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theo

请给我更多的传奇与歌谣。
挖坑遍野,博闻杂食,骑墙能手,什么都写。
寻坑见首页链接和归档。约稿请私信。
http://weibo.com/lantheo

【DCEU/超蝙】星辰暗面 Far Side of the Planet 09

“戴安娜垂目俯视,宛如神祇降临”

星辰暗面:

17岁的克拉克·肯特在一次突如其来的龙卷风中,为了救他的父亲暴露了自己的异能,于是阿曼达·沃勒(The Wall)找到了他;数年后,这位成为ARGUS特工/自杀小队成员的超人面临一个任务:抓捕蝙蝠侠。


【说明及警告】


【上一章】


【分级】R(目前为止)


本文由 @来自中世界 与  @Lantheo 合写。




有段时间没更啦,一个前情提要:


戴安娜·普林斯来到哥谭,带着从莱克斯集团服务器上得到的ARGUS相关资料,试图查清蝙蝠侠、布鲁斯·韦恩及其养子失踪的谜团。一个士兵模样的蓝眼睛男人跟踪了她,韦恩缺席了应邀的慈善晚宴,意外出现的卢瑟对她话中有话,然后小丑的到来打断了哥谭的夜晚,韦恩家族的大宅在夜幕下燃烧起来 


===========================




09




哥谭在令人不快这方面确实超凡脱俗。


听到小丑声音的那一刻,超人后悔当初在ARGUS基地里,“第一位和最后一位哥谭人”向他发问时,他没有明确地回答:不,我不是哥谭人。【注】


小丑没有嚷出绑架布鲁斯·韦恩计划的目的,但超人知道他是为了逼出蝙蝠侠。整个哥谭在近两年里都维持着这般令人燥怒的尝试,这座城市仿若一只黑暗黏腻的活物,许多触手充满恶意地互斗不休,却又有某个统一的意志,拒绝接受任何固有部分的失去,也不忘齐齐向外蔓延试探,试图重新纠缠上那个斩断它肢体的人。


此时超人悬停在夜空之上。他想把这个怪物直接撕烂。


韦恩家族世代传承的庄园正在他的脚下熊熊燃烧,灼热的火光与升腾的气流仿佛能舔舐到他的面颊。超人自他悬停的地处向前迈出一步,像是要走下一级不存在的台阶。


下一刻,他如流星般向小丑的直升机坠落。


那速度中的破坏性令人恐惧。他几乎是笔直地踩落在了直升机的前端,旋翼打到他身上便即刻破裂四散,机舱外壳多撑了半秒,也在他的脚下开裂。直升机陷入突如其来的猛转和失重般的急落,他精准地落进驾驶座后的位置,正在飞行员的视觉死角,但那两个戴着可笑面具的喽啰正在猛拽操控杆,根本不暇回头去看。机舱里的尖笑正变作尖叫,那头发染绿的疯子像空罐头里仅存的一颗豆子那样四下乱撞,肢体发出许多豆子被碾碎的声音。


几秒钟里直升机就旋转着落了地,本已被加速度骤变弄碎的尾翼当先甩飞出去。在那最终也最暴力的减速中,超人拎住了小丑,抬手撕开机舱的顶部的裂隙,纵身飞离这团皱裂变形的废铁。小丑仍在说着什么,声音嘶哑,远比旋翼噪音刺耳的笑声却愈发低沉。一团小小的火光正从直升机的残骸中腾起,但半空里的旋转几乎泼空了它的油箱,随之而来的爆炸声只能堪堪盖过小丑的嗓音——这声闷响过后,小丑也没了声息。


超人在半空中短暂地停留,目光冷冷地扫过依旧燃烧的庄园——古老建筑的顶层已然坍塌大半,坠下的梁木击穿了楼板,门扇摇晃在半融化的金属合页上。他看到地底的洞穴,钟乳石间陈列的装备清晰可见,悉数静默,其间空无一人,唯有栖息在此的蝙蝠正狂乱地飞散着,搅动终端显示器上满覆的灰尘。


虽然不合道理,但这使他不悦。


他的目光继续顺着蝙蝠洞中的通道移动,接上宅邸门前的车道,然后发觉这一晚又一个不愉快的意外:韦恩宅邸的铸铁门外停着一辆价值不菲的捷豹轿车,车旁站着他今日早些时候撞见的那个女人。她抱臂仰望着他的方向,尽管他知道在这距离和光线下对方不可能看清自己,某个瞬间中,他仍觉得他们视线相交。


