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theo

请给我更多的传奇与歌谣。
挖坑遍野,博闻杂食,骑墙能手,什么都写。
寻坑见首页链接和归档。约稿请私信。
http://weibo.com/lantheo

【DCEU/超蝙】星辰暗面 Far Side of the Planet 06

更新啦!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蝙蝠侠已经被超人踢下了线】

星辰暗面:

17岁的克拉克·肯特在一次突如其来的龙卷风中,为了救他的父亲暴露了自己的异能,于是阿曼达·沃勒(The Wall)找到了他;数年后,这位成为ARGUS特工/自杀小队成员的超人面临一个任务:抓捕蝙蝠侠。

【说明及警告】

【上一章】

【分级】R(目前为止)

本文由 @来自中世界 与  @Lantheo 合写。


看这章前强烈建议回顾一下第五章【手动笑哭脸】剧情信息量大,更新略慢,继续前情提要:

超人在太空中执行任务,破坏了韦恩集团卫星中蝙蝠侠系统,而后他接到两条信息:蝙蝠侠出现了,ARGUS总部遭到入侵。

迪克潜入ARGUS时突发通讯中断,本来被干扰的监控重新上线,触发入侵警报,超人赶回来,经过一番曲折抓住了迪克。

===========================


06


蝙蝠侠并不相信他的计划理所应当被顺利执行,但那一日里,差错出现得还是太早了些。

他深知超人的出现意味着在蝙蝠与“城墙”的角力中,彼此试探和暗中压制属于过去,ARGUS不会再有所保留;进而情况再度升级,蝙蝠侠知晓超人的存在却仍然逍遥法外,ARGUS必已将他列为最紧要的目标之一。他也考虑到了超人这次未必会再单独行动,而那些可能存在的“队友”恰好确保无论情况如何,战场上都有愿意使用极端暴力的人。

这些都没有错。

只是他没料到——超人根本没有出现。

代替超人行动的自杀小队尚不是关键,没有超人的自杀小队不过是一群穷凶极恶之徒,蝙蝠侠在与他们打交道上可谓造诣颇深。真正致命的一点在于半小时前他与迪克间突发的通讯中断:毫无预兆也毫无转机地,频道中瞬间爆发的白噪音冲进耳道,让他刹那间想起ARGUS总部里某个紧邻女更衣室的小凹室。

他无从知晓变故的来源。上一次令人不想回忆的ARGUS之旅收获寥寥,所得有效信息大概只有ARGUS保密信息层的传输模式——基地信息系统与外界普通网络的连接完全被屏蔽,系统内部又分为互不相关的两层:高保密级别层必须通过物理接入服务器才能访问,专用的通讯卫星则可以访问低保密级别层,其中涵盖基地自身的内部无线网络与监控。

搞定一个通讯卫星本该是整个计划里最简单而保险的一环。蝙蝠侠用他的私人卫星远程侵入了ARGUS总部的低保密信息层,这里得不到他想要的情报,但可以干扰监控系统,维持与迪克通讯,并让迪克将从高保密级别层的服务器上获取的信息上载到卫星,进而发送回蝙蝠洞。

但就在三十分钟前,那枚已经无故障运行两年的卫星失效了。

那么迪克的行动也已不受卫星干扰的保护。

蝙蝠侠的斗篷倏忽展开,他从檐角落下,留下回旋镖队长无知觉地躺在屋顶上。在他的双脚触及地面之前,一声撕裂的响动挠动他后背警觉的神经,他立刻意识到斗篷被大口径子弹撕开了一翼,但这没能阻挡他轻巧地翻滚落地,闪入对手的射击死角。

还剩下两个。

蝙蝠侠并未停留,他需要尽快结束这场莫名的战斗,他没忘记超人依然随时可能出现。他射出爪钩枪,然后从窗户撞入了面前建筑的二层。与死射对抗需要尽可能复杂的地形和拉近距离,而哈莉·奎因——他猛然意识到在过去的将近一分钟里,他失去了对哈莉的位置掌握。

