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theo

请给我更多的传奇与歌谣。
挖坑遍野,博闻杂食。
寻坑见首页链接和归档。约稿请私信。
http://weibo.com/lantheo

【DCEU/超蝙】星辰暗面 Far Side of the Planet 02

谢谢夸奖第一章带感的基友……我觉得第二章更带感XD

星辰暗面:

设定为MOS(《超人:钢铁之躯》)中,17岁的克拉克冲进龙卷风救了父亲,于是阿曼达·沃勒(The Wall)找到了他;数年后,这位成为ARGUS特工/自杀小队成员的超人面临一个任务:抓捕蝙蝠侠。


【说明及警告】(或见前文章节)

【分级】R(目前为止主要是暴力和花式街骂,后面分级会……调整)

============================

前文[01]


02

足够长的一段时间里,克拉克一直尝试着试探沃勒对自己的容忍度。某些程度的抗命,比如说这次,或许会导致几日的禁足,或许他下次见到乔纳森和玛莎的日子会被无限期延后,不过克拉克并不在乎。

他只要父母安全就好,至于他自己,反正没有什么能关得住他或是伤得到他。

 “如果让我直接飞的话,什么事都不会有。”他站在沃勒面前硬邦邦地说,“我会抓到他的,如果他还敢出现的话。蝙蝠侠也没什么难对付的。”

“不要低估他,肯特,你已经暴露了自己的存在。所以,蝙蝠侠到底是谁?”

“白人男性,30岁左右,长得一般。”最后一句是报复性的,他脑内闪过对方面罩下的脸。

“你甚至没认出他来?”

克拉克看得出沃勒正狠压着怒火。他当然只是装作对蝙蝠侠的实力和重要性毫无意识,他很清楚X特遣队所谓的队友们在落到“城墙”手里之前都是被谁扔进了监狱。一个普通人类能有这般本事,完全对得起沃勒的重视。

 “我又不是你的人脸识别数据库。”他终究还是放任自己继续无礼的态度。虽说刻意挑战沃勒的神经毫无必要,但说真的,让他实施处刑,就算那是蝙蝠侠,沃勒也算是突破了新底线。

 

“咖啡,阿尔弗雷德。”

“韦恩少爷,我以为在你目前的年纪,已经可以理解‘热奶’是一种催你休息的暗示。”

“我……”布鲁斯烦躁地把手指插进本已足够凌乱的头发。他没有什么能反驳的,继续坐在蝙蝠洞里、用转椅轮子满地画圈并不能帮他解决问题。

蝙蝠侠已经多年不曾体会过这种无力感。

他花了将近二十年让自己登上人类力量与技巧的巅峰,他拥有几乎无上限的设备和资源,他对付过人数众多的黑帮,对付过无法预料的疯子,也对付过魔法与异能。但这次,蝙蝠侠已经三天没有出现在哥谭的夜色中,而他知道腿伤只是个可笑的借口。

“超人一定会有弱点。”布鲁斯烦躁地论断道,继续用椅子伤害他的地面和听觉,“他不是机器,不是完全被洗脑到杀灭主见的士兵,只要他是个人,他就一定会有弱点。我必须找到,我必须知道……”

“布鲁斯少爷,那个‘人’曾亲口说自己不是‘人’?”

“我观察过,他的脑后没有ARGUS植入炸弹的手术疤痕,我猜给他做手术没那么容易。他还有个名字,肯特,多正常的名字!不是什么‘X号武器’或者‘代号S’,而是个名字,普通得就像个橄榄球校队替补!他甚至还可能有一套自己的准则,或许他不杀人,或许他不杀投降的俘虏,总归他可以为此违抗沃勒的命令……”

“少爷,容我提醒,这些话你每天都要说二十遍。”

“对,因为我没别的可说!我需要更多情报,但这些信息恐怕需要潜入ARGUS内部才能搞到。可笑的是蝙蝠侠正被一个ARGUS特工吓得不敢出门。”布鲁斯讽刺地大笑起来,手掌敲拍着转椅扶手,“更可笑的是,我都不能确定他是不是知道了我的身份,是不是已经告诉了沃勒。”

“以ARGUS的作风,即使沃勒知道,她也不会公之于众。你需要更注意布鲁斯·韦恩的安全,见招拆招,仅此而已。”

“如果蝙蝠侠从此不能自由行动,布鲁斯·韦恩的安全毫无意义。”

阿尔弗雷德对这种说法投来不赞同的目光,给他把热奶推了过去,布鲁斯埋头在杯子里避开了他。

“韦恩少爷,你记不记得半年前ARGUS表示对韦恩科技正在研发的一种防护力场技术有兴趣?”