超人皱起了眉,敲动了耳中的通讯器。


“任务完毕,目标负伤待回收,腰椎L3、L4可见骨折。肯特,完毕。


整晚他都保持在线,但此前既不想提供足够详实的报告,也不想收到明细的任务指示——不只有小丑想重新找到蝙蝠侠,一旦事件引起沃勒的注意,她很可能要他旁观待命,看蝙蝠侠是否真会因危机而最终现身。


但现在,指挥中心待命的某个少校只要求他将小丑转移到回收地点,语调近乎机械。超人不以为意,正如他没有在意小丑的生命指征正在飞行中一路走低。他到达指定坐标,手指一松,哥谭的犯罪之王软绵绵地倒在浸满夜露的湿草上,没发出一点声响。




对于韦恩庄园的焚毁和小丑的闹剧,次日的哥谭报以冷漠抑或习以为常的平静。


黎明的冷雾伴着阴云到来,几乎将城市带回刚刚挣扎脱身的冬日里去。克拉克再次降落在哥谭无人的街巷里时,时逢周末,白日里活动的那部分哥谭还尚未完全苏醒。他重新穿上了褪色的牛仔裤与久远的高中年代仅存的一件带帽卫衣,兜帽拉上,便成为无人注目的模样。两个街区外的报摊刚刚开张,摆出了印得有点模糊的当日哥谭公报。头版上是昨夜博物馆慈善晚会中断的报道,篇幅都用在韦恩的失约缺席和可笑的全息投影上,GCPD占了一个小位置,记者公式般叙述了高效安全的人群疏散,还有一个被处理的炸弹威胁,韦恩庄园失火但无人员伤亡的消息藏在角落里,韦恩集团宣称布鲁斯·韦恩平安无事,因为他当时身处韦恩科技大厦。


克拉克皱起眉,不仅为媒体报道的乏善可陈,也因为他仍不清楚昨夜至今布鲁斯·韦恩身在何方。好在他有比几张报纸更好的消息渠道,而且韦恩并不是他今天想要找的人。


他继续沿着冷清的街道行走,向哥谭伸展开常人无法想象的感官。他倾听着暗巷里、咖啡馆里、街角里、旧仓库里、周末空荡的办公室里传出的细语,小丑与韦恩都是高频词汇,唯一接近事实的谣传来自哥谭警局的拘留室,小丑的某个直升机驾驶员活了下来,但消息没有蔓延出罪犯的圈子之外,也没有人知道小丑究竟身在何方。


这情形几乎令人满意,他也乐于让哥谭再花些时间来发现另一条被斩去的触手——克拉克最终把注意力转向那个并不属于此地,却能在足够糟糕的时间出现在所有热点事件中心的女人身上。


在罗宾逊广场的边缘,克拉克买了一杯味道差得对得起它价格的咖啡;在广场的另一边,他把那张报纸和还没彻底冷掉的饮料给了蜷缩在唯一一张还算完整的长椅上的流浪汉。


这人有五成可能是个黑帮底层,七成可能是个瘾君子,九成可能是个小偷。换个时间地点相遇的话,他或许会掏出口袋里那支没子弹的小左轮手枪向克拉克索要现金,而后吃下一顿大概下半辈子也想不明白的教训。但这会儿被寒冷唤醒的人并没有那份精神,他接过东西,不仅含糊地道了个谢,还蠕动着挪了挪身体,让出了小半截长椅。


克拉克并没有坐下,他只身站在原地,目光越过远处一尊锈蚀的铜像顶端。几分钟后流浪汉问他在仰头看什么,他回答说是一个漂亮的外国女人,进而得到了一个表示“我明白了,你是从阿卡姆出来的”的哼声。


他继续看着。隔着上万码的距离与高层建筑单面透光的玻璃幕墙,找到戴安娜·普林斯的轻易程度几乎让克拉克吃惊——她不仅没有离开哥谭,甚至还留在前一晚的酒店套房里。他不知道这是愚蠢还是一种昭彰坦然的自信,或许两者皆有,而它们都令他不快。


