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theo

请给我更多的传奇与歌谣。
挖坑遍野,博闻杂食,骑墙能手,什么都写。
寻坑见首页链接和归档。约稿请私信。
http://weibo.com/lantheo

【DCEU/环太平洋】【超蝙】En Avant 一往无前 01

说明:Pacific Rim(《环太平洋》电影)AU。

战地记者Clark Kent x 我有钱我就是要在基地里Bruce Wayne。大概是普通人AU。(如果有)后续会加JayDick和KonTim

错误都是我的,他们都不是我的。

坑多不怕开水烫,稿子越多我越浪。

===========================================


En Avant

一往无前


01


克拉克·肯特听到直升机旋翼单调的噪音。

他很困,用“困死了”形容绝不为过。起飞前的最后一个空档,他还在往胃里倾倒石油般的劣质咖啡,而露易丝用目光制止了他喝空一个纸托盘上整整四杯的计划,大抵一半是怕他的心脏冲破肋骨径直起飞,一半是怕他的呕吐物喷在驾驶员的后脑上。

噪音仍响着。为一篇报道焦头烂额时,这声音足以谋杀他两回,但现在他扣紧制式耳罩,削减过半的单调噪声反复震动他的鼓膜,他却突然觉得舒适。他在睡眠的漩涡中轻微地打着转儿,仿佛重新卧入堪萨斯的田野中,疲惫的心跳撞击他的胸腔。露易丝像是在他身边说话,他勉力找准对方话语暂停的时刻,把喉咙里那些无意义的应声塞了进去,维持他基本的礼貌。

露易丝好像说到了他们的采访。最近一次环太平洋联合军防部队——PDCC的21国联合会议上,斯旺维克将军,美国新升任的国防部长,对“猎人”计划的未来作出了尖刻的预判,哪怕当下时那些机械拥有节节攀升的战绩。

“我们总会采访到到他的。”露易丝说,“哪怕把他堵在男厕所里。”

但那采访又似是做过了。斯旺维克将军在水龙头边甩干手指上的水,抽了一张擦手用的再生纸,斜眼瞥那“男厕所”的指示牌,嘴上说着“你这么有种,就该来这儿的”,目光缓缓落回露易丝脸上。门外的法瑞斯少校对克拉克笑了一下,克拉克紧盯着露易丝手里的录音笔,没有回应。

这采访确实是做过的。他们在一个狭窄的、爬满常青藤的铁艺侧门外等到了斯旺维克将军,但在那之前,夜里突至的暴雨将他们浇得彻底。回程的路上他们就皮衣还是棉夹克干得更快而展开一场记者才会有的辩论,带着追到猛料才有的心满意足,互相提醒对方值得一件雅格狮丹的防水外套。

然而那个采访似乎不能让佩里满意。他们似乎还在星球日报的大厦里,大都会华灯初上,报社总部的灯光惨白冷酷。

“《斯旺维克将军看衰‘猎人’计划》?还有什么是你能写的?《水是湿的》?”

佩里盯着手里的今日清样,一撕,两撕,三撕,揉成一团,丢到身后。新闻纸碎裂的声音实在太清脆,“嗤”的一声,就像烙铁搁到克拉克神经上的声响。

克拉克·肯特突然醒了。他归于现实,机舱漆黑,没有露易丝,只有梦在他的脑内留了一声残响,像是琴键在高音上轻轻敲了一计。他侧脸自舷窗外望,脚下有灯火辉煌的城市一掠而过,暗色的部分是海,一切与大都会相比竟似没有区别。一瞬间他分不清他们究竟起飞了多久,而多年的经验早已教会他,做一个梦的时间可以比他想象的更短。

好在他们的确是要降落了,不过几分钟,克拉克已经能看清停机坪的灯光。CH-35“海上种马”运输机平稳地降落在细雨的天气中,带着克拉克·肯特和一堆像是野战口粮的东西。克拉克摘下了耳罩,那琴键似的声音仍在他耳中轻敲着。

“先生,我们到了。”副机师从左边的驾驶位上探出头来,听起来是个愉快的女声,“欢迎来到东京Shatterdome基地。”

“什么?”克拉克喃喃道。

“上帝啊,我们冒死飞了太平洋航线,你却不知道自己在哪儿?”

“不,”克拉克努力拍了拍额头,有一滴冷汗从他的额角滑下,“我以为我要去……”

他以为他要去洛杉矶。

舱内广播就在这时响了起来:“别听她的,先生。欢迎来到洛杉矶。”

机舱照明突然被打开了。当克拉克适应了那阵刺目的光芒,舱门已然缓缓放下。没有人告诉他该做什么,他背着包下了运输机,洛杉矶Shatterdome基地的停机坪繁忙如伊斯坦布尔的巴扎大集,无数量牵引车和运输车来来回回,眼前硕大而阴暗的建筑藏在夜里,建筑高处的警示灯彻夜明亮,基地码头的探照灯光束照进云中去。

然后一辆军用吉普车在他眼前两米的地方猛然甩尾刹住。车窗摇下,年轻军人探出身来——

“克拉克?”

