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theo

请给我更多的传奇与歌谣。
挖坑遍野,博闻杂食。
寻坑见首页链接和归档。约稿请私信。
http://weibo.com/lantheo

【DC/Batfamily/Dickjay】Demons Named Bats 01-02

说明:错误都是我的,他们都不是我的。

深夜放飞脑洞系列。batfamily的魔鬼/天使AU,即世间存在魔鬼&天使的设定。
目前cp为121,不排除日后增添cp的可能性_(:зゝ∠)_

[02] [03] [04] [05] [06] [07]
==================================


01


 人间生存法则第一条:相信这世间有天使,也有魔鬼。
人间生存法则第二条:相信天使与魔鬼并不会只因为相见就杀得你死我活;他们甚至会合作,以及经常会合作。

哥谭生存法则第一条:接受这座城市由魔鬼管辖的现实。 
Bruce Wayne就是一个魔鬼。这不是一个比喻句,他确实是。 
他行走人间的资历丰厚之至,相较而言,他作为一个魔鬼资历尚浅——他并不是从天堂挥舞着光辉的羽翼一头扎进黑暗地狱去的。他是个魔鬼繁衍的魔鬼,再上数几代,数到天使和魔鬼还打架的年代,Wayne家的头几个魔鬼已经离开地狱了。 
最初几个叫Wayne的魔鬼改行当了猎人,打打红雁,打打松鸡,顺便从天上轰下来几个进入错误领空的愚蠢发光的白翅膀。再后来光明与黑暗停战了,再后来的Wayne们就是商人了。 
再后来,上数一个Wayne和他美丽的妻子不幸死于一场银子弹的谋杀,使得现任这个Wayne成为一个古老高贵的魔鬼家族和一个相较而言不怎么古老但贵很多很多的商业家族的继承人。 
夜幕下的哥谭是他的牧场。 
至于可能潜在的竞争方——哥谭天使联络处的毁灭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必须说明,这事并不是任何一个Wayne干的。 

天使和魔鬼都是有翅膀的。 
作为一个魔鬼的有趣之处,在于他们并不只能拥有那种换季拼命掉毛款的翅膀。 
Bruce Wayne就有一双又大又黑的龙的翅膀,仿佛黑夜栖息和飞翔在他的背脊上——这是他的管家说的——而他自己认定自己的翅膀属于蝙蝠。 
“龙和蝙蝠总是有点像的。”阿福这样说。 
顺带一提,Alfred是一条货真价实的、看过一些年岁的龙。请用魔鬼的时间观衡量“看过一些年岁”的意义。 
而Bruce Wayne带着一丢丢对自己翅膀的认定和更多别的东西,成为了蝙蝠侠。 
蝙蝠侠比什么拽根侠拉风太多了好吗。 
 
天使或者魔鬼,他们生命中重要的一环,在于打开翅膀。 
对于天使而言,除非他们在天上的父大手一挥,表示“要有翅膀”,他们都得等到时机成熟,一阵风暴盘旋在胸膛里,然后一双洁白如云、明亮如天光的羽翼就迸出在他们的后背上。 
魔鬼这边稍微麻烦一点。介于他们的老大撒旦属于被“要有翅膀”过一回的前天使,出于某种复杂的因果关系,他们只能等翅膀自己弹出来。好在他们的翅膀款式比较多样,很多鸡冻的魔鬼父母会花很多年猜测他们亲爱的小黑糖会有一双黑羽翼,一双骨翼,或者别的某种炫酷到让天堂颤抖的翅膀。 
父母死于非命的时候,Bruce的翅膀还没有弹出来。当他的父母横尸在地,像脆弱的人类一样疯狂流着血,最终被尸体袋运走的时候,他也像脆弱的人类那样裹着一条味道悲哀的毯子,坐在一旁把自己抖成一个悲剧。 
但Alfred把他接回大宅的当夜,一双巨大的羽翼从小男孩的背脊中迸出——Bruce愣了一下,听见翅膀尖撞翻了一只沉重而古老的柜子,然后一屋的陈设通通摧枯拉朽般倒下。然后他一头栽倒。 
他的翅膀实在太沉了。成年前的很多时候,他只能安静地当个没翅膀的人类。 

蝙蝠侠捡到的第一个小魔鬼有一双和自己很像的翅膀。 
他不知道这次捡人,不,捡魔鬼的经历算不算巧合。 
Dick Grayson,一个魔鬼,长大在人类之中,对于自己的存在毫无自觉。他对翅膀的打开毫无概念也毫无察觉,而人类看不见那对漆黑、薄韧且有漂亮流线型的翅膀。蝙蝠侠几乎确定就是这种无知导致他不知如何控制自己携带的黑暗魔法——或者噩运因子,或者堕落手段,人类对此有很多隐秘而可笑的称呼。 
事实也许是,Dick在远离舞台的地方毫无知觉地打开他的翅膀,毫无知觉地扇了扇——他名义上的父母就掉下来,“啪唧”摔死了。 
也许事实不是这样,一切只出于Bruce过于阴暗的猜想,但他还是带走了Dick并做好了养大一个魔鬼的准备。 
一个真切的事实是,Dick还挺好养的;对比后来那个小魔鬼的话,Dick简直是个天使了。 
 