他等待了大约三个小时,最终引起他注意的却是一个打到酒店房间的电话,来自一家高端租车公司,一个浓重哥谭街头口音的男声自称是普林斯女士预约的司机。女人张口回答说她今日并没有预约,但句子断在半途,她改口询问起司机的名字。


“马龙。”对方说道,而普林斯闻言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无声微笑。


克拉克知道她确实不需要一位司机,她昨夜已经从这家公司租了一辆捷豹,克拉克还能看到那辆几小时前韦恩大宅门前见过的车现在正停在酒店地下。但此刻这位女士凭着她近乎荒谬的自信,即刻答应了与对方在傍晚时分见面。他们约见某个接近旧港的街区,一个称不上荒僻却也常年未能从市政翻新计划上除名的地方。


不自觉间,克拉克鼻孔间也发出了一个“我明白了,你是从阿卡姆出来的”的声音。




戴安娜·普林斯开了那辆捷豹去赴约。克拉克评估了一下寻找隐蔽地点起飞的麻烦,决定并不需要跟得那么紧。他迈步向这一男一女约定的地方走去,而捷豹在城里兜了半圈,大抵试图甩开可能存在的跟踪者——这其间的讽刺意味几乎让克拉克弯起嘴角,但耳中追踪的轿车引擎声始终平稳,那股像它驾驶者一样的过度从容始终令克拉克不快。


他走过了大约四分之一路程的时候,捷豹终于到达了目的地附近。鞋跟在水泥地面上单调迅疾地敲了一阵,然后是带有异域口音的声音:“马龙先生?普林斯。”


“普林斯女士,为您效劳。”回答她的是电话里的男声,嗓音沙哑,一成不变的本地口音。


“我情愿跳过这些客套,马龙先生。我好奇的是,你昨晚的那种‘服务’是贵公司对特别高端客户的常规手段,还是你个人的一点小副业?”


女人带着侵略性的直截了当并没有让对方恐惧或是疑惑,克拉克耳中的男性呼吸依旧平稳,短暂的停顿后那男声清了清嗓子,语调更平直了一些,去掉了几分街头的口气:“而我好奇的是,莱克斯集团服务器上令你感兴趣的东西,恐怕也不是什么数字化的古老手抄本?”


另一个停顿,这两个还在相互试探的人用话语在原地兜了个圈。克拉克加快了脚步,然后起跳,在斜阳下低低地飞越过一座城中湾。


“我们该更早一些认识的,马龙先生。”这回女人的声音里有了些真实的好奇。


“我不过是一个与你同样对卢瑟感兴趣的人。”那男声说道,没有刚开始时几乎不辨声线的沙哑,克拉克猛然觉得这个声音有点耳熟,“你不认识我,但我见过几个像你这样的女人。”


“哦,”戴安娜·普林斯发出一个低沉的、几乎被逗乐的单音,“我不认为你曾见过我这样的女人。”


“我猜是的,我还没找到机会去他的宴会上洗劫服务器。”男声轻笑了一下,似乎开始意识到他得加快进程,“正如你所说,普林斯女士,让我们跳过这些吧。我需要某些莱克斯集团的特定信息,某些小卢瑟在偶发的哥谭半日游时不会带在身上的东西。你来见我,想必也明白卢瑟很难对付,东西需要尽快脱手。我对你的背景没有兴趣,女士,你也不必好奇我的来历,我们公事公办就好。”


“哪种‘特定信息’?”仿佛是默认了对方的判断,戴安娜·普林斯的语气几乎是职业的。


“我要你从卢瑟服务器上获取的全部文件,完全买断,不留备份。价格你来定。”


这回答来得比他预料中的更大胆,而克拉克便在这句话上想起那声音中的熟稔从何而来。适合起飞的荒僻路段已经过去,他跑了起来,用上了不至引起路人怀疑的最快速度。


普林斯显然没有被这种在支票上随意填字的态度所诱惑,她发出了一声嗤笑:“好吧,马龙先生,至少我们知道了彼此想要的都不是钱。明确来说,我不可能把文件全部给你,你也不必替我担心卢瑟的怀疑。你说‘公事公办’,那就告诉我文件里你具体想要的部分,然后我们可以讨论一下你能支付些什么。”


