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theo

请给我更多的传奇与歌谣。
挖坑遍野,博闻杂食。
寻坑见首页链接和归档。约稿请私信。
http://weibo.com/lantheo

【DCEU/超蝙】星辰暗面 Far Side of the Planet 05

这章终于搞了出来\(//∇//)\
虽然很多细节卡了很久,但写出来才感受到长篇的美好。
就像盆友说,像是在昏天黑地地挖矿,但最后一镐打出了宝石XD

星辰暗面:

17岁的克拉克·肯特在一次突如其来的龙卷风中,为了救他的父亲暴露了自己的异能,于是阿曼达·沃勒(The Wall)找到了他;数年后,这位成为ARGUS特工/自杀小队成员的超人面临一个任务:抓捕蝙蝠侠。




【说明及警告】


【上一章】


【分级】R(目前为止)


本文由 @来自中世界 与  @Lantheo 合写。




卡了一段时间,决定加个前情提要:
布鲁斯前往ARGUS总部试图获取超人相关情报,却被超人认出并阻止。迪克回到哥谭,蝙蝠侠与他做出了下一步计划。
超人在太空中执行任务,破坏了韦恩集团卫星中蝙蝠侠系统,而后他接到两条信息:蝙蝠侠出现了,ARGUS总部遭到入侵。


===========================




05




二十一分钟前,同一条系统紧急广播也发送到了地球上的许多设备上。


华盛顿特区的一座白色建筑里,某条走廊上,一个穿军装的年轻人扫了一眼手机屏幕。过了两秒钟,他眨了眨眼,又扫了一眼。


BR101,没错。BR,过了片刻他才想起代码的意思:这种事从基地建成以来就从未发生过,它意味着有人不仅闯入了基地,并且成功入侵了核心情报系统。他又瞪了几眼,好像希望这行文字从屏幕上消失,或者再来一条信息,告诉他这是个误报。


过了一分钟,他终于敲响了走廊上的沉重的橡木门。十几秒后,脸色阴沉的阿曼达·沃勒随他走了出来。她一言不发地从他手里接过通讯器塞进耳朵,然后走到走廊远端。


“我是沃勒。汇报情况。”


“没有任何信息被窃出基地,一些加密情报被上载了,但是没有任何终端接收。能解码我们的加密的设备就算存在,他也不可能随身携带。”


沃勒无声地诅咒了一句:“但警报没有解除?‘他’是谁?”


“入侵者还在基地里。楼层已经全面封锁,他跑不掉的。”


“被窃的是什么信息?”


“我的权限不能查看内容,长官。超人类档案,Alpha001号——”


这回沃勒骂出了声,手指收紧成拳。片刻后她才重新开口:“汇报肯特中士的位置。”


“仍在空间任务中。出近地轨道后就没有返回位置和通讯信号了,只断断续续收到任务进度,这种故障挺常见——”


“把他给我弄回来,现在。”沃勒干脆地打断了对方,“我不管你们怎么联系上他。”


“是,长官。”


“入侵者要在可以接受审讯的状态。”


“是,长官”


“抓住他,或者肯特出现了再联系我。沃勒,完毕。”


沃勒没有摘下她的通讯器,径直推门回了之前的房间。一位特勤人员似乎想要拦住她,却在她的瞪视下缩回了手。


门在ARGUS的总管上校身后沉重地阖上。




大气电离层的边界上,超人的通讯恢复了。


基地在呼叫他,通讯器连续不断地震动。他接通线路后,通讯器的另一端几乎同时切进专线里去,然后他听到沃勒的声音:“肯特,你在哪里?”


“等待降落批准。”他说。


“你已经被批准了。”沃勒沉沉地回应。


有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里,超人悬停在ARGUS基地的管制空域外。夜里原本只有微光照明的基地像只瞌睡的巨兽,如今它醒了过来,腹腔中发出喧闹的轰鸣,探照灯巡回切割着夜色。他甫一降落,待命的地勤人员立刻把他从太空工作服里扒了出来,直接塞进显然是匆忙准备的IIIA级防弹衣和战术靴中,凯夫拉头盔和聚酯护目镜一应配齐。地勤长塞给他一套通讯设备,把便携式显示器扣在他的手腕上,便把他赶进了应急通道。


“肯特就位。”他向沃勒汇报,眼睛扫过显示器上的任务说明。基地底层的信息库被盗取了,监视器最后一次捕捉到可疑目标来自机库层,一个特勤小队正在那里待命,肯特中士分到了16个人。


“捉活的。”沃勒言简意赅。


紧急状态中升降梯速度降了一倍,克拉克在缓慢的降落中观察着监视器捕捉到的异常——五秒钟的视频里,一个黑影从警示灯红光疯狂旋转的走廊拐角掠过。他选择了按帧输出和画面强化,但那只是一个黑影而已。