布鲁斯唰地转过椅子:“那研究毫无进展,技术一直没有突破,形成的力场到现在只能防住蚊子。而且你知道,我不会把它卖给ARG——哦!”他猛地端起杯子,把剩下的牛奶都灌进喉咙。

“蝙蝠侠去不了的地方,布鲁斯·韦恩可以去,还可以顺便试探沃勒究竟知道多少。”

他说着,放下杯子站了起来,转身向电梯走去,合金支撑固定过的腿足以流畅自如地动作,完全看不出受伤的样子。

“我这就去联系,然后去睡个美容觉。”

 

在这一天到来之前,阿曼达·沃勒就是失望的。

她早在半个月前就应当见到韦恩科技的相关代表了。沃勒一直希望能在防护力场技术上与韦恩科技产生合作,出于某些显而易见的原因,她近乎急切地需求这种技术,就算它目前还不堪实战,她也决不想让它落到别人手里。然而韦恩科技在近两年几乎弃置了这个项目,她的期望值一点一点缩小,直到十几天前她接到了电话,心里觉得一件悬而未决的事情终于像要落定。

双方见面的时间随即便就被延后了。出人意料地,韦恩科技名义上的所有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布鲁斯·韦恩意图亲自参加这次会面,但这个公子哥在他每年会有四十次的滑雪假期里摔伤了腿,被医生勒令修养两周以上。

沃勒必须承认她的失望。她想要见的是类似于卢修斯·福克斯那样的人——若非他忠心耿耿,布鲁斯·韦恩现在大概在哥谭旧城里要饭——而不是一个听起来就很一时兴起的、以花花公子和放荡好闲为名的亿万富翁。对于他来说,ARGUS总部一日游大概足够无聊,但也足够新鲜。

直升机降落到停机坪上的时候,她的失望暂时削减了些。当先走下来的那人穿了一身介于深蓝与紫色之间的西装,他没有系上衣扣,西装下摆正在螺旋桨搅动的气流中飞舞,但好歹他看起来身手敏捷,不需要被人用轮椅搬下飞机。

但马上,沃勒的失望就回来了。布鲁斯·韦恩在距离她十步的地方系上了衣扣,他一边踩着步点一边随手整理了头发,走到她面前时他径直伸出了手。

“布鲁斯·韦恩。”他说,眼角弯出一丝笑纹。

以上一切对沃勒毫无用处。年轻的亿万富翁大概没意识到这里不是哥谭摩天楼里的金融中心,而是ARGUS总部。

“阿曼达·沃勒上校,ARGUS主管。”她穿着便装却依然报了军衔,看着几个随行人员站到了布鲁斯身后。他们似乎也想与她握手,她没有理会,布鲁斯丝毫不以为意,眼角那丝笑纹依然弯着,“上午好,阿曼达。”

“我更希望您叫我沃勒上校。这边走,韦恩先生。”

 

今天的第一个成就,布鲁斯想,沃勒似乎并不知道他是蝙蝠侠。

他的猜测有所根据。西装纽扣上的热扫描仪已经启动,数据发送回蝙蝠洞,而阿尔弗雷德并没有给他警告。

也就是说,ARGUS的合金门后并没有一个小队正等待着把他捉拿进洞。

只是他也没有表面上那样不以为意。不到一个月前,“城墙”还明确要求“超人”将蝙蝠侠就地消灭。

这种回忆不怎么好,布鲁斯想着,把自己预计构建的形象向哥谭王子那个方向又推去了一点。

他们走在ARGUS基地内一条长长的走廊上。这里就如每一个同级别的军事基地那样装潢简单粗暴,走廊没有窗子,金属和混凝土构架的建筑覆压在他们头顶,白炽灯管光芒刺目,空气中充满干燥的灰尘和金属气味。

沃勒的鞋跟敲响地面。

“第一个条件:ARGUS对这项技术拥有绝对而单一的所有权。”她边走边说,甚至不愿等到进入会客室里。

韦恩集团的来客沉默了两秒钟。

“买断。”布鲁斯眨了眨眼睛。

“买断。”阿曼达重复道,“包括韦恩科技的实验室,包括实验室里的一切研究人员,还包括除他们之外的一切。”

“听起来快要连我都包括了,这可不够友好,”布鲁斯说,看着沃勒刷了自己的权限,他们通过一扇徐徐开启的金属门,“ARGUS的‘买断’开价可不够诱人,而我们从来不卖实验室。给我更多动心的理由吧,上校女士。”

“我们这里在探讨的是国防安全,韦恩先生。”

“我不太了解技术,也不太了解国防安全的危急程度,上校女士,”布鲁斯露出经典的韦恩少爷式笑容,现在他看起来和报纸上的某些照片径直重合,“但我的公司和美国空军甚至NSA合作过,他们都没有要求过这种私有度和保密等级……”

“你这是掐灭了这项技术的一切民用和商业化可能性。我倒是觉得,以目前这种只能防蚊的力场强度,民用潜力倒是比武器化潜力明显得多。”布鲁斯笑得更加直白了一些,“你瞧,蚊子可是个国际性的大问题。”

沃勒突然意识到布鲁斯·韦恩比自己想象得要难缠。他显然不是脑袋空空,他有他的思考,只是表达方式格外让她烦躁,似乎这种方式是他计划好的,也似乎他就是这样一个混蛋。

“我对韦恩科技的实力充满信心。根据我的了解,项目进展缓慢完全是因为实验室不知道要把这项技术带向什么方向,而ARGUS正提供了这方面的支持。”

