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theo

请给我更多的传奇与歌谣。
挖坑遍野,博闻杂食。
寻坑见首页链接和归档。约稿请私信。
http://weibo.com/lantheo

【DC/Batfamily/Dickjay】Demons Named Bats 04

说明:错误都是我的,他们都不是我的。

深夜放飞脑洞系列。batfamily的魔鬼/天使AU,即世间存在魔鬼&天使的设定。

目前cp为121,不排除日后增添cp的可能性。

前文 [01] [02] [03]

======================================

写着写着发现愈发逗逼了起来_(:зゝ∠)_


04


说说翅膀吧。

 

蝙蝠侠的翅膀就如所有人——所有知道他有翅膀的生物——想象的那样,骨骼强韧,翼幅巨大,并且漆黑、美丽。

哥谭生存法则第二条:如果与蝙蝠侠为敌,永远不要站在他身侧四米以内,否则你会被某种看不见,或者看得见却躲不开的力量扇飞。

“蝙蝠侠不想和你说话,并扇了你一翅膀。”

“去和冷酷无情如蝙蝠侠翅膀一样的夜空说去吧!”

 

夜翼的翅膀是夜幕的宠儿。

他的翅膀比蝙蝠侠的轻一些,宽度更小,但展幅更长。标志性的闪亮蓝色从漆黑的翅膀根部出发,沿着翅膀的上缘画出利落且宽阔的两笔,停在他轻巧的翅膀尖上。

有些人觉得被夜翼扇上一翅膀远不比被蝙蝠侠扇一回可怕。夜翼的翅膀在夜里明晃晃地漂亮着,看起来温柔得很。

然而,毕竟,“觉得”只是“觉得”。

“夜翼不想和你说话,并扇了你一翅膀。”

“然后他跳了个前空翻,又扇了你一翅膀。”

 

Jason Todd是这家里第一个羽毛翅膀。

他的翅膀比他自己看起来更有点营养不良。他总是炸着毛,仿佛黑羽毛间存蓄不下那样多的静电,但若有谁真的好好捏一捏他的翅膀,便会捏到蓬松羽毛之下单薄的肌肉和骨骼。

他不喜欢雨天的任务,也讨厌在任务过程中掉到水里,因为这两者无疑都会让他变得像只落汤鸡,或者一只人型滴水器,在大宅磨光的木地板上留下一道清晰的、滴滴答答的痕迹。

并且,当他湿哒哒的时候,他的羽毛会紧贴在骨架上,翅膀会显得格外小,可怜兮兮地缩在背上。Alfred会尽力用毛巾把他的羽毛吸干,但那毕竟是羽毛,吸饱了水大概会湿一整晚,有时处理不当,还会给他带来流感。

甚至连空气阻力都与他过不去。当蝙蝠侠平滑地飞过夜空时,他奋力挥舞着翅膀,努力不让自己飞得磕磕绊绊。

所以他更喜欢提前收起翅膀,跳下去踩别人的脸。这真的不是因为他太暴力。

一度他坚信以上所有不便都会终结在他翅膀长大后,而后他就被惨淡的事实打了脸。

没什么是比翅膀生长期,AKA青春期更可怕的事情了。

甚至没人能给他足够的预警。Alfred把这事说得笼统极了,听起来与长个子时膝盖别扭的抽痛一样;Bruce在童年期已经超重的翅膀没有经历过青春期的膨胀生长,至于Dick……Dick错过了他最开始难受的一两周,然后表示他很抱歉。

当Dick Grayson表示抱歉的时候,他正用他灵活的手指按摩着Jason不住尖叫的肌肉。羽毛翅膀又软又暖,Dick带着恰到好处的力度拉伸他的骨骼,轻而易举地掌握了他羽毛覆盖下翅膀真正的形状,然后开开心心地说:“哈,你真是个小翅膀。”

小翅膀的翅膀糊在了司职义务按摩的义警脸上。这样做了四五次之后,Dcik笑嘻嘻地把他尚在酸痛的翅膀拉直,背面相抵着并拢在背脊正中,用胶带马马虎虎缠了几圈。从远处看去,在任罗宾的背上好像生出了一只黑漆漆又毛躁躁的大鳍。

其后就是个惨剧了,尤其是摘胶带的时候。性能良好的胶带大概粘下了覆盖面积下的全部羽毛,Jason尖叫着如同一只待厨的禽类,这段关于Dick的温暖记忆最终以避之不及的惨痛收场。

然而他的翅膀最终会长成什么模样呢?Jason不知道。

Jason Todd,十五岁,在萨拉热窝,被一个疯子用一根铁十字架揍出了脑子。

 

Tim的翅膀就像我们说过的那样,毛羽丰满,光亮顺滑,是一双漆黑的、展幅平滑的天使翅膀,有时他心血来潮,会在翅膀内侧涂上一些拉风的红色。

是的,哪怕和恶魔呆在一起而把翅膀染得黑漆漆的,天使仍是天使,除非他们选择勇敢而愚蠢地从天堂跳下去——《天使安全生存手册(1642—)》完全不支持此种行为——他们永远都是天使。

想被红罗宾扇上一翅膀,体会一下天堂云层中的火焰吗?