尚未来得及开始重新定位敌人,子弹破空的声音让他反射式向侧闪避,但子弹还是擦过了他的头罩,撕开了外层,在内层的防弹材料上划出一道凹痕。再精良的护甲也不能完全消除这种震动带来的晕眩,蝙蝠侠艰难地集中起注意力:这不是死射为专门对付他换上的大口径空心弹,而是哈莉的柯尔特巨蟒型左轮手枪。

“小蝙蝠?”哈莉的声音响起在空旷黑暗的废弃建筑里,尖利,嘶哑,又有种莫名的快乐和甜蜜,“不出来叙叙旧吗?自从听说他们让超超去找你,我就以为只能在监狱里见到你了——”

然而,在与蝙蝠侠的激烈打斗中,即使身为哈莉·奎因也只能暂时住口。十几秒后,那支巨大而沉甸甸的手枪在地上打着旋滑了出去,蝙蝠侠的小臂顶在哈莉·奎因的咽喉上,那温热的、白皙的皮肤与漆黑的腕刃间只有毫厘之差。

“奎泽尔医生,我正想咨询几个问题。”冰冷低沉的声音从蝙蝠侠的喉间发出。

“叫我哈莉,小蝙蝙,我很坚持。”哈莉娇滴滴地说。下一刻,她以危险而迅疾的速度从蝙蝠侠的臂甲下滑出,尖细的鞋跟碾过蝙蝠侠的膝盖,一双穿着网袜的长腿蹬住墙面。然而蝙蝠侠腾出手来粗暴地粉碎了她翻身摆脱钳制的企图,哈莉被仰面摔在地上,生理性的泪滴从她的眼角滑落下去,但她咧嘴露出一个夸张的笑容。

“你认识超人。”蝙蝠侠送出一个陈述句。

哈莉大笑起来,话音在灰暗空旷的空间中久久回荡:“你怕了,小蝙蝠?哦天呐,小可怜,我真想给我的布丁打个电话,哈哈哈哈……”

“他是谁?”蝙蝠侠的声音听起来急促,但冷酷而不为所动,“他是什么?他在自杀小队多久了?”

“可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蜜糖?”哈莉睁大眼睛,露出一种天真好奇的神情,“我以为你不愿当我的老朋友呐。”

蝙蝠侠的一根手指点在了她的头颅一侧:“我研究过如何安全拆除沃勒的纳米炸弹——”

哈莉嘻地一笑,闪开了他的手指。

“知道怕是对的,小蝙蝠,不过你也别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我还蛮喜欢这种你当罪犯、我当警察的剧情,”她说着,用手指正冲蝙蝠侠的眉心比了个开枪的手势,“真可惜,下次只能在监狱见啦。”

蝙蝠侠失去了耐心。哈莉·奎因或许还保留了一点哈琳·奎泽尔医生的本能,能把超人心理和人格的专业信息无意说漏嘴,但这种可能就如他验证的那样微乎其微,她也绝非可以信任的合作伙伴。何况以他对沃勒的了解,自杀小队成员不可能有机会接触真正的“机密”,除了已经被炸掉脑袋的那些。

当蝙蝠侠不期求从哈莉·奎因身上得到信息,再次击倒她时,他出手比先前重得多,以确保她没有尽快转醒的机会。他在昏迷的哈莉身侧站了一秒,判断这次耽搁让他先前的计划落了空,他没有足够的时间穿过这座旧公寓楼绕到死射背后,而当他从建筑另一侧迈进室外,熟悉的子弹声果然又如影随形而来。

旧港口闷着浓云的夜色里,子弹与黑暗骑士追逐周旋。在阿曼达·沃勒决定对蝙蝠侠放出所有脑内有炸弹的疯子之前,死射无疑是自杀小队里最难对付的一个。蝙蝠侠在沉默而巨大的仓库间隙中迂回前进,致命的射击穷追不舍。他能感受到至少有两发子弹击中了他的防弹装甲,胸口和腹部都传来令人不耐的隐痛,但不间断的高速移动迫使死射放弃了大口径步枪,他手腕上的改装枪射出的弹头远不足以击穿蝙蝠侠的防御。

互相追逐中,死射踩进了一个他先前布下的爆炸装置,而及时的躲闪意味着对蝙蝠侠暴露自己的位置。敌人在他的视线死角,蝙蝠侠决定用一个遥控蝙蝠镖解决一切。徐徐消散的爆炸声在无数混凝土建筑和锈迹斑驳的集装箱间一点也不响亮,但布鲁斯想他的注意力是太过集中,才让自己几乎忽略了通讯器中一道轻柔如同耳语的电流噪音。