 

康纳·肯特,猎人学院2017级学员,洛杉矶Shatterdome技术部的实习生。Kaiju战争开始,被太平洋海水轻拍过的每一块海岸都兵荒马乱,康纳狼吞虎咽地考完他的GED,从堪萨斯跑到科迪亚克岛的时候刚刚摸到17岁的边缘。他不到参军的年龄,克拉克冒充监护人给他的申请表签了字,等到他通过了严苛的入学考试,急需培养新人的PDCC就懒于追究那签字的真假。

猎人学院把康纳踹到洛杉矶的时候,他还没能完全适应自己的十八岁,但他领了新制服,空军少尉的军衔挂在了袖子上。

“我以为你是去当‘游侠’的。”作为“监护人”,收到康纳急三火四的毕业通知后,克拉克给他写了封电邮。

“我也相想啊,,”康纳大概是用手机做了回复,字里行间夹着一堆错误,“PDCC先得把新机甲造出来才行。”

这种说法倒是和斯旺维克将军的论调相符合:把那些大家伙从基地里拉出去,打赢一次战斗,再弄回来保养,烧掉的印着富兰克林头像的绿票子足够铺满华盛顿。他和露易丝得到了一批详实的数据,证明悲观预判不是空穴来风。

猎人学院的短期学员三个月就可以毕业,长期学员也在岛上呆不长。机甲知识、格斗训练和战斗模拟的课程每天轮番进行,但不是每个人都能找到足够默契的搭档,Drift系统同步测试也不会日以继夜地无条件开放。“游侠”的后备军通常被赶进各个Shatterdome基地里,每两个月到四个月回去报道一次,依现役“游侠”的战损率进行培训。

常驻洛杉矶的肯特少尉等待着克拉克钻进车里,重重地阖上车门。雨刷坚持不懈地刮净挡风玻璃,油门一踩,他们便从停机坪上绕了出去。非运输类车辆入口在机库侧面,这个班次的值岗人员显然和康纳很熟,刷他的权限卡时匆匆向车里一望。

“那是谁?”

康纳在溴钨灯照亮的夜色中露齿而笑:“我爸爸。”

克拉克好不容易找到一瓶能冲淡自己血管里咖啡因的水,闻言差点呛死自己——永远不要在自己懒于看完的表格上签字,人和人之间不存在最基本的信任,这就是教训。

吉普车开不到机甲的脚下,只停在外面的泊车平台上。克拉克下车的时候还有些头昏脑涨,鞋跟不轻不重地落地,便踩起一声清晰可闻的金属声响。平台是四层高的钢铁建筑,建材据说来自2017年Kaiju“山岚”登陆后被拆成废铁的“玛丽皇后”号邮轮。克拉克一路安安稳稳地走,地板一路大大咧咧地震。康纳在通向维修库的操作台上输入了通行码,合金门松闸滑开,光亮与噪音便轰然吞没了克拉克。

克拉克举目而望——他们正行走在工业文明最深而最柔软的肚腹之中。

Shatterdome基地仿若一座城池。人工照明自四面八方投射而来,阳光般的微黄色调给周遭一切刷上了一层金属色;似是无处不在的机械毫无间歇地隆隆而动,身着各色工装的人员在克拉克身边往来不暇,语音轻而易举汇成海洋,以至克拉克一时间难以想起世界上有没有比这里更忙碌又更井然有序的地方。

“这边,克拉克,”康纳说,因为环境的嘈杂而被迫提高了音量,“我看到普林斯将军了。”

克拉克向康纳指出的方向去看,突然意识到他们正在一座机甲的脚下。率先袭来的不是“震撼”,而是“不真实”。一瞬间彻夜明亮的机库又变成一座神殿,停在维修泊位的机甲像是神穹下的一根立柱,一座图腾,或者一座神像,而两边半敞开的检修站点就成了神龛。悬臂吊着工作台贴近机甲,照明的光束太亮,将机甲腹部以上的位置通通淹没在了光海之中。

然后戴安娜·普林斯出现了。Shatterdome的钢铁神殿中走出来一个穿着非制式黑风衣和铁锈红色衬衣的女神,身后穷追不舍着科学部的研究报告与指挥室的通讯呼叫。

然而克拉克把目光滑向了她的身侧。那里有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正和她低声说话。

“康纳,”他尽量压低声音说,“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布鲁斯·韦恩在一座PDCC的基地里?”

康纳的眼睛向上翻了翻。克拉克以为他要翻个白眼,然而事实上他只是看了看头顶那座庞然大物。

——“因为他给基地捐建了一座机甲?”



大概to be continued


*虽然《环太》电影剧情十分直白但我对其后的发散性和延展性一向喜欢得不得了_(:зゝ∠)_

一个比较详尽的《环太平洋》电影+漫画科普,链内可见相关机甲、怪兽、人物和时间线&相关事件简述。

评论(2)
热度(44)

© Lanthe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