相信我,最好还是不要了。

 

至于Damian,Wayne魔鬼家族的特征显示出固执而倔强的遗传性,Damian Wayne有一双非常非常大的翅膀,外侧覆盖着墨绿近黑的鳞片,翅膀上缘的折叠关节处生有尖锐的骨爪。

这也意味着,对于一个十岁的小魔鬼来说,这对翅膀实在太大了。

达米安对你打开了翅膀,然后他像老蝙蝠当年那样一头栽倒.gif

 

有那样一秒或者两秒,Dick身处坠落之中。

这滋味不见得不好。他喜爱下落,落下是为了飞得更高。风托着他,天空召唤着他,然后他纵情飞翔。

这次的下落稍微不愉快了那么一点——导致他下落的原因是一只翅膀,一只劈头盖脸抽到他上半身的翅膀,为此他在仰面下坠的同时无可避免地喷出了嘴里尚未下咽的晚餐,食道因被迫上涌的胃酸而烧灼。

飞翔的DickGrayson坠落了两秒,挥动翅膀找回平衡。他头顶一百英尺左右的位置悬浮着一团光晕,与哥谭的光污染不同,那种纯白的光芒哪怕微弱都近乎灼人。恶魔Grayson此生没见过太多的天使,但至少他对皮卡皮卡放光芒的超人家族不陌生。

所以Dick断定他上方一百英尺的地方有一个天使,一个把哥谭搞得鸡犬不宁,害他折了一段翅膀尖,还特别喜欢深沉又中二的《圣经》隐喻的天使。

那天使一动不动地等着他。Dick抽出一根短棍,扇动翅膀追过去。

然后现实冲进了他尚微微疼痛的喉咙,噎得Dick Grayson猝不及防。

谁能行行好告诉他,为什么这个天使扣着一个红头罩?

这品味对于一个天使来说是不是太谜了一点?

回答Dick的是在他堪堪进入射程内便狂风骤雨般扑来的银子弹。

 

扣着一个面目模糊的红头罩的天使有一双巨大而洁白的翅膀,羽毛有力地拍打着空气,动作划出银白而闪亮的路径。Dick躲避着那些子弹,某个刹那间瞧见天使的翅膀上有一团小小的、脏脏的红色。

他猜那不是血。

那一口嚼了一半的比萨饺内馅,由很多番茄、芝士和肉粒构城。

不管这个天使本来想做什么,Dick猜他一定是气疯了。

在恶魔的翅膀上开上一百来个洞显然是某种诱人的选项。

 

天使近乎没有成功。

“近乎”的意思是他没能开上一百来个洞。

但当Dick潜行在夜色中,期图自上而下打击那个过于显眼的红头罩时,一颗银子弹穿过了他的翅膀。

那确实是货真价实的疼痛。

Dick的飞行轨迹出了一些微妙的偏离。微妙之处在于他毫无意识地对准了那个红头罩,当头砸了下去。

天使试图躲闪,他几乎就成功了,但身经百战的魔鬼Dick Grayson用力地扯住了他的翅膀,百余磅的体重至少扯掉了他一大把羽毛。

他们纠缠在一起,下坠,下坠,下坠。Dick为他再次惨遭折磨的翅膀痛得龇牙咧嘴。

然后那个天使愤怒而暴力地用踹散一辆卡车的力道踹昏了他。

 

世界上最优秀的侦探捡到了飘落在地的几片羽毛,其中一些的根部还带着血迹。

世界上最优秀的侦探相信,能用科学解释的事情就不要相信玄学。

血样比对得出的结论不算令人过于吃惊,毕竟这血样的主人曾经直白而明晃晃地宣布过:他死了,然后又活了。

有时候过于直白的事情反倒叫人看不见。

世界上最优秀的侦探打算质问一下玄学。

 

大约十个小时后,充满玄学的Ra'sAl Ghul遭遇了蝙蝠侠阴沉而毫无起伏的当面指控。

“你那个池子——泡东西——是不是掉色?!”


to be continued

评论(28)
热度(216)
  1. 今天又和床滚到了一起wLantheo 转载了此文字

© Lanthe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