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theo

请给我更多的传奇与歌谣。
挖坑遍野,博闻杂食。
寻坑见首页链接和归档。约稿请私信。
http://weibo.com/lantheo

【DC/超蝙】克拉克爱上了布鲁斯身着制服但摘下了头罩的样子

警告:nc-17注意(见链接)

说明:来自超蝙深夜60分关键词“非常规心动”。

错误都是我的,他们都不是我的。

==============================================


克拉克爱上了布鲁斯身着制服但摘下了头罩的样子。

 

最先是发现这事的是迪克。那一次行动中蝙蝠侠意外地损毁了他几乎全部的通讯设备,而超人则十分贴心地替他先回蝙蝠洞传一次口信,以免突然失去了数据传输的阿尔弗雷德过于担心。

在超人之后到达蝙蝠洞的是夜翼。他带来了有关任务的新的情报,还有阿尔弗雷德留在炉子上的双倍填馅千层面。等待蝙蝠侠的短暂空隙里超人友好地陪他吸掉了一杯软饮,然后蝙蝠车带着引擎的轰鸣冲进了洞穴之中,其上伤损垂落的金属碎片与混凝土车道摩擦出闪耀烫热的火花。

布鲁斯一边钻出蝙蝠车,一边反手摘掉了自己的头罩。头罩内部的通讯布线已经彻底损毁,变声器也没能幸存,于是蝙蝠侠将他掩藏身份的唯一屏障甩手丢进一堆混着旧零件和凝稠机油的垃圾中去。他在屏幕前快速地敲击键盘,迪克与他说了几句情报的事情,他相应在键盘上做了更多的操作。克拉克一直站在一旁,但直到布鲁斯接过阿尔弗雷德递来新头罩,他才向克拉克点了下头,算作一个招呼。

然后蝙蝠侠启动了一辆新的飞行器,引擎火光一下子远去了。

迪克悄悄看了超人一眼——蓝大个儿望着蝙蝠侠离去的方向,脸上的笑容实在是有点大。

三十秒后迪克知道了这笑容是为了什么。

“哇哦,这可真是有点……不同寻常。”

克拉克看上去有点窘迫,但迪克除了善意之外什么也没有。

“我是说,通常布鲁斯摘掉头罩但还穿着制服的时候,证明他还在任务的状态中,他要么很愤怒,要么很暴躁,他会一直废寝忘食地工作,或者干脆折腾一顿仪器之后再重新到外面去,就像刚才那样。这时候你只能用任务有关的事情和他交流,否则他就什么也听不进去,还会冲你乱甩他的蝙蝠脾气……你看,我经验丰富。”

迪克说着,耸了耸肩,冲克拉克表现出他真诚的眼神。然而克拉克回忆了一下,脑海中浮现的仍是布鲁斯一把掀掉自己的头罩的样子——他白日里颇受照顾的黑发在头罩里被搅乱了,汗湿的额发垂落下来,而胡茬已经在漫长的夜间悄然钻出;布鲁斯看上去似乎确实有点暴躁,他的脚步很快,带动披风不停起伏在他身后,但他被凯夫拉制服紧裹的肩膀依旧平稳,蝙蝠洞的光源在他线条如同雕刻的手臂与胸膛上照出哑光的、皮质感的粗粝暗色;他在数块巨大的拼接显示屏前工作,思考之时喉结有时因焦灼而起伏。

那很好,克拉克想道,那好极了。那样的布鲁斯使他着迷——当蝙蝠侠摘下头罩的时候,他既是蝙蝠侠,又是布鲁斯。他那是焦躁或者是愤怒或者是随便什么的情绪下掩藏着一种安全感,还有一种使人感到欣喜甚至荣幸的坦诚。当然他从头发到靴子尖都是好看的,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而迪克觉得,在无论哪个话题上,自己还是去和那份无人问津的千层面交流吧。

 