“也或许这项技术不存在一个未来的发展方向。科技这种东西,总是在下一秒抹杀上一秒成果的意义。我或许就应该弃置它,然后去投资一个防蚊灭蝇的设备,沿着刚果河做做慈善。”

“韦恩先生。”沃勒听起来几乎是有礼地愤怒了,这让布鲁斯意识到她不是难以控制情绪,她只是不怎么在意布鲁斯·韦恩的身份,“我被告知你是来谈合作的。”

布鲁斯动了动身子,使纽扣上的设备扫描到更多的区域。目前为止,除却沃勒可能会爆发的愤怒,他还没有接收到别的威胁。

“事实上,不,不是我,是防护力场技术实验室的项目主管和韦恩科技的法务代表。秘书在我的日程表里写的是‘ARGUS总部参观’。”布鲁斯认真地说

“而我们即将开展这项活动。”沃勒说,这番格外惹厌的话却反而像是消了她的怒火。走到下一个岔口的时候,更多的ARGUS人员出现了,其中不乏穿着实验室服装的人。沃勒示意布鲁斯可以参观他们的实验室,但布鲁斯让韦恩科技所有的随行者——他口中来“谈合作”的那些人进去了,然后示意沃勒与他留下来。

“我想我们可以谈点别的。”布鲁斯再次露出他的微笑,“告诉我,上校女士,基地里有娱乐室吗?”

走廊远处,一扇合金门突然滑开了。

有人走了出来,随即盯了走廊另一头的他们几秒,像是之前没意识到沃勒正带着一位挂着访客证的人走过去。沃勒的脚步顿了一下,那人远远地对她说:“长官。”

沃勒点了头。这问候的距离着实太远了一些,布鲁斯随她走了几步,尚不及把这奇怪的一点划出脑海,他的心脏便狂野地跳漏了一拍。

他看清了那人的脸。

是他。超人。

尽管对方戴着墨镜,但在这个地方出现,布鲁斯觉得自己绝无错认的可能。就如蝙蝠侠那晚所见,年轻人看起来只有20岁上下,此时穿着类似某种作训常服的黑色T恤和迷彩长裤,肱二头肌和六块腹肌被布料贴裹得一览无余。他就这样明目张胆地从走廊另一头走了过来,步伐里带着经过军事训练特有的节奏,穿着军装短靴的脚踏在混凝土地面上,声音却过分轻盈。

墨镜遮挡了眼睛和眉毛,布鲁斯看不到他的神情,但他似乎在盯着自己的感觉总是挥之不去,近乎如芒在顶,而他抿紧的嘴唇看起来并不友好。

他一步步走近,然后与布鲁斯擦肩而过。布鲁斯想让自己的眼神和注意力继续集中在沃勒身上,却看到逐步走到沃勒身后的少年人突然转过身来,冲他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墨镜后目光似乎正在凝聚。

超人的手动了起来。他无声地在沃勒背后做了几个动作,布鲁斯立刻认出那是几乎全球通用的战术手势。

一个成年男性敌方目标在走廊里。

然后是一个危险的停顿。

我认识你。

表示“你”的手指对着布鲁斯停顿了过长的时间,才伴着少年人脸上消失的微笑收了起来。

接下来超人一直保镖似的站在沃勒身后,沃勒在几秒后回头看了一眼,却显然丝毫没兴趣把他介绍给来宾。

如果超人的出现是有意安排的,或者沃勒只是想让布鲁斯停止他作为哥谭最不靠谱的亿万富翁的扯淡,布鲁斯必须违心地承认,她几乎就成功了。

超人的脖子上并没有挂着狗牌。这竟是布鲁斯接下来想到的事。

沃勒没有带他去所谓的娱乐室。几个瞬间里,沃勒的眉毛若有所思地皱着,这一点没能逃脱布鲁斯的眼睛。她把他们带到了一部电梯前。

“肯特中士会带你去可以去任何为你开放权限的地方,韦恩先生。”她说,眼中光芒平滑得丝毫不由人窥探,“请允许我暂时失陪。”

她要甩开他,布鲁斯想。对沃勒而言,布鲁斯的言行应当已经固化了她的印象,现在韦恩科技的研究员和律师比他更有用,只要他们能把布鲁斯说服。只是她不想从原则上怠慢布鲁斯,显而易见她需要这个项目,并比她表现得更为急切。

“乐意之至。”布鲁斯说。一个超人其实已经足够糟糕了,但总归好过一堵“城墙”加一个超人。他同样乐于甩开她,毕竟他还有正事要做。

“保持通讯畅通,一切来自韦恩先生的问题由我回答。”沃勒对超人命令道,没有避开布鲁斯的意思。超人没有表情变化,他站得笔直,说:“是,长官。”

沃勒转身离开。布鲁斯听着她鞋跟敲击地面的声音渐远,直到确定沃勒听不到他的声音。然后他开启了通讯干扰,并对超人展开一个极为无辜的笑容。

“没有你的长官,大概你是不能带我走进女兵营参观了。”

布鲁斯说着,靠近他,压低了自己的声音。

“所以,我们飞过去吗?”


TBC

评论
热度(239)

© Lanthe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