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theo

请给我更多的传奇与歌谣。
挖坑遍野,博闻杂食。
寻坑见首页链接和归档。约稿请私信。
http://weibo.com/lantheo

【DC/Batfamily/Dickjay】Demons Named Bats 07

说明:错误都是我的,他们都不是我的。

深夜放飞脑洞系列。batfamily的魔鬼/天使AU,即世间存在魔鬼&天使的设定。

目前cp为121。Kon/Tim只会写成本章里的吐槽模式啦~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


07


“大都会天使联络处,为您接线的是唯一在线且永远只有他在线的Kon-El,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

“开门。”

 

Connor打开门的时候,Tim小幅度抖动着着翅膀,脚不沾地飘了进来。Connor偷瞄了他几眼,觉得他的眼眶看上去几乎要和他的翅膀一样黑。

Connor偷偷用手机查了一下Wayne集团今天的股价——至少是绿的,看上去还不像是要崩盘的样子。

“你敲门了吗?”Tim一边沉重地飘,Connor一边试图开个玩笑,“或者我得飞回去看看耳朵了。”

“你的耳朵很好,是我没敲门。”Tim说,“人生沉重,没劲动手。”

“呃……你是个天使?”

“……”

Connor安静地准备好了热视线和冷冻呼吸。

“你想喝点什么吗?”

 

两分钟后Tim深陷于大都会天使联络处柔软的沙发内,喝着一杯由纯净水、星巴克茶包和热视线余温构成的红茶——他坚持不喝冰箱里半加仑一桶的甜兮兮的茶色的东西。Connor给他拿了两包足有二十盎司的玉米片,外加豪华配置版本的六种蘸酱,然后提议他们可以去吃楼下那家大都会最好的金枪鱼千层面。

事实上大都会天使联络部就在星球日报的大楼里,位于最高层,比它高的只有楼顶那个球。Connor最初来这里的时候会抱怨夜里能听到印刷机的噪音,然而Clark认为那是地球上最令人幸福的声音之一——这代表着稿件终于没了再改的可能,哪怕主编是大把大把撕清样的那种。

“所以,”Connor说,“发生什么了?”

Tim舔了舔手指上的牧场酱,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Tim不说话的时候,事态一定严重了。

Connor抢在风暴到来前默默地吃了一大口浸满酱的玉米片。

Tim用翅膀盖住了头。他在“咔嚓嚓”干嚼玉米片的间隙悲愤地表示:“哥谭那群魔鬼,真的,好烦啊。”

 

然后他讲了一个关于夜翼、红头罩和蝙蝠侠的故事。

他讲到夜翼睡了红头罩的时候,Connor被一点玉米片碎屑呛住了,在Tim用一个响指结束这场事故之前,他抢到了Tim的茶。

Tim那个迟到的响指让Connor又被茶呛住了。

 

等到套着黑T恤的天使终于理顺了呼吸,他艰难而谨慎地问:“你一定是要告诉我,在红头罩把小丑揍到半死又和蝙蝠侠上演了一出爆炸失踪案之后,这个故事并没有短暂地结束?”

“没有。”Tim沉重地说道,“有一些消息表示他在亚洲,后来还有一些情报显示他参加了一趟星际任务——但就在昨天,他把自己摔到了布鲁德海文。”

“……摔?”

“对。”Tim猛地撕开了另一包玉米片,塑料包装发出脆弱的破裂声,“他把自己摔出来了。”

“‘那种’……摔出来了?”

“‘那种’摔出来了。”

他们安静而认真地对视了几秒。

“让我来叫两份千层面外卖。”Connor扶着额头说。

 

夜翼在布鲁德海文看到了一颗流星。

他望着不甚黑暗的天空,思考着这颗是不是超额投放——天使们对每月坠落到地球的陨石数量有一个基本确切的数值预告,大都会天使联络处会记得给哥谭及周边备份一份。虽然无数星辰砸碎人世的土地是小魔鬼们的睡前童话,但是让这些童话见鬼,不,见上帝去吧,蝙蝠家族深爱着他们的城市:特别,十分,非常,爱。