他到达了机库层,全副武装的士兵在升降梯正对的控电室等待,克拉克在这里补全了他的最后一件装备,填充实弹的M4A1步枪。


“行动维持不致命状态,开火前必须上报。”他发布要求,调试着他的通讯器,“我要切断通讯线路了,长官。”


“批准,”沃勒的声音伴着电流作响,听起来正为分秒流逝的时间而不耐,“抓到他,肯特。”


他闭合了特勤组的通讯,现在他们在一个完全封闭的线路里传递信息,不易被窃听也不易被扰乱。行动前的最后一步,小队切断了整层的电力,克拉克分了八个人从东侧搜寻楼层,他带走了另外的八个。


夜视镜中士兵身影的边缘发出莹莹的绿色,数双战术鞋踏过铺有特殊材料的地面。不到十分钟前这里还回荡着基地尖利的公共广播,伴随着螺旋嗡鸣的警示电音,现在漆黑的走廊间寂静如同午夜的墓园,他们紧贴冰冷的墙壁行走,仿佛能听到墙壁中残余的回音。


“Echo1【注】区域安全。Bravo完毕。”通讯线路传来另一队士兵的回报,伴随着合金门滑动关闭的声音。确定Echo1区域——整个楼层最东翼的区域清空后,特勤小队会使用紧急状态下的特殊权限封闭该区域的通路。地毯式的排查会持续到发现异常为止,两队的汇合地点是机库的入口处,然后他们会重点排查机库,那里的对外出口已经全部封闭,对内有一个升降平台和两个升降机联通。


“Whiskey1区域安全。Alpha完毕。”克拉克对通讯器说。


“Echo2区域安全。Echo区已封闭。”


“Whiskey2区域安全。Whiskey区已封闭。”


他们继续前行,嗅到空气中一股若有若无的机油味道。这一层的地形并不复杂,多数区域被切割为飞机的配件仓库和修理区,夜间大多空间本身就被封闭,其间通道分布十分简单。克拉克的小队接连搜寻过走廊,他们路过了捕捉到异常黑影的Golf区,但那里唯余空旷。


克拉克等待着一个征兆,或者一个变故,平静使他受训过的那份本能感到无时不刻的危机重重。终于他分辨出一个心跳,一声呼吸,独立于这一层中的十七种呼吸和心跳之外,遥远而清晰。他行走,等待,计数——心跳每三秒才有一次,呼吸间隔在一分钟以上——浓重的受训痕迹令他感到强烈的熟悉,像一只冰冷的手摸在他的后颈上,愤怒的战栗滑过他的脊背。


“Golf区域安全。”


另一组士兵离那个沉重而结实的心跳更近了。潜行者正在蓄力,心跳声不断加速,渐进的节奏如同有人在中夜里敲着一面鼓。


“Alpha呼叫Bravo,”克拉克按下了通讯器,“情况异常,维持警惕。”


“Bravo收——”


在通讯完成的前一瞬,他们的线路尖叫起来。剧烈袭来的噪音宛如尖锥插进耳道,随之而来的是Bravo组士兵急促的脚步和猝然加重的呼吸。Alpha组的士兵警惕地扫视着走廊,漆黑的枪口划过更为浓重的黑暗,但那个心跳已经不在原处,十七个心跳混在了一起。克拉克原地做了一个通讯测试,确定他们只是被干扰了一次,便用手势示意继续前行。


“Bravo,报告伤亡。”


“两人被击倒:未致命。目标又消失了。”


“加强警惕,前往机库。”


克拉克摘下了他的夜视仪。这东西与他手里的枪械一样,除了维持他“肯特中士”的表征外作用全无,尤其在此时,人造物只能成为他的阻碍。他们仍按原计划展开搜索,士兵的呼吸无一不因突发事件而沉重,但逐渐的,有一个心跳声再次脱出队列之中。入侵者正在从后方接近克拉克的小队,他的行动速度极快,却几乎没有发出声音。克拉克回望战术队列最末尾的两名士兵,几乎确定那就是入侵者这次的目标。


然而他猜错了。


一颗闪光弹落在走廊里,一个人影从他们头顶掠过,一根漆黑的短棍袭向队列最前的那名士兵。入侵者的凯夫拉制服再次使克拉克感到熟悉,但那不是蝙蝠侠,蝙蝠侠不戴多米诺面具,蝙蝠侠不是个孩子。


闪光弹熄灭,被袭士兵的身躯伴随着闷响软软倒下,克拉克什么也没有做。入侵者以体操般的动作掠过走廊时无意识地与超人打了个照面,在一双能透视的眼睛前他全无秘密可言。他制服的夹层里藏着一个小小的发射器,他的面具下藏了一张过于年轻的脸。克拉克分辨出他的装备与蝙蝠侠那些小玩意的相似性,但不能确切分辨他的年龄——然而十七岁、十八岁和十九岁又有什么不同?