02


说到天使,哥谭已经有很久没有过天使了。 
毁掉天使联络处的正是哥谭人自己,其中大概有几个逃离了掌控的天使猎手或猎魔人,但不见得有叛变的天使或越线的恶魔。那年份久远到Thomas Wayne还没去上医学院,而那年份的资料无疑都是纸质的,让Bruce日后的查证难上加难。 
驱逐掉哥谭的天使对恶魔来说毫无好处。首先也是最大的一个问题,没有天使接引哥谭人的灵魂去天堂了,而地狱的系统记录对哥谭一项是“满员且超额,只接受预定,一个也不多收”。 
哥谭的魔鬼对此愁得要死,倒不是说他们的服务意识有多么强,只是那些去不了天堂的灵魂实在过亮,没日没夜飘在外面,给哥谭造成了严重的光污染。 
Bruce很小的时候对此有一点印象。那是哥谭属于天堂的灵魂无处可去的最后几年,在Bruce的梦里,属于他的夜晚永远是比白日更为明亮的,在查清这段历史之前,一度他以为这是记忆背叛了自己,自行给他弥补了一个过于美好的童年。 
哥谭的魔鬼也尝试过从布鲁德海文借个天使来,后来盛传那个天使过劳死了,再后来天堂方面终于有某个不知道是谁回过了神,给哥谭派了James Gordon。 
别误会,Jim不是个天使,但他在某个自己也无意识的正确时间救过一个天使,给自己挣得一张日后的天堂扶手椅的同时也给自己挣得了一张哥谭的警探办公桌。 
而这张办公桌下面是哥谭唯一通向天堂的入口,仅容闪着白光照亮夜色的灵魂,还有加班时带着酱汁的汉堡包装通过。 
后来这个入口移到了GCPD楼顶那个巨大的探照灯里。 
哥谭失去天使的另外一个问题,在于天使联络处那许多标明“强烈建议人类免碰”——用恶魔的话来说应该是“谁碰谁死且死很惨”——的东西错误地流入了哥谭的市面,其中有一部分部分属于大概歇业了二百年的职业魔鬼猎人。 
不然你以为打死了Thomas和Martha的子弹是从哪里来的。 
在人类与魔鬼界都十分著名的Wayne夫妇死后,魔鬼也陆续离开哥谭。原因很简单,与天堂的战争已无限期休停,行走人间的魔鬼最重要的任务在于腐化灵魂,尽可能多地让更多人类死后属于地狱,而哥谭早在几十年前就注定今后至少两个世纪都会在“只接受预定”状态。 
等到Bruce再回到哥谭,他成了城市里唯一的魔鬼。 
后来出现了Dick。 
后来有个毛羽漆黑的小翅膀撬走了他座驾的前轮。 

没有规定限制过魔鬼不能做什么——拜托他们可是魔鬼,条条框框的规矩和极度缺乏的创意都请去天堂里找。 
况且Bruce是管辖哥谭的那个魔鬼。这意味着没人能质疑并阻止他做蝙蝠侠。 
坦诚而言,作为一个魔鬼,Bruce的专业性不容质疑。 
他会孜孜不倦地打击所有的罪犯,在保持作为蝙蝠侠的职业操守之余,给他们从容地预定一个属于地狱的席位,一个不落,业务精良。 
所以很难想象有哪个地狱人士会来找Bruce的麻烦。麻烦一般都来自人间,最不济也是天上。 

某一天Dick给他带来了流言,内容是哥谭来了一个天使。 
一部分的Bruce仅仅因说话的是Dick而没有嗤之以鼻,还有一部分Bruce正因说话的是Dick而极想对此嗤之以鼻——撒旦知道魔鬼Dick Grayson有多少讲不完的烂笑话。 
但当Bruce远远望见一场过于明亮的火光后意识到这不是笑话,而六个死于斩首的毒枭副手加重了事态的严重性。Bruce甚至没来得及给这几个渣滓定上位置,没有预定也代表着他们不会从哥谭唯一的地狱连通点——犯罪巷——自动走到火焰和黑暗中去。他不得不花了(Dick的)宝贵的二十分钟找齐那几个在夜里还臭得要死的灵魂。 
而经过一晚徒劳无功的追逐后,Bruce的设备捕捉到了对方清晰的影像。 
Bruce这辈子从未期望过能在哥谭的夜空上看到一双陌生而巨大的纯白翅膀,更不提这翅膀的主人对于狙击枪和微型冲锋枪都得心应手,并且放纵着自己的火焰和力量,把每个抵抗他统治意愿的犯罪窝点变成蛾摩拉城。 
Bruce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怀疑感,一种事态超出他预料的轻微愤怒和强迫性的加速思考。他觉得应该打一打随便某个还在运转的天使联络处的热线,询问一下他们到底有没有死亡天使这种分类,并以一切言语威胁加之必要的肢体冲突使这些厚脸皮白羽毛的家伙说出真相。 
而另外的一边,Dick的夜间追踪以自己被逼进一间教堂结束。 
环绕的十字架的确削弱了他的力量,但在哥谭这样一个人心不古的地方,大概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教堂实际上受到了韦恩集团的资助。这就意味着当Dick不能对着百合花弹一弹翅膀就轻易飞出去的时候,他可以从这间教堂的木地板下面召唤一架小型的飞行器。 
然而一个天使对教堂放火显然不在Dick的预料之内。天堂的火焰穿透钢铁,Dick摔在一个书柜上,被无数圣经和拉丁文词典一类的东西埋得结结实实。当他扒开那些四散飞舞的书籍尸体,他毫不怀疑有几片纸糊在了他汗湿的脸上。
然后蝙蝠侠把夜翼捞了出来,外面的天使踪迹全无。阿福在蝙蝠洞里用湿毛巾擦拭他灰扑扑的翅膀,Dick把肺里焚烧过百合花的烟雾艰难地咳了出去,意识到自己脸上还有一片纸。
好在一两行圣经还不致在他的皮肤上烫出水泡。他用指尖把那边缘被火舔舐过的纸条压平,近乎有兴趣地看到上面的字。
 
“《启示录1:17》‘……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他读道.

“《启示录1:18》‘……又是那存活的。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并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 

 
 
to be continued

评论(7)
热度(235)

© Lanthe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