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theo

请给我更多的传奇与歌谣。
挖坑遍野,博闻杂食。
寻坑见首页链接和归档。约稿请私信。
http://weibo.com/lantheo

【DC/Batfamily/Dickjay】Demons Named Bats 05

说明:错误都是我的,他们都不是我的。

深夜放飞脑洞系列。batfamily的魔鬼/天使AU,即世间存在魔鬼&天使的设定。

目前cp为121,不排除日后增添cp的可能性。

我完全没想到这个脑洞可以断断续续写这么长_(:зゝ∠)_

前文 [01] [02] [03] [04]

=====================================


05


Jason Todd原本有个计划。

这个计划的最终目的是聚齐三个角色——他,蝙蝠侠,还有那个差点揍出了他脑子的疯子。他有一堆话要喊,他有一堆刻着十字花的银子弹要倾泻,他还要准备大概二百磅塑胶炸药,能炸翻一个地狱的那种。

但按照计划赶不上变化的规律,这个计划从最开始就出了差错。

 

Jason Todd,处于某种永恒的十五岁中,扒开一层光亮的棺木和严严实实的六尺之土,精疲力竭地蜷缩在泥泞而腥潮的墓园地面,咳出喉管中或许存在的骨碴、凝血和蠕虫。他穿着一身生前无机会穿上的定制西装游荡,用旁人无法看见的翅膀遮挡自己,遮蔽扑面而来的哥谭和扑面而来的雨水。

那时候的世界像罩了一个磨砂的雪花球,他在里面,用翅膀抱着头,一切声音和光影都在外面。

直到Talia把他踹下了那个粘稠的池子,雪花球的玻璃碎了,世界着了火。

Jason Todd展开他属于天使的白色翅膀,放声尖叫。

 

“我扒开六尺的土才回到这里,我真的没有力气从地狱一口气冲向天堂。”

Jason Todd,十五岁加上他死的年月、他半死不活的年月和他最终活过来的年月,他想他真的需要抽空去测一下骨龄,再开启他向罪犯、黑帮和佣兵学习的旅途。

“同样,我也没时间飞上去,脑袋朝下跳进地狱里。”

“我勉强安于现状,我有一个计划。”

云絮般的火焰燃烧在他的羽毛之下。Talia走近他,手掌抚在他的肩膀上。她思考了一会儿,欲言又止地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包装袋,取出一串洁白松软的棉花糖。

 

Jason Todd再次回到哥谭。他的计划进行得很好,哥谭的犯罪网络乱成一团,现在夜翼正昏迷在他的浴缸里,手腕被银和铁的链锁铐在水管上,翅膀被子弹穿过的地方稀里哗啦地淌着血。

Jason摘掉他的头罩,看了这景象一阵——这间破烂公寓的老旧浴缸实在太小,Dick Grayson陷在其中,看上去就像拦腰折断了一样。Jason的子弹正好洞穿在他左翼的蓝色上,血把墙面浸透,淅淅沥沥地淌满夜翼的全身,然后汩汩地流进浴缸的出水口里。

黑市上魔鬼血液的价格是三百美金每立方厘米,Jason估算了一下,大概已经有四分之三辆蝙蝠车从下水道里淌走了。

他为此做出的努力是瞪了那伤口一眼。

高速旋转的子弹打碎了夜翼的翅膀,现在破碎的组织逐渐平复,边缘聚拢成一个规则的圆形,露出其后被染红的墙面。

Jason又瞪了那个圆溜溜的弹孔一回,这次什么也没发生。

他决定不能让夜翼继续像个喷泉似的“哗啦啦”流血,因为这给了蝙蝠侠很大的机会检测到他们的位置。魔鬼的血液一向有着极强的标志性。

至于他会不会死……

Jason还不想让他就这样死了。

 

Jason Todd有无数种杀人的办法,他用毒药,他用各种各样的冷兵器和枪,他会用全部的体重踩折别人的脖子,他打断人的鼻梁让骨头戳进脑子里,他任由折断的肋骨把某些胸腔和腹腔刺得千疮百孔。

哪怕是他自己被晾在一边,流着血等死的时候,他也已经被揍成稀烂的一团,身边还有个炸弹静候终局。

让人轻轻松松流血致死显然不是他的选项。

这也是五分钟后,JasonTodd站在货柜前挑选卫生棉条的原因。

 

哥谭变得可怕了,Jason烦躁地想,什么时候二十四小时药店的店员会这样热切地询问他女朋友的出血量了?

