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theo

请给我更多的传奇与歌谣。
挖坑遍野,博闻杂食。
寻坑见首页链接和归档。约稿请私信。
http://weibo.com/lantheo

【DC/Batfamily/Dickjay】Demons Named Bats 09

说明:错误都是我的,他们都不是我的。

放飞脑洞系列。batfamily的魔鬼/天使AU,即世间存在魔鬼&天使的设定。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


09


Jason Todd,十五岁——加他在棺材里躺着和他复活后自己忘记清数的年岁——在自己的回忆里睁开了眼睛。

那回忆平淡无奇且一成不变,就像是哥谭千篇一律的街头缩影。但那又是真实的,真实地刻印在他童年的岁月里,有时候想让他在暴雨天里冲出去哭到发昏,有时候让他想一把火烧了这世界。

消失的罪犯父亲和吸毒的母亲,弄不清的亲生或是代养的血缘关系,他们还都在时每日每夜无休无止的争吵、殴打、随便什么碎来碎去和不一定得到相应的报警电话,他们一个一个离去之后,药物过量的女人和街头的争斗就成了常态,直到他有一天决定做票大的:去偷那个引擎能惊醒半个城区的车子的轮胎。

一度他怀疑过自己的童年,怀疑自己是疯了,他又奇迹般享受着那种疯狂的状态。他能看见灵魂——教科书和百科全书上都没有,但他知道那些黑漆漆的玩意儿是灵魂——走进犯罪巷,然后消失。蝙蝠车总停在那里,有几回蝙蝠侠擦着黎明的边界才开走它,但偏偏Jason动手的那晚他来得很早。

Jason发出了尖叫。他知道他的声带没有震动,但偏偏他身体里有某个地方撕心裂肺地、彻底地尖叫起来,那尖叫召唤来一阵体内的飓风,他胸膛里的气压高得可能肺就要炸开了。然后他的身体确实有什么地方炸开了。

那是他的背。蝙蝠侠突然几乎不可闻地倒抽了一口气——他突然有了一双翅膀,双脚轻微离地,被羽毛裹紧的感觉暖得出奇。

好极了,Jason由衷感叹。我终于真的是疯了。


然而不得不说人类的想象力太过贫瘠。

他为什么不能是个魔鬼,是蝙蝠侠的罗宾呢?


蝙蝠侠没有严格意义地“检查”过他。

Jason不知道落实一个魔鬼是否真的是魔鬼的过程是怎样的,听起来很像是把怀疑目标带到地狱去,关照一下他可能会被极度恐惧淋湿的裤子之类,但多半时候,魔鬼们说,你总能知道一个魔鬼存在,因为他看上去就是。

蝙蝠侠觉得Jason看上去就是个魔鬼,Dick这样想,Alfred也认同——看,他们甚至有了个做对照的外来意见。巡逻和义警与魔鬼和魔法无关,蝙蝠侠一向禁止他的助手们用魔鬼的方法解决活着的人类们的问题,Jason的能力从未被真正考验过,但他从不怀疑自己被错看了,甚至童年那些事都成了证据。魔鬼有在人群中散步苦难和黑暗的本能,居住于人间的体面魔鬼们认为他们应该学会控制,但从小不自觉自己身份的魔鬼们显然不在此列。他几乎是邪恶地感兴趣于Dick Grayson从未思考过的可能,飞翔的男孩可能就在无意识拍个翅膀的功夫散播出一点邪恶,摔死了他一直坚信是血亲的父母,而Jason……Jason想,他释放的苦难应该达到某种经典的量级了,看看他那些美好又丰富多彩的童年故事。


然而他没有。

Jason Todd在他的回忆中茫然四顾。他是个应该给人群散布美好和爱的天使,从他吐出第一个口水泡泡的时候就是,而他的回忆还不及地狱可亲可爱。

然后他死了,他活了,他亮得让自己目眩的灵体飘荡在蝙蝠洞里,这个世界从来都待他不薄。


“停下,Jason。”