遥控蝙蝠镖起飞,下一刻,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掠过他的耳畔。

“是他。”

随之而来的是凶狠的碎裂声,存在了不到十秒的通讯彻底中断。蝙蝠侠的手指在控制终端上不由自主地一滑,遥控飞镖撞了一块老砖,释放出毫无意义的神经毒气。

那是另一颗韦恩集团的通讯卫星转到了北美上空,他机械地想道。那是迪克突如其来地重新上线,又彻底与线路断开了联系。

死射再度藏身进隐蔽而绝佳的射击位置,而蝙蝠侠在荒芜的夜色中展开追击,愤怒灼痛他的胸膛,几乎把他的自制力烧干。

他扑了个空。

一挺改装过的AR-15步枪跌落在地,他抬头去望,杀手正不省人事地趴在空仓库二层的窗沿上。面罩之下,蝙蝠侠霍然睁大了眼睛。

所有角落中的黑暗都仿佛活了,正如巨浪般向他倒压而来来。他沿面前的窄路一路奔至开阔地,步伐莫名沉重,胸膛不住起伏。欲雨未雨的夜里,一切都像要被气压碾进地里去。

有什么东西被丢在他脚边的尘土里。蝙蝠侠猛然刹步,低头凝视——在装甲靴的一侧,死射的单眼瞄准镜仍在发出莹莹红光。

然后地面上出现了另一个影子。

“是他”——蝙蝠侠新鲜的记忆刺痛起来。

超人伴着雷声降临。

哥谭下起了雨。


布鲁斯享有三次深沉的呼吸。

他听得到自己愤怒的气血随着加速的心跳涌动,焦灼伴着隐痛在胸甲内回荡。第三声呼吸方止,他尚来不及说出第一句话,超人以无人能够看清的速度逼近,一股巨力冲撞进他的胸膛。在有所意识之前,他已身处半空之中,而随后紧迫局促的翻滚落地耗尽了他磨炼十年的战斗本能。

雨骤然大了起来,他膝盖碾出的泥坑中溅起水花。当他起身的时候,仿佛刻意嘲笑着万有引力与人类的局限,超人正悬停在他头顶之上。

布鲁斯不得不抬头仰视。昏暗之中,超人的面容就如他先前见过的那样毫无表情,但这一次,布鲁斯在他的双眼后辨出涌动的愤怒——这倒与蝙蝠侠自己心中烧灼的焦怒相得益彰,幸而他的自制力还能将头脑放在暴力之前。

“我们需要谈谈。”

蝙蝠侠喉间终于挤出了话语。他重新装备起伪装和表演这一套,因为面对超人时,他只能自己创造转机。他的声音没能像他希望的那么稳定,但变声器差强人意地弥补了这一点。

“我屏蔽了这里的通讯,包括卫星定位信号,你不用顾忌ARG——”

再一次,事实证明人类的反射神经无法跟得上超人的运动。布鲁斯试图格挡的手臂举起来的时候,他已经感觉到脊背撞击在旧砖墙上,而超人的一只手扼在他的咽喉间,竟极具讽刺的与他方才制住哈莉的动作有几分相似。

“能对你说的话我已经说完了,韦恩。”超人低吼道。

布鲁斯下意识间抓住了对方的手臂,却发现掌心下的质感丝毫不像一只手臂,倒是坚硬得如同一座有温度的石像。石像的肌肉正因愤怒而细微地颤抖,一道闪电在这个瞬间照亮了对手的面庞,布鲁斯一刹那间意识到,这个年轻人正竭力掌控着情绪与过于强大的力量,避免掐断他的喉咙。

甚至于那钢铁的手指施予他脖颈的压力还不足以阻止他张口说话。

“你击倒了死射,我还以为他是你的队友。”这次他张口时的平稳令人满意。他不知道现在拖延时间是否还有必要,他的内心恐怕比对方更加急迫,但他必须控制,他还不能先提起他所忧虑的一切,他还是需要在比拼力量外的一切方面占据上风。

