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theo

请给我更多的传奇与歌谣。
挖坑遍野,博闻杂食。
寻坑见首页链接和归档。约稿请私信。
http://weibo.com/lantheo

【DCEU/WonderBat】Rien ne sera pareil 万事殊同

警告:A!Wonder/O!Bat。依旧一言不合开车系列,女A男O内容请注意。08剧情,车门把手在09.

说明:错误都是我的,他们都不是我的。

01-03 04-06 07

===============================================

08

 

戴安娜第一次去到布鲁斯建在河边的玻璃房子,他们从韦恩宅邸一路徒步而行。

初秋时节的哥谭远郊看起来总是很冷,实际的温度却总比这份表象要温柔些。他们在市中吃了顿布置在露天花园里的商业午餐,布鲁斯是为了查一笔悄无声息被洗走的巨额赃款,戴安娜则被请去品鉴主人的私人收藏。

这一日早先下过雨,雨水打湿了装饰餐桌的绣球花,甜点端上来的时候,天空仍然不情不愿地阴着脸。他们没有约过要在餐桌上相遇,于是遇见对方时只好装作全然陌生。离开时布鲁斯表现出殷勤的样子,为戴安娜举了伞又叫了车,避免她穿着很高的鞋子走过一段碎石路,而戴安娜把车子泊在后巷,等待布鲁斯钻进车门,在她踩下油门时挣脱他泛着潮气的天鹅绒外套。

他们把车子开到了远郊,在布鲁斯老宅子的旁边,戴安娜邀他去走一阵,他便没有拒绝。宣告季节更换的风来自大陆更深的地方,哥谭东北边的雨停得比市中要早,更早时日里下跌的温度早已给宅子周边泼上一层秋色,枯黄色掺进草野和林木中。

布鲁斯先下了车,回头看到戴安娜正绕过车子走向他。她赤脚踏过泛着潮湿的草地,手上拎着那双看起来近乎尖利的鞋子,背后则空无一人,只有旷野一路延展向浅蓝灰的天边去。在这副总阴沉着的哥谭秋日里,戴安娜纯白色的西服看起来近乎有点刺目。

“你想去哪里?”当她与他站成并肩后,布鲁斯决定发问。

“我听说这里有一条河。”她这样回答。

于是布鲁斯带她向那条河走去,沿着辟开了草野的车辙,一路穿越树林。这一路算不上全然单调,森林里仍有一处或两处很晚才被他的家族弃用的屋子,韦恩墓园里的那座小建筑也在视野之内,但戴安娜信步行走在落叶与潮湿的泥土之上,她观察,并且什么也没有问。

他们走得很快,不久便走得远了。树林深处更加昏暗,光线拍打在上个季节仅存的一点潮湿绿意之上,一切看起来都冷冰冰的。布鲁斯的目光掠过戴安娜细长领口间留出的那块皮肤,手指则掠过自己西装外套上的双排纽扣。已经足够久了,他想,在面对戴安娜时,他往往困于礼仪和实需之间。

“你看起来有话要说。”戴安娜向他挑起眉角。

“当我不能对女性说出我真正想说的东西时,我选择称赞她们的鞋子,然后她们就会高兴地放我一马。”布鲁斯用近似微笑的表情扯平他的嘴角。

“我给你夸奖我的鞋子的机会。”戴安娜扬了扬手臂,那双高跟鞋正挂在她的指尖。

“我喜欢这双鞋子。”布鲁斯拿捏出一个适当的声调来说,听起来像是不失真诚的调情。

“然后我会追问你刚才真正想说什么。”

布鲁斯叹了口气:“我想问你是否需要这件外套。”

“然后你会得到我的感谢。”她的音调透露出愉悦,她也确实表达了感谢——她靠近布鲁斯,在他的颧骨下落了一个吻,随之不得不为留在他皮肤上一点隐约的口红印而从喉咙中滑落出一个无奈的单音。她的嘴唇很近,呵气仍然落在布鲁斯的皮肤上,然后她的指尖贴住了他的脸,擦去那点错了位置的柔和颜色。

“那是你吗?还是这树林?”

“什么?”布鲁斯问。

戴安娜停下了步子。她的脚踩在碎叶之上,鼻尖在布鲁斯的下颌之前,然后她低了头,鼻梁贴上布鲁斯不曾剃得干净的下颌,在那略略扎人的地方轻轻地蹭了一下。

“那是你和树林。”她说着,手指轻快地正了正布鲁斯被领针固定的领带结,“你们闻起来不错。”

“Alpha。”他说,听起来介于抱怨和叹息之间,随即获得戴安娜在他鼻尖的一记轻点。他皱眉了一瞬,但戴安娜很快就在他的一步之外,留给他一个纯白色的背影和完全错误的前进方向。当他赶上前,几乎不用力地把她拉向正确的反向时,戴安娜扣住了他的手指。

他们终于一路走到了那条河,期间谈话涉及午餐上所见的一顶古董头冠的真伪,以及它新近的拍卖交易是否与近两千磅尚未运进哥谭的毒品等值。枯水季来得鲜明又响亮,河面已然窄了四分之一,午后的温度正一路跌向尚未到来的夜色中,薄薄的雾气顺着水流飘来。戴安娜一路向水流走去,看上去就是要直接走进河流中的模样,布鲁斯无意跟她一起踩进冷水之中,便等待在河岸上。他把双手藏进裤子的口袋,鞋跟轻微地陷进柔软湿润的泥土中。