克拉克听到入侵者前往机库的脚步声。这个方向对了,他知道他接下来要做什么。


“卧倒!”肯特中士猝然叫道。当所有的士兵下意识遵循了战术防御的本能时,超人比子弹更快地冲过走廊,在他身后,整个Alpha行动组都陷入了昏迷。




迪克·格雷森在ARGUS基地机库层漆黑的走廊中奔跑,一颗汗珠自他的脸颊落下。


他身后某个位置传来一声突兀响亮的“卧倒”,他下意识疾停脚步,背心贴紧墙壁,尽量放低呼吸。黑暗沉默着,几秒钟里他像是漏进一个漆黑静止的时空裂隙,寂静使黑暗变得粘稠而窒息。


一阵低沉嗡鸣的电流声掠过他的耳畔,黑暗被光撕裂了。溴钨灯照亮空荡无人的走廊,面具目镜部分迅速调节了他的视野亮度,迪克听到自己骤然加快的心跳声。他暴露在光下,仿佛是猎人拎出兽笼的猎物,被潦草而粗暴地扒下了皮。他用余光去望,走廊墙壁上的监视器却没有亮起警戒闪烁的红灯。


电流声在继续。墙壁里的电机转动起来,有什么被拉升,继而停止,机械卡顿出沉闷的金属撞击声,一连三次。


那是一个起降平台,或者一扇门,迪克想。旋即他意识到那是通向机库的三道封闭闸门被打开了。


“蝙蝠侠?”他低声询问已被截断的通讯,希望得到回答,但线路中只有静默。静默已经持续了近三十分钟——正是那个通讯断开的时刻,本该按计划被干扰的基地监控系统发出了警报。计划出岔子了,然而迪克无从得到答案,他无从得到任何消息。


现在只有他和ARGUS了。


他更加警惕地拐过另一条走廊,墙壁上布置着指示方向的应急灯,机库就在前方,如同一个转机,也像一个陷阱。


红外探测仪在这时向他的耳道尖叫,至少六个士兵正从他身后接近。基地对外的所有通路毫无疑问都已经封闭了,但机库门总会有从内部用机械方法开启的可能性,迪克·格雷森选择前行。他抢在ARUGUS的特勤组到来前进到机库,隐藏在F22战机的队列后静默观察。


ARGUS半地下式的机库是一个笔直、高耸而巨大的矩形区域,深灰色的装涂在溴钨灯光下明亮冰冷得就像是霜。无柱式的结构使得迪克能够一眼望到机库尽头,那里不连接跑道,但有数个出口供牵引车和飞机进出。


然后士兵到达了,当先是六人的小队,紧随其后到来的却只有一人。


“散开,搜寻。”最后到来的那人用战术手势这样表达,“他在这里。”


迪克被迫屏住了呼吸,但随之而来的噪音给他制造了便捷。不知是否是遵从了命令,最后到来的士兵再次封闭了机库通向ARGUS基地主体建筑的三道安全闸门,只留迪克和统共七个士兵在这偌大的、空旷的机库之中,现在他所需的只是潜伏和耐心而已。


迪克决定出击。他曾花费漫长的时间学习潜行与缉拿,只要他维持隐蔽,身在明处的是拥有重火力的凶恶毒枭还是ARGUS的特勤小队,于他而言并有什么明显的区别。他在战机的丛林中悄无声息地移动和等待,寻找适合突破的士兵,机翼的阴影保护他,而他也如一片移动的影子。


第一次尝试几乎是顺利的。他轻轻放平昏迷士兵的身体,却在抬起头的同时听到远处另一具躯体落地的沉重声响,紧接着是一声爆炸,来自升降机的方向。一架AH-64D武装直升机隐藏了他的身影,迪克侧耳倾听,却在一时间无法确定爆炸是否影响了自己的听力——没有脚步声,一个都没有。


纯黑色的凯夫拉制服下,冷汗流过迪克·格雷森的脊梁。


他重新开始移动,比先前更为谨慎,也更为恐惧。他正接近机库左侧的墙壁,一排AH6直升机后倒着一名士兵,位置却与他先前听辨的不符。他警惕地抬起头,毫无征兆地对上了一双蓝色的眼睛。他认出那名最后进入机库的士兵。


迪克无声地抽了一口气。他的身体比意识更先行动,攻击出于本能,但当他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士兵已经掐住了他的喉咙。被窒息感拉长的几个瞬间中,他的挟持者似乎在空中上升,而他正绝望地试图用双手掰开对方的手指,脚尖艰难地在地面维持平衡。陡然间士兵松了手,却非出于仁慈,不等迪克找回自己的呼吸,对方抓住他的制服前襟,把他拉进了空气里。