超人发出一声冷笑,将没有扼住蝙蝠侠的那只手转向他。他的手腕上挂着一个毫不起眼的小设备,他抖了一下手腕,甩脱它的同时又电光火石地用单手接住它,拇指在其上以看不清的速度完成几下操作,一条绿莹莹的屏幕亮了起来,显示出一排名字,对应着下面红光闪烁的按钮。

尽管以前没见过这东西,布鲁斯当然还是认出了自杀小队的引爆开关。

“我猜队友们也不怎么喜欢我。”超人说着,几乎是随手操作了一下,蝙蝠侠的脑海中瞬间闪过一声爆炸音,但那屏幕和按钮都只是暗了下去,“我记得你说过你不想加入。”

“是的,但我觉得你也不想留在那里。”布鲁斯说,计划内的台词让他语速快了起来,“我声明过了,孩子,我想帮你!沃勒有你的什么把柄?”

“不,你只是怕我,想套出我的弱点——我不存在弱点,现在你知道了。”

蝙蝠侠咬紧了牙关,一阵暴怒和焦躁如同疼痛般席卷过他的胸腔。他想一拳捣进对方雕刻般的脸孔,他想把超人摔进那些砖头和水泥里,他想掐着对方的颧骨,嘶吼着让他讲出关于迪克和今夜ARGUS基地发生的所有。然而这一切都不可能,他只能掩饰,他只能迂回前进。

“肯特——如果这真是你的名字——我能猜到沃勒给你灌输了什么,但我不觉得你真的接受了她的价值观……”

打断他的是一声燥怒的低吼,他的身体同时再次被拉到半空。超人仿佛真的不知在不杀死他的条件下还能怎样做,一秒的悬空后,布鲁斯第二次被摔进小巷的雨水里。

“我是个士兵,韦恩,我的价值观不用你费心。”

“那么为什么——为什么我到现在还没被铐到沃勒面前?!”布鲁斯也吼了起来,他第二次站起身,直视着重新逼近到面前的超人。

这次超人伸出手,揪住了他制服领口的凯夫拉面料。

“因为,”超人一字一顿地说着,一寸一寸把他扯近到一个极度令人恐惧和不适的距离,“布鲁斯·韦恩——”

一声突如其来的撕裂响动,伴着错误的施力方向给耳朵带来的火辣辣的疼痛,超人粗暴地拽下了蝙蝠侠的头罩,“在这个可笑的玩意下面——”头罩被随意而不屑地丢了出去,“啪”地一声落在泥水里,超人冲着布鲁斯猛然暴露在雨水中的脸咆哮起来:“——你还是个人类!滚出这些超自然的恶心事,你还有个能善终的普通人生可以过。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让我们这些怪物自己呆着!”

就是这里了,布鲁斯想。这个轻易而无理的批判如同红热的铁剑戳穿了他的胸膛,戳穿了他所有的耐心和伪装,终结了这场毫无建树的谈话。他的怒火随着他心中暴怒的风暴盘旋而起,让他的每一根神经都暴躁、灼热地颤动起来。

“你对我的人生一无所知!!”布鲁斯低吼而出,他的心跳和嘶吼仿佛融为一体。他大概真的发挥出了人类极限的速度,握住对方的上臂的同时他依照日复一日的战斗本能上步绊腿,转身猛然发力。世界似是静止了一刹,超人不及反应,被一个用尽全力的过肩摔砸在泥水中。

但蝙蝠侠的胜利只持续了一瞬。超人倒地时溅起的雨水还未落下,这个会飞的怪物就以人类绝不可能做到的姿态和速度弹起了身;布鲁斯的手臂尚未收回,钢铁般的钳制便扯着他整个人脱离了地面。他属于人类的大脑无法理解超人的动作,也不及反应轰然而至的天旋地转,当他的意识终于与他的感官咬合,他第三次倒身于泥水之中——唯独这次,是超人把他撞在了地面。他在那些短促而混乱的瞬间中听到脊背受撞的闷响,难以判断具体所在的骨节“啪”地抽响一声,他尝到嘴里的腥甜,幻觉似的某个瞬间里有血色淹没了眼前坠落的雨滴。他想要起身,然而耳畔疯狂的嗡鸣和周身碎裂似的疼痛一起把他压在原地。