他给出的答案是“一浴缸”。

五分钟后他捧着两盒最大号的有导管棉条——跟着许多奇怪的人学习久了就会学到很多奇怪的东西——抖抖翅膀飞上防火梯。

他冷漠拒绝了店员让他买一盒布洛芬的提议。他买了一袋无添加的有机苹果片。

 

棉条堵住了流血的弹孔,棉花吸血而膨胀起来,在夜翼薄薄的翅膀背面露出猩红色的一截。Jason把脱落的导管丢到浴缸底下,给拉绳打了一个结,然后推开水龙头清洁他满是血污的手指。

浴缸里的最后一点活血犹犹豫豫地流走了,老旧磨花的瓷面上停留着一层猩红。魔鬼的血液在他的手指上变得极为粘稠,仿佛某种胶质,Jason期图通过瞪视使血液消失,然而收效甚微,一度让他怀疑起天使真正的魔法能力。

水龙头哗哗地喷着水。这个几十个街区的水尝起来有一股很可怕的氯的味道,Jason拼命压榨上个租客留下的半瓶积了灰洗手液,大力地搓着他的指节,水流和泡沫堆挤在下水口,发出吞咽一般咕噜声。

然后有个声音说:“……Jason?”

Jason在半秒钟后看向了与声音来源相反的方向——他的头罩正安静地置放在那袋苹果片旁边,面目模糊地向他发出嘲笑。

 

夜翼应当已醒了一阵。或许是弹孔里塞进异物的疼痛唤醒了他,但他苍白的脸颊看上去不仅仅是失血和疼痛的结果——他看上去更像是消化了一些事实。

世界安静了一会儿,夜里的哥谭仍乱糟糟的,遥远的某处有似乎是警笛的声响潦草飘过。

然后Jason把子弹“咔哒”上了膛。

他拖来一张椅子,分着腿坐上去,全然打开的翅膀把狭小昏暗的浴室挤得又满又阴影幢幢。

他用牙齿咬着包装的一角,单手“嗤啦”撕开了那包苹果片。

 

酒精、迷幻剂和止痛药对魔鬼而言通通无效,苹果却可以代替以上全部,主要功能差别以产地区分。

Jason上一次死之前,从翘掉蝙蝠侠车轮的那一刻起,他就再没机会吃哪怕一个鲜苹果。后来他活了,在某个头脑清楚而没有乱事缠身的时候他立刻找来一个苹果啃,然而他是个天使,对天使来说,苹果就是苹果。

天使的“苹果”是玫瑰花。

但是见了鬼了,有谁会去嚼玫瑰花瓣啊?

 

“Jason。”Dick说。

他们对坐着,Jason坐在一把老旧到快要散架并一点也不喜欢他的体重的椅子上,把一包苹果片嚼出嘎嘣脆蝙蝠味。Dick陷在一个特别狭窄的浴缸里,全身血淋淋的。

Jason从喉咙里挤出一个非常没有感情的应声。

“所以你现在是个死亡天使,还是复仇天使,还是个扛霰弹枪的天使*?”Dick问他,Jason几乎能听到魔鬼大脑里发出思考的巨大轰鸣,“你总不能是管周二的天使吧?”

其实周二早已过了,现在是后半夜,天快要亮了。Jason一点也不想提醒他。

“你知道我不是从天堂来的,从来都不是,也从来不会有一张邀请券。”Jason说。他把苹果片的袋子口揉了揉,丢到一边,他仍举着枪,拇指下意识摸过枪柄上的防滑纹。

“发生了什么?”Dick问。

“什么也没发生。”Jason说,“只不过现在我可以毫无负担地用点五零子弹打爆你的脑袋。”

Dick下意识看了一下他翅膀上的弹孔。他大概花了两秒想清楚堵着血流的究竟是什么,他的表情有一瞬变得就如Jason料到的那样微妙。

“你打算做什么?”Dick问他,目光从自己的翅膀上收了回来。

好问题,Jason冷酷地想。他猜想夜翼能够猜到,至少猜到一部分,但他需要从Jason那里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

Jason乐于告诉夜翼这一回的终局。

“我来为自己报仇。既然没人在我死的时候这样做,我只好活过来服务自己。”他说,“我会杀了他,杀了他们。那个疯子——小丑,还有蝙蝠侠。我会让他们一清二楚地知道那些计划,让他们知道都是我做的,然后用事实告诉他们这是为了什么。”