戴安娜止步在河滩的软泥前,她弯下腰把染上枯叶和碎泥的裤脚折起一块。水的颜色正随日头和温度变更,藻类比热度更早退去,河水已比夏日清澈许多。晨间那雨远不够给水流加速,微风晃动波纹,进而晃动戴安娜纯白色的影子,其间的一点金色来自她颈间的金属饰环。

“你在这里有座房子,你没有告诉过我。”她望着河对岸说。

“你没有问过。事实上我住在这里,”布鲁斯回答,迎接上戴安娜的目光后他停顿了一下,“有时。”

“而你觉得我会更喜欢你的宅子。”

布鲁斯没回答。

“它适合你。”戴安娜听起来像是在称赞一件艺术品。

“当你不想对男性们说出你的真实想法时,你会夸他们的房子吗?”布鲁斯轻轻提了一下嘴角。

“我会向你说出我的真实想法,”她回应,“比如问你的房子里会不会有五秒钟就热起来的壁炉,还有那些令人觉得贴心的茶。”

“我有前一样,并且我有一台非常梦幻的咖啡机。如果你对玛歌酒庄的赤霞珠不感兴趣,我想我的酒柜里还有几瓶粉红葡萄酒。”

“你有粉红葡萄酒。”她用一个陈述句反问。

布鲁斯摊了摊手:“我有阿尔弗雷德。”

这答案太好了,戴安娜无从质疑抑或反驳。她向岸边走回几步,在布鲁斯身边停住步子。吹动发梢的风提示了她,她回望远处切割了地平线的几座小丘,那其后有一片浓云乘风而来。

“这个季节的天气比我想得更多变,”她说,“我们可能会遇上一场大雨。”

“有多快?”

“在我提着你的后领飞落到房门之后,在我们徒步绕过河流之前。”

布鲁斯说:“你知道我怎么选。”

他这样说着,听上去拥有一套无懈可击的逻辑和风度,仿佛踩着秋草一气跑回车里才是愚蠢的,被当头淋湿却是明智的选择。

戴安娜说:“如果你不愿回避,那为什么不等它来?它总是要来的。”

布鲁斯侧头看了她一阵,她嘴唇的线条从唇峰跌落后又微妙地上扬起些许。溪流送来一阵沉默,然后布鲁斯露出很浅并很真实的笑意。

“你听起来不像是在说雨,”他说,“倒像是在说麻烦。”

戴安娜笑出声来:“所以我们等它来?”

布鲁斯摊了摊手,解开外套的纽扣后坐在了草地上,颇为享受地伸直了他的腿。戴安娜抱着手臂打量他,眼神若有所思。

“我和阿尔弗雷德还不是很相熟……”

“你可以直接告诉他,他马上就会为改进你们的关系而做出努力。”

“不,我的意思是,我不知道——他会为你裤子上永远除不尽的干草而诵读古典戏剧里那些诅咒人生和命运的句子吗?”

“如果我把这过错推诿给你的话,不会。”

“哈,”戴安娜从喉咙里挤出轻音,“那他肯定为你着火的裤子发过愁。”*

“那是我7岁之前的事情。”对于这种话题他一贯对答如流。

戴安娜在布鲁斯身边坐了下来。布鲁斯挑眉去看她纯白色的裤子,她回以一个无辜的眼神,示意她没机会就此对什么人抱有歉意。那片低压压的云更近了,一度布鲁斯听到窸窸窣窣的声响,像是雨先落在远方更加干燥的草野上,但旋即他意识到声音来自他们身后的灌木。在他起身前,戴安娜止住了他的动作,然后齐腰高的叶丛间钻出一只小牝鹿,机警地用蹄子磕着地。戴安娜拥有抚过它头顶的机会,但它警惕地不肯靠近布鲁斯一步。

“总是这样。”布鲁斯说,手掌拍了拍膝盖。

“总是哪样?”戴安娜看着鹿离开的方向,“不讨小动物的喜欢?”

“不,”布鲁斯说,“总是这样,女神和鹿。”

这时候雨才是真正落了。没有雷声,风吹着绵密的雨线浇下来,敲在草上,敲在布鲁斯的玻璃房子上,敲到河面再敲在他们身周,雨声在几秒钟的渐进中听起来完全不一样。戴安娜辗转到布鲁斯的两膝之间,他仍坐着,而她跪正了身子,手指从布鲁斯的后颈向上滑进他的头发里,一路从头顶到眉心,再沿着鼻梁落到嘴唇。

“我该吻你吗?”她低声问。布鲁斯轻微地仰起脸,雨水沿着他的下颌滑落到脖颈上,在他回答前她先吻了他的喉咙,他微微睁大了眼睛,然后她的嘴唇逐渐上移,吻他的嘴角和面颊。她逐渐尝到雨水的味道,布鲁斯的呼吸声在她耳边愈发清晰。

“我晚上会去查那笔钱。”这是他的回答。

“而这会让你变得仁慈吗?”她用指腹蹭过他的眉骨,“如果我们在你守卫哥谭前先做爱的话。”

“你知道的,”布鲁斯说,“没什么能让我仁慈。”

这回他主动投进这个吻里,戴安娜咬他的嘴唇,把他推进草地中去,雨滴也吻他的眼睛。


09

【车门把手在这里】


to be continued

==========================================

* lier lier pants on fire~

*这文长久以来有个bug就是在DCEU当前时间线里韦恩家的豪宅已经毁了……anyway,既然似乎没人发现我就瘫着了

评论(6)
热度(91)

© Lanthe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