男声发出细微的叹息:“女士,你独自在这种地方面见一个显然不是守法公民的哥谭人,我知道你有足够的自信,但在这件事上我不觉得你真正明白什么叫‘危险’。知道得越少,就越对你有好处。”


“我很坚持。”戴安娜·普林斯极为简单地说。


“好吧。莱克斯集团的文件里,与关键词‘ARGUS’有关的,我全部都需要。”


克拉克在一个街区外猛然止步。


这并非因为对方才所闻感到惊讶,更非迟疑和放弃。这是一种父母从他记事起便教导他养成的、近乎强迫性的习惯:面对愤怒时,首先停止一切动作,直到他确认可以完全掌控自己,从而避免任何无意为之的破坏。


三秒钟后他重新开始迈步。他已经很近了。


“ARGUS?”


“A.R.G.U.S,政府机构,全称是——”


一面砖墙轰然破碎。马龙与普林斯猛地转向变故发生的方位,然而克拉克已经从砖石中冲了出来,以任何人不及做出反应的速度扼住了马龙的脖子,将他抵撞上他们身后的另一面墙。


“超人类高级联合调查组。”【注】


超人向那男人嘶声说道。


他的指尖在砖墙上戳出了几个凹坑,男人在他的手掌下发出窒息的声音,但克拉克知道自己的力量并没有失控,对方的气管和颈椎都还完好,而软组织挫伤不是他此时想要理会的问题。他再次打量这个男人,从他的络腮胡到左眼上一道醒目的伤疤,那些东西足够转移常人的注意力,克拉克却能看到表象之下的一切。


“我以为我们说清楚了,‘马龙’,”他咬着牙吐字,那名字几乎在他的齿缝里崩裂,“你以为这可笑的化妆能骗得了谁?我认识你那副骨头。”


布鲁斯·韦恩戴着深灰色隐形眼镜的双眼睁大了,正迎上超人的瞪视。


“‘脱了那身蝙蝠戏服’,然后你开始玩文字游戏,嗯?”


韦恩的嘴唇动了一下,但克拉克并不想听他说话,并将手指收紧了一分,没有在意他徒劳的挣扎。


戴安娜·普林斯在一旁轻轻抽了一口气。


克拉克原以为她会逃走,但她只在砖墙碎裂时退开了一步,以此表达了全部的惊讶。现在这声抽气在克拉克的耳中变得格外尖锐,那不是恐惧和惊惶,反而像是她下了某个决定。


她说:“放开他。”


克拉克当然没有松手。他用空余那只手从衣袋里掏出一副手铐,精准地扔在她鞋尖前的地面上。


“把你自己铐在那根水管上。你不会想要我动手的。”


“什么?”女人没有动,没有低头看那副手铐,甚至没有被冒犯的恼火。她微微蹙起了眉。


“戴安娜·普林斯,由于涉嫌针对美国机密军事机构的间谍活动,你被捕了。”克拉克毫无情感起伏地说,然后向他掐着喉咙的男人转过了脸,“至于你——”


他没有说完后面的句子,其后一瞬中发生的一切轰然而至,整个世界化作始料不及的滔天巨浪猛拍在他眼前。有一个恍惚中他在坠落,仿佛他只有五岁,身在堪萨斯一望无际的田野,他向漫长斜泼的灿烂晚霞纵身一跃,然后在无辜的玉米田里撞出一片摧枯拉朽。


当他的视线重新凝聚,他发现自己撞进半面倾塌的废弃仓库之中,建材在他的脊背下碎裂,粉尘如同风暴呛进他的肺里,而布鲁斯·韦恩在至少三十码外的地方。


一只靴子踩在他的喉咙上,把他仰面碾向蛋糕般碎裂的水泥中去。




“我说了——”戴安娜垂目俯视,宛如神祇降临,“放开他。”






TBC




【BGM】Is she with you?


【注1】布鲁斯问克拉克是不是哥谭人的桥段参见第三章,布鲁斯说克拉克令人不快的能力与哥谭人有的一拼,克拉克的回答是“深有体悟”。


【注2】Advanced Research Group Uniting Superhumans,ARGUS这个机构的全称有好几种说法,本文选择了这个与超能人类相关度最高的版本,可能会与电影官方不同。









评论
热度(206)

© Lanthe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