Dick的嘴唇动了一下。他在开口前先看了一眼自己的翅膀,Jason下意识跟随他的目光看过去,发现又有血从弹孔里留了出来。那根无辜的棉条已经涨大了太多倍,或许对弹孔也造成了损伤。

“而关于你说的一切,我什么都不知道。”Dick说。

“因为你连目标都算不上。你是个过程,是个计划。”Jason冷酷地说。他看了一眼夜翼被链条紧紧拴住的双手,把枪换了一边,从盒子里摸出另一根硬管。他蹲到浴缸前,枪口顶着Dick的额头,毫不犹豫地把弹孔里的棉花猛地拔了出来,再捏着导管把新的一根棉花推进了那根看上去甚至是糟糕了的弹孔。

Dick的喉咙里发出很多近乎兽类的声音。Jason猜这的确很疼,但他一点也不在乎,反正疼的不是他。

然后一根锁链缠上了他的脖子。红头罩一枪开空,银子弹凿穿墙面飞进隔壁,夜翼跳出浴缸,用金属锁紧他的脖颈,把他死死地过肩摔在浴室肮脏的地面上。

 

这间浴室非常小,他们都打开着翅膀,所有动作都挤挤挨挨的,很快他们就撞碎了一面墙,摔进外面的一居室里。

整栋楼几乎是空的,列在市政的翻新计划上许多年而没有一点改变。Dick与Jason在吱嘎作响的地板上互相摔打,有几个瞬间Jason发现自己已经比对方高了,无疑也比对方要沉,但这没有改变他最终被夜翼用锁链五花大绑的事实。

只能说Dick看起来比他要惨一点。

魔鬼在皮肤下绷起的血管变成了纯黑色,瞳孔边缘湛蓝色虹膜上的放射状纹路变得血红,浑身都是血淋淋的。他可能用了一些Bruce禁止他们在任务中使用的黑暗魔法,现在拴着Jason的锁链不再是银和铁,而变成了某种纯黑的物质。

而Jason吐出了嘴里撞出的血,他的鼻子第二秒就不再有毁灭般的碎裂感,他的羽毛因为斗架而格外蓬松炸裂,但他看起来还是一个好端端的天使。

除了他被锁链压住的地方有令人难以忍耐的灼烧感。

夜翼手腕上鲜明的链痕并没有帮助缓解这些疼痛。

他最后试图挣扎一回,锁链丝毫不动,酷似蝙蝠侠洞中常备的一招制敌系列装备。

“操你。”天使Jason骂了起来,骂完可能觉得这一句还不够,“操你爸爸。”

Dick抹掉了脸上的血。他明明看起来才更像被揍的那个。

“也操你。”他喘息着,叹气着,疲惫着回复,转身走进了实则不复存在的浴室。

 

魔鬼用力挥了挥手,碎裂的砖块飞起后补全了墙壁,他从地上捡起那包大难不死的苹果片,猛吃了一大口,然后门板斜斜歪歪地飞起来,紧紧咬住了残存的合叶。

 

三分钟后,当Jason用火焰把那些锁链熔成了粉末,再一把拆掉Dick刚刚修好的浴室门时,看到的是一个全裸的魔鬼,一个全裸的Dick站在浴缸碎片上。苟延残喘的淋浴水流洗掉了他身上所有的血迹,他甚至给翅膀上塞了一根新的棉条。

Jason走近了几步。这个浴室小到当Jason走近几步的时候他们互相几乎都要触手可及了。

Jason思考着在手枪不知所踪而锁链变成粉末的时候要如何拿下一只魔鬼。他或许可以用双手把Dick扼住。

而Dick问他:“你被魔鬼吻过吗,天使小杰鸟?”

 

魔鬼Dick踩着魔鬼的步子向前一步,Jason警惕地向后退去,稍微晚了一片羽毛的距离。

Dick湿漉漉的手指穿过他的头发,湿漉漉的手臂贴着他的面颊,湿漉漉地吮住了他的下唇。

 

Jason感觉到脑颅中有什么东西细密而真切地沸腾了起来。



to be continued

===========================================

*shotgun的直译是霰弹枪……angel with a shotgun的梗嘛

*上次更新大家对掉色这个灵魂玩笑的热情简直吓到了我……

*如果还有下次的话就开车


评论(19)
热度(173)
  1. RamaLittleBeanLantheo 转载了此文字
    我本来是Brucedick的。此时的我很动摇啊。

© Lanthe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