紧接着,一只黑色的作训靴踩在他的肩膀上,超人在极黑的雨夜之下俯视,交叉闪电分割了海港的天空。

“我对你指使一个孩子闯入国家级军事基地的人生确实一无所知。”

超人的话和冰冷的雨水一起砸下来,布鲁斯却只觉得它灼热如同熔岩。布鲁斯原想说出的大约是一句凶狠的质问,因为竟“是他”胆敢当先提起了迪克,但他张开嘴发声前当先被喉咙里涌上的血沫呛了一下,最终急切吐出的词句也嘶哑得几乎破了音:“咳,他——你对他做了什么?!”

布鲁斯再次试图起身,但肩膀上那只脚加重了力道,几乎要将他的骨骼碾碎,迫使他发出一声痛嘶。

“不,你该自问:你对他做了什么?”超人的双眼逼视着布鲁斯,“你把他送到了何等境地?”

这出乎意料的反问让蝙蝠侠一时怔然——讯问调转了方向,施暴者率先向他发难。脑中海啸一般的分析和思考推倒了他原有的一切猜测和规划,他试图代入超人的思维去寻得新的回应方法,然而当先的几秒里,他的思绪实则一片茫然,只有冰冷的雨滴砸在脸上。

“他还活着。”最终,蝙蝠侠这样说。他用陈述句,但这不是一个判断,他甚至不知超人是否会回答。沉默中绝望钻进他的心脏里,超人的目光在他的脸孔上来回扫视,而他只能直视那双蓝眼睛,试图分辨出那愈发复杂的目光后的东西。

“他还活着,”超人松了口,“但你能了解的到此为止了,韦恩。”

这不是个好句子,但布鲁斯必须承认,哪怕他还仰面倒在泥水里,这仍是他今夜最平静的时刻。他的心率甚至为此放缓,而超人无疑感受到了什么,那只碾他骨头的作训靴不再施加异于常人的力量。

“你关心他,肯特中士,”蝙蝠侠望着夜空开口,“这也是你士兵价值观的一部分吗?”

“你说得够多了。”超人冷酷地回应。

片刻的沉默后,布鲁斯安静地说:“让我站起来。”

超人皱了皱眉,但还是松了脚退开一步,看着人类爬起身来。蝙蝠侠黑斗篷的边角淅淅沥沥地滴下泥水,当他终于站直,布鲁斯直视着超人。

“你说错了,超人,你的弱点就是阿曼达·沃勒,你效忠了一个能掌控你的人。我要去救我的孩子,我也会救他出来。如果不想让沃勒知道你向她隐瞒的一切,你最好不要阻拦我。”

第一个瞬间里超人的目光是惊讶的,他的嘴唇动了一下,布鲁斯怀疑自己在一瞬间捕捉到了对方身上比愤怒更白热化的某种情绪,那使他极度警戒,甚至太过警戒,因而当超人眼中似有红光一闪而过时,他无从确定那是否只是闪电和港口远灯构筑了自己的幻觉,而超人的目光和面容都重新变得冷硬。

“不。”他吐出了一个干脆明确的音节,整个人直直从平地升了起来。他不再动手,而是立于空中,以神罚一般的姿态居高临下地说出判决:“你威胁不了我,你也救不了谁,那孩子至此与你无关,而这是你最后的机会。无论你再穿上这身戏服做什么,我会阻止你,而且不会再有话可说。蝙蝠侠死了,把它埋了,趁我还仁慈。”

最后一句话说完,超人在半空中猛然加速,被他冲破的雨幕劈头盖脸地击打在布鲁斯身上,一声遥远的音爆进滚滚雷声之中。当他的目光在雨夜中重新变得清晰,对方的身影早已经消失在浓云里。


蝙蝠侠只做自认为对的事。

而超人说到做到。


TBC


【说明】

本文中最主要几名角色的年龄设定按照电影宇宙原设,由于主线剧情开始于2002年,他们都比电影里年轻十几岁。而部分配角,例如哈莉·奎因,再年轻了就无法正常展开故事,就直接按照通常的出场年龄平移过来了。


评论(3)
热度(176)

© Lanthe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