”

“然后我醒了。”

Bucky看着Steve。Steve微笑着缓了口气,像是方才有什么紧勒着他的肺,但现在他感觉再好不过。

“‘烤个派’,Buck?”他的语气听起来真切,“我希望你有你妈妈的好手艺。你知道他们现在会直接卖酥皮的成品吧?”

“得了吧。”Bucky挤出一个笑来,“我给你偷偷烤过一个,特意把手洗得干干净净,还是放倒了你三天。”

“我们可以再试试。你说T'Challa会借给我们飞机,容许我们出去买点苹果吗?”

Steve这样说着,手臂搭在Bucky的肩膀上,逐渐将对方拉得近了。

“这个梦很好。”他几乎是贴着Bucky的耳朵说。

“怎么?”Bucky反问他,听起来却近乎是戏谑的,“你觉得我会梦到某个任务,抓着上了膛的枪在没醒过来的时候就射空弹夹吗?”

“不。”Steve说,“但这个梦无疑比我想得还要好。”

他们已经离得很近,血肉之躯靠在一起,呼吸喷在对方的鼻尖和嘴唇上。Steve贴得更近了一些,但Bucky当先给了他一个吻,落在嘴角的位置,轻如羽毛,Steve便正式地回吻过去,含住对方的下唇。有一片黑影从他们头顶的远方飞过,似是一只夜鸟温柔地振翅起飞。

“我还是渴求一个苹果派。”Steve在对方的嘴唇上含混着说,“老实讲,我真的怀念那个——你能找点苹果、拌点馅料、打打下手什么的吗?”

“你想得美,Rogers。其实我在梦里已经吃了四角派,没有告诉你是怕你哭鼻子。”

 

“我也做了一个梦。”Steve说。

他在紧随其后的那个中夜醒来,仍被跨越洲际所带来的时差混乱轻微搅扰着。他能强迫自己睡着,却估不准睁开眼睛的时刻。

Bcuky是醒着的,正坐在他前夜站立的位置,坐在一片夜光之中,金属手臂的断口冲向Steve那侧。

“你不必醒着的。”Steve说,声音还带些夜话特有的沙哑,“你知道,现在远不算……不算战时。”

“我知道。”Bucky说,抬了抬完好那边的肩膀。Steve猜他是想耸肩的,并听到他轻嗤了一声。

“如你所见,我有点忙。”

Bucky正在处理那条断裂大半的手臂。他拆掉了临时包裹在断口处的装置,仔细地将线路与金属架构暴露出来。Steve拉来一张更矮的椅子,在他身边坐下,伏低身子去看Bucky的动作——这只手臂精密得可怕,断面是倾斜的,许多元件直白地刺出来,像是密密麻麻暴露出的骨茬。

“我在实验室里做了一个扫描,研究员会尽快理清哪些线路接驳神经,哪些用于模仿肌肉动作,哪些提供能源,哪些做另外能做的事。我的一无所知超出他们的预料,但这手臂确实是个黑箱,我对此无能为力。”

Bucky说着,声音不低,语速很快。他示意Steve帮他调换工具,以便他切下一些显然无用而将断未断的导线。Steve提出帮助,Bucky只是要求对方不要挡住光线,但随即他自己冒失地扯断了一根尚自完好的线路,一颗火花从灰黑的金属中“噼啪”爆出,Bucky鲜明地抽了一口气。

“Bucky?”

“嘶……至少现在我知道这一根大概是连接神经的。”

他听起来只是嘟囔,但疼痛袭来时他已然把手中的工具掉落在地。Steve把手指压在他的肩头,在那金属熔进血肉的地方,他便抬高了金属制的肩膀,容许Steve为他裹上一些绝缘材料。那颗未灭的红星正对着Steve的脸孔。

“说说你的梦?”

“什么?”

“你刚才说你做了一个梦。”

“是啊。”Steve说,“很不错的一个梦。”

Bucky侧头去看Steve,Steve则再次压住他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动作。他没有抬起头,眼神专注,Bucky听见他说:“我也梦到了一个花园。”

“花园里的草又绿又硬,与你梦到的一模一样,就像旧公园里的草。花园里也有一棵苹果树,结满果实,枝桠低垂,其下落着一些青色的果子。”

“花园里还有一棵李子树,比苹果树还要高,树冠也更大。它的枝桠垂得更低,李子也是绿色的,只是个头更小,摸上去也更软。”

“李子树下挂了一个吊床,钻过外面垂得很低的枝桠就能看到。它的树冠下面藏了很大的空间,阳光穿过树枝落下来,碎碎的,金黄色的,一点也不烫,像是随手涂上去的那样。”

Steve缠好了那条断线,给了Bucky一个眼神。Bucky仍在看着他,只是眼睛微微眯起来,似乎有些困了。他示意Steve用更多的绝缘材料把整只手臂的断口都裹起来,他问Steve:“所以你在那张吊床上睡着了吗?”