然后Dick意识到,这颗流星太大,也太近了。

Dick眼睁睁地看着燃烧的坠落物向一条黑漆漆的小巷坠过去。毫无疑问,如果它真的触地,它可以砸出一个半径两倍于小巷宽度的深坑。

等到Dick飞得再近一些,他意识到这不是一颗流星。

他的飞行突然慢了下来,像是他刚刚喝足了一桶新鲜的苹果汁。有个念头在他醉酒似的脑子里逐渐上浮,浮出眩晕的水面,像个气泡似地破裂。

发出刺目白光的坠落物落了地。没有轰然的剧响和袅袅上升的灰烟,虽然它落地的声响的确大了一点,小巷外有一两台半报废地车勉强着呻吟出报警的声音。

那是个天使,Dick模模糊糊地想。

等他飞得再近一点,他不由自主地叫出了天使的名字。

——“……Jason!?”

 

地上有一个Jason,一个戴着红头罩的Jason。他穿着一身有点臃肿的深色连体制服,看上起的确像是刚刚从某条飞船上下来——跳下来的。他的四肢没有扭曲成某种不科学的角度,他的红头罩也好端端的,不像是里面盛满了脑浆和颅骨碎片的模样。

但夜翼在看的是半空中的Jason。

离Jason身体一英尺左右,半空中安静地漂浮着一个纯白发光的Jason,双目闭合,翅膀舒张。

 

Connor的叉子上挑着一大块金枪鱼——货真价实的、腌制得如梦如幻的金枪鱼,配上他的冰镇甜茶——努力咽下了嘴巴里的东西。

“他还好吗?我是指红头罩。”

“如果你指他的实体——夜翼呼叫了神谕,他们搞了一辆小飞行器把红头罩运到了哥谭。虽然他摔下来的模样很规矩,但他的颅骨碎了,颈椎也不怎么乐观,还有一大堆可预见的、由于高空坠落导致的伤。我估计天使真的摔成这样多半要回去见我们天上的父了,不过他目前还没有。”

“那他的灵体呢?”

“那些魔鬼碰不到他的灵体,所以我被呼叫了。红头罩的灵体现在在蝙蝠洞。蝙蝠侠找了一根能接触灵体的绳子把他拴在看门暴龙的尾巴上,好像害怕他像个气球似的飞走了。”

“为什么不在医院?要是他的实体有了意识而灵体不在也是挺吓人的……除非我们的灵体真的会像气球那样飘走了。”

Tim瞪着他。Connor摊了摊手。

“严格来说,我还不到一岁。”他说,“有点未知的事情很正常。”

Tim叹了口气。

“应该不会吧,我不知道,我是说我没经历过灵体分离这种事。蝙蝠侠把他的灵体留下是为了研究。”

“这样听起来也挺吓人的。”

“蝙蝠侠研究他是因为……”Tim少见地停顿了,然后他发出十分泄气的声音,“因为他的灵体也是个天使,纯白得就像无公害面粉那样的天使。”

“所以……?”

“你知道,就算我的翅膀是黑色的,如果超人一拳把我的灵体给打出来——我强烈禁止你建议他这样做——我的灵体仍然是纯白的天使色。天使和魔鬼的灵体无法被改变,拉萨路池做不到,上帝和撒旦都做不到,除非你从天堂跳到地狱,或者反过来。”

黑翅膀的那只天使说着,奋力地敲打起餐盒里的鱼肉。

“所以Jason Todd是个天使!一个货真价实的天使!我所有的研究都落了空。他甚至骗过了蝙蝠侠那么多年!”

Connor任由自己对同类的博爱来调动自己的思维。许久,他满怀期望地发问:“如果当初红头罩自己也不知道呢?”

 

于此同时,遥远的哥谭市,飘在暴龙头顶上的Jason的灵体问出了苏醒后的第一个问题。

“这他妈的算什么?”

他真的快被自己亮得睁不开眼睛了。‘

 

to becontinued

===================================

*窝脑内的蝙蝠洞是N52的蝙蝠洞,有大硬币和看门恐龙的那种

*感谢亲爱的 @来自中世界 对我进行的玉米片蘸酱科普。然后我醒着饿到了四点半……

评论(15)
热度(162)

© Lanthe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