对飞翔的格雷森而言,有生以来的第一次,飞翔不是起自高处,而是起自地面。他在空中的轨迹划出一道抛物线,那个士兵几乎是把他扔在了机库半空中停着的起降平台上,他被迫接连翻滚,化解自己摔断手脚的危机。


“检测到爆炸,肯特。汇报情况。”


一个冰冷的女声突如其来地响起在迪克的通讯器里,迪克用尽全力才没让自己叫出声。他愣怔了一瞬,这才意识到自己的通讯居然在不知不觉中恢复了——窃听功能缺少初始设定,直接按照默认程序把他推进了基地最高加密线路中。


“入侵者已在机库被控制。”男声响在通讯线路里,也响在机库内,回音在墙壁间空荡荡地互撞。


迪克尝试着站起身,一切不真实正以绝无仅有的可能变得真实。机库仅存的升降机工作起来,似乎ARGUS的指挥层重新派下了一个特勤小队,然而那个士兵悬浮在半空中,在不可能的距离,以不可能的精准把一颗战术手雷投进了升降机的入口。


爆炸响起的瞬间,迪克把通讯重接入蝙蝠侠的线路。


“是他。”他低声说。下一秒,通讯器被他扯出耳朵,在脚下碾成碎片。


爆炸引起的碎裂声中,超人的声线平稳得近乎机械:“升降机损坏,Delta组停止行动。Charlie组到升降平台待命,准备接应。肯特,完毕。”


他说完这句,倏忽降落在平台下方,一脚踢下了平台的手动控杆。升降飞机的机械显然不适合载人,随着一声巨响,过轻的负重使平台剧烈地摇晃起来,迪克在缓慢的上升进程中被迫踉跄,而超人毫不费力地追上了升降平台的速度,他从空中落在迪克面前,如一颗楔入钢铁的长钉般不摇不晃。


机库太过寂静,没有任何一个不省人事的士兵重新醒来,平台抬升的噪音被空间扩大数倍,近乎震耳欲聋。一个ARGUS特勤组正在他们的头顶等待,但这不是结束。整个夜晚中的第一次,X特遣队的肯特中士——ARGUS的超人与基地的入侵者正面对面地独处,前者为创设这个条件不惜袭击他的队友并毁坏基地的设施。他们还有不到两分钟,超人摘下耳机,让通讯的另一端淹没在升降机的轰鸣之中。


迪克尽力站直身子。他等待,而超人在一个眨眼间靠近了他,当先一把撕下他的面具,旋即拽动他的领口,将他们的距离拉近得令人不适。


“记住我接下来说的每一个字,否则你的余生会在阿曼达·沃勒手里彻底完蛋。”超人听起来是冷酷的,但他的语气不像是恐吓,而像是命令。


“第一,不、要、说、出和蝙蝠侠有关的任何事,不、要、说韦恩和韦恩集团。你是个人类,华盛顿会有人把这事放在法律框架里。”


迪克听到自己的心跳,那力度仿佛能撞裂肋骨。他们升得愈发高了,有一盏灯直射着迪克的瞳仁,没有护镜的调节,迪克被迫闭上了眼睛。他短暂地重归这一夜的黑暗,并在黑暗中听到机库顶端的活门匀速滑开的声音。


“第二,无论谁说得多么动听,不要加入X特遣队,不要同意任何减刑协议。如果我在小队里看到你,我不介意你是死掉,还是到死为止只能靠插管进食。”


超人的手指如扯开纸巾般撕裂了他制服的暗袋,取走了先前插在ARGUS服务器上的上载装置,又将脚边的通讯器碎片踢向机库下方。


活门滑到尽头,肯特中士戴回耳机。三十秒后平台升到了顶,射灯将ARGUS的飞机跑道照亮犹如白昼,Charlie行动组按平台边缘排列待命,HK416突击步枪的枪口连线成一个致命的矩形。


迪克·格雷森高举双手,双膝跪地,然后面朝下方趴了下去。






TBC




【注】文中出现的代码是北约用的字母代码音标:A - Alpha  B - Bravo  C - Charlie  D - Delta  E - Echo  F - Foxtrot  G - Golf  H - Hotel  I - India  J - Juliet  K - Kilo  L - Lima  M - Mike  N - November  O - Oscar  P - Papa  Q - Quebec  R - Romeo  S - Sierra  T - Tango  U - Uniform  V - Victor  W - Whiskey  X - X-ray  Y - Yankee  Z - Zulu

评论(4)
热度(138)

© Lanthe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