克拉克希望再得到一个机会,但并不是每一次布鲁斯都会邀请他去到蝙蝠洞,也不是一次进到蝙蝠洞后,克拉克都会收获一个摘掉头罩但仍穿着制服的布鲁斯。

就在克拉克已经思考起要不要自己创造一个机会的时候,蝙蝠车损毁而被迫由克拉克送回蝙蝠洞的布鲁斯面对着显示器,在经历了五次资料库内的查无结果之后,暴躁地摘掉了自己的头罩。

蝙蝠侠显然是陷入了自己的思考之中,他双手撑住操作台,背脊与后颈构成了漂亮的弧度,像是一笔顺滑勾勒出的墨线。他实则是汗津津的,克拉克能从他身上闻到油料和近似于火药残余的味道。克拉克靠近时他没有分神,于是克拉克将嘴唇贴上了他脖颈上裸露的皮肤。

布鲁斯僵了一下。他将手伸向背后,试图将克拉克拂开,但超人显然不是贴住了他皮肤的一片叶子。克拉克捉住了布鲁斯的手,拉高了他的手臂,然后在他的手掌正中落下了一个灼热的吻。

“克拉克,走开。”布鲁斯的喉咙中漏出些低低的声音。他听起来的确就像迪克说的那样,暴躁而又有一点愤怒,但克拉克继续把嘴唇贴在他的后颈上,舌尖划过那些浸着汗水的皮肤,又把一只手臂横在布鲁斯的胸膛前,结实地圈住了他。

蝙蝠侠皱眉回望,那眼神显示他挺想对超人甩一个会爆炸的蝙蝠镖,但克拉克机巧地捉住了这个机会,吻住了布鲁斯的嘴唇。他的爱人尝起来有点苦,像是出发前喝下的过浓的咖啡还存留在他的口腔里,克拉克试着能不能把对方吻得甜一点,于是他吻得更久了一些,直到布鲁斯因为迫于呼吸而从喉咙中发出些低低的声音来。

“你看,布鲁斯,这个夜晚已经结束了。”克拉克轻轻地在对方的嘴唇上这样说。

“不。”蝙蝠侠剪短而强硬地回答。有一个解码程序仍然跳动在他的屏幕上。

“你不能总追着一些没有头绪的事情。”克拉克的手指隔着制服在布鲁斯的胸口上描画起来,“你现在只是在生气而已。”

蝙蝠侠没有屈服。当他们分开时布鲁斯脖颈酸痛,更不提他们因为过久的亲吻而在嘴唇之间牵起了银丝,但他仍然想从深层信息库里调出更多的数据。这时候蝙蝠侠引以为傲的坚定和固执都变得不讨喜了起来,克拉克瞄了一眼屏幕角落上的工作计时,决定把他从这些只会让他更暴躁的工作中拖出来。

克拉克暂时地用了一下X视线,找到了蝙蝠侠制服接合部分,就在万能腰带的掩盖之下。他的手指伸进了腰带的缝隙之中,找到了那条隐蔽而安全的战术链扣,充满技巧地打开了它。

这下蝙蝠侠完全僵住了,他看上去更像是被克拉克背叛了。克拉克的手指开始在制服下寻找他战术护带的连接点,这意味着他的手指全面地蹭过了布鲁斯的臀线,然后转到鼠蹊部甚至大腿内侧。

“你需要休息,布鲁斯。”

“我看不出你想要我休息的意思。”

“因为你是不会休息的。”

克拉克没有探进蝙蝠侠制服里的那只手捉住了蝙蝠侠的手掌,隔着手套与对方十指交叠。

——“除非我像现在这样做。”

“我相信你还有更多有效的办法。”

于是超人的动作停止了。他的手掌仍然贴着布鲁斯的大腿内侧,他甚至能感觉到三角护具保护下的阴茎悄然地抬起了头,但他说:“如果你不想要,布鲁斯,我会停止。”

这下蝙蝠侠真的暴怒起来。这一晚的第一次,他转过身,与克拉克正面相对,而克拉克被迫从他的制服下抽手出来。

“你他妈的在开玩笑吗,肯特?”

克拉克笑了起来。

“我没有。”他重新吻上布鲁斯,舌尖游荡过对方的口腔再舔舐他的上颚,“但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全文见链接



END


评论(15)
热度(311)

© Lanthe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