Jason Todd,觉得自己大概差不多也许够了二十岁,在灵体状态醒了过来。统治哥谭的魔鬼穿着蝙蝠侠制服,黑漆漆地看着他。

他正在燃烧。

“控制好你的火焰,否则我不会再用套索限制你。我会把你质押在囚禁天使的囚笼里,我只说一次。”

“你会疼,是不是?”Jason兴高采烈地发现自己无意识中再次释放了火焰,他之前是个红头罩,现在活像个没有实体的打火机,“上次我靠近Grayson的时候,他的鼻子都要被切下来了。”

蝙蝠侠一言不发地摘下了他的头套,那显然不是休息的前兆,他只是想让Jason看清他的眼睛——现在他的瞳孔是红色的,放射性的红线扩张在他的蓝虹膜上,他皮肤下的静脉变成黑色,那是他显出一个真正魔鬼的前兆。他拍动翅膀飞上前,迎着Jason的火焰给了他介于迎面一拳和一巴掌之间的东西,Jason知道火焰灼伤了对方,但他不可自控地飞向蝙蝠洞的顶部,受击的地方传来灵体不该有的疼痛感,有一瞬Jason觉得自己是个生蛋黄,蝙蝠侠就是个一秒钟搅拌一百万次的机器,把他生生打散了。若非真言套索仍拽着他,他知道自己能一路无重力地飞进太阳里去,“噗嗤”变成一缕青烟向宇宙作别。

“Bruce!”Dick的声音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几乎是尖叫,“你知道这些伤害会反映在他的实体上,对吧!?他已经要醒不过来了!”

于是他重新从一颗蛋黄凝聚可起来,一口气飞向匆忙赶来的Dick。

“你说什么?”


韦恩家族的成员们们热爱他们的身体——他们的实体。大都会的天使们也是。这是行走人间的某种规律和道理,到了地狱或者天堂他们最好快点变成飘来飘去的黑漆漆和白花花,但在人间,最好还是有个能被触摸和感受到的形体。

“如果我不用实体呢?”十五岁的Jason问Bruce,但Alfred先回答了他。

“年轻的先生,你就是在实体里出生和成长的。和那些从天堂和地狱里来的朋友们不一样,离开实体本身就是极度危险的行为,”富有智慧的龙和管家这样说,“如果你凭实体行走在人间,你多半会被魔鬼猎人察觉,或是直接被遣返回地狱里去。”

现在,他的实体大概永远要呆着病床上了。

“不然呢?”Tim反问,手里还拿着那叠厚厚的医疗报告,仿佛被Jason的态度惹恼了,“你就那样摔下来了,你凭什么觉得你的脑子就得乖乖吸收内部的肿块,然后任由你毫发无伤地蹦下床?”

有一瞬Jason觉得好笑。不管是十五岁还是二十岁,Jason Todd的人生都要直接或间接终结于脑损伤,就像好事从来没发生过,倒霉事各有各的倒霉。

“嘿,Timmy,他不会的。我们总会再想点办法。”Dick在一旁说,听起来不怎么让人信服。

Jason漂浮在哥谭综合医院这间隐秘而封闭的病房之中。Tim站在一个角落里,Dick站在另一个,看起来要么一脸完蛋,要么一脸无奈,而Bruce已经离开了。Jason漂浮到自己身体的上方,看清了自己的脸。那模样就像看镜子,虽然灵体并不是什么能显现在镜子里的东西——第一次,他对自己的脸孔全然陌生起来,仿佛毫无必要也毫无由来地惊异这张脸不再是十五岁的、暴躁的、坑坑洼洼的样子。他长成了某种他远未意识到的,计划外的东西,并早在“认知”之前就已接受了这个事实。

“看起来不错,嗯?”Dick仍然在说话,“从前我就告诉过你,你会好看的。”

Jason猛地看他,Tim猛地叹息,摇头离开了房间。Jason觉得自己也该飘出去,Dick永远都不自知地让人尴尬,但现实是他无处可去,他最好还是呆在他的身体旁边。

“你该给我看看那个报告。”终于他开口了,声音听起来就像是掉在两个广播频道中间。他意识到这才是灵体状态中该有的声音,之前的蝙蝠洞太大了,所有人的声音都会有点失真。

Dick的目光转到Tim留下的小山般的文件夹上:“我可以……给你读?”