“事实上,”Steve的声音里藏着一丝笑,“我把吊床拆下来,然后捡起了所有落在树周的李子。我想要烤一个李子蛋糕。”

“那一定很惨烈。”Bucky说,嘴角徐徐弯了起来。

“是啊,很惨烈。事实上这棵树没有除过虫,我被迫把李子接连剖开,把里面果虫钻过的地方都切掉,还有一些李子里的确有虫。我把切成薄片的果肉像士兵一样排在蛋糕坯上,整个蛋糕就变得绿油油的。”

“听起来一点也不好吃。”

“确实。李子酸得要死,蛋糕坯也没有膨胀起来。”

“老天啊,Steve。”Bucky叹起气来,“到现在也没有姑娘禁止你进厨房吗?”

Steve耸了耸肩:“我在做梦,梦里没什么不可能的。”

他这样说着,手掌拍了Bucky的后背一下。Bucky便站起来,查看Steve在他金属臂上的大作。月光在金属上流淌起来,有一两个瞬间,Bucky在反光中看到了自己的眼睛。

“所以你还梦到了一座房子。”Bucky摸着金属突出的边缘说。

Steve愣了一下,随即低声回答:“是啊。”

“那房子在纽约吗?”

“我猜不在。那夏天的天气太冷了,不像纽约。我猜是某个纬度更高的地方。”

“北法,南德,或者奥地利。”Bucky笑说,“说不定你就是梦到了奥地利。梦里没什么不可能的。”

他站直了背脊,转由自己没有缺失手臂的那侧对着Steve。

“这样这个梦就很好了。”

Steve仍坐着。他不随Bucky站起,但握住了对方的手腕。他把Bucky拉近,Bucky不对这动作提出异议,当他跨坐在Steve大腿上时Steve用另一只手掌裹住他金属制的大臂,然后金发者的嘴唇落在金属与血肉接驳的地处,进而移动,吻到他的颈子上去。

Bucky低笑了一声,喉咙发出清晰的震动。Steve在他的喉结之下吮吻,亲吻逐逐渐上移,当吻到那副嘴唇上时,Steve在呼吸的间隙问他:“你真的想要这个吗,Buck?”

Bucky的回应是咬了Steve的嘴唇。Steve的双手从腰际摸进他的上衣时他令人熟稔地哆嗦了一下,他抬高手臂使Steve得以把上衣从他头顶拽下。然后亲吻便更多了,Steve的鼻尖埋在他的皮肤上,嘴唇蹭得Bucky发痒。

他们都足够迫切,但也都不急躁。他们去到床上,期间Steve一直紧揽着Bucky的腰际,但当Bucky真的砸到他身上并给了他一个有点毛躁的吻时,他还是小小地抽了口气。

“体会一下我的金属肋骨,Stevie。”


【删节部分见文前链接】


他扯起被自己折磨得失了模样的床单,挡住自己有些模糊的视线,而Steve掀掉那幅床单,给了他许多饱含热切的亲吻,从眉间到鼻梁,再到嘴唇与下颌上。金发者的下颌栖息在Bucky的脖颈间,而Bucky不由分说地爬到对方的身上,沉沉地压住他的胸膛。Steve的手指梳理进他汗湿的发间。

他本想那样安静地呼吸一阵,Steve逐渐平复的心跳贴着他的面颊,手掌贴在他的后脑上。然而他陷进一阵浅眠中去,隐约梦见他躺在湿漉漉的草地上,仰面躺在一棵年老而生气十足的李子树的树冠之下,一块阳光落在他的面颊之上,像个明亮微凉的亲吻。然后Steve在一侧拥住他,他在对方的唇间尝到苹果派的甜味。

这个梦也很好。

 

End


我滚走复习去了……


评论(4)
热度(128)
  1. 白水煮蛋Lantheo 转载了此音乐

© Lanthe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