“不,我说的是蝙蝠侠的报告,研究我的那个。”

“研究你什么?”Dick皱眉。

“研究我是个‘天使’。”

Dick没有说话。

“怎么,”Jason抱臂冷嘲,“你们仍打算说我还是个魔鬼吗?我难道仍不值得一个真相?”

“你不需要一个报告,Jason,你的存在就是真相。从前我们……犯了个错。”

“‘犯了错’?”他咀嚼着这句话,“比如,把一个天使放进了蝙蝠洞?”

于是Dick愤怒起来。他怒气冲冲地绕过那张大得有点离谱的病床,冲Jason的灵体伸过脸去,几乎把半张脸孔戳进那团光里:“听着,你必须得明白,这事和你到底是什么从来都没有关系。B说你在见到他的时候打开了翅膀,你的翅膀是黑色的,所以我们默认了,这就是我们的错!但那后面发生的事,无论你到底是什么,它们都会发生,它们都会变成今天这样,所有人的想法不会因为你翅膀的颜色而改变,你听明白了吗?!告诉我你听明白了!”

瞪着一个灵体的模样其实很蠢,Jason知道。如果这房间里有监控,Dick看上去就像给床上人事不省的Jason演了一出滑稽的独角戏,但Dick仍瞪着他,等待一个回答。

“‘没有人的想法会因此改变’,是啊,”于是Jason这样回答,“比如那个敲掉我脑子的疯子仍然会被放任自流,比如蝙蝠侠的原则永远一成不变,比如我仍想杀了他们两个,还有你们所有会挡路的。如果我就这样报废在床单上了,这就是我在被天堂收走前要做的最后一件事。”

Dick发出一声颓败的、几乎被噎住的声音。

“不,Jason,”他喃喃着,“不。”

然后他从空着的那侧坐到了Jason的床上。他连靴子都没有踢掉,但就那样挨着Jason躺下了,并像只熟虾那样把Jason圈了起来。

“你他妈的在干什么?”Jason目瞪口呆,“滚出去!”

“我不。”Dick冲他呲牙,听起来绝对是在生气,“你有种就把我给烧了。”

他这样说着,然后撑起手臂,猛然越过他们两人身体之间的空隙,吻了一下Jason缺血而干燥的嘴唇。

Jason Todd,觉得自己像15岁,像8岁,像随便多少岁,再次回归了他所熟悉的绝望情绪,想一把火烧了这世界。

但那没用,他僵硬而冷漠地想道。他不能烧了这世界,而Dick如果想用魔鬼的办法来说服他,就像他们第一次相遇的那时候,给他一个掀翻他脑子的吻,他的脑子也不能做出任何回应,因为它只是一个待死亡的器官,而Jason的灵体正飘在这具身体之外。 

Jason无语望天。他们仍拴着他,整个楼层都静极了,监护仪器发出间隔极长的、滴滴答答的响声。他尝试着不想这事,不想他们之前的对话,但他也同样不想继续沉进回忆,而当他想起Dick仍然在的时候,Dick居然把脸挨在Jason毫无知觉的肩膀上睡着了,呼吸一起一伏,像是夜巡后从来没补过觉。

Jason渐渐飘低了一点,然后他缓慢地又飘低了一点。现在他离Dick很近了,他向Dick伸出一只手指,只能在他衣服的褶皱里戳上一个微小的凹陷。这姿势不怎么好,他继续飘得更低,直到和他那毫无知觉的身体重合到一处去。他仍飘着,床垫在他的世界里是一片虚无,他的位置太靠近了些,Dick的半张脸重合进他的肩头,于是他缓慢而精密地挪动着,直到和他身体的位置完全重合——

所有能够发出响声的监护仪器在那一刻放声尖叫。

整个世界黑暗下去。

那一刻Jason像是再度轰然落了地,像是他摔向布鲁德海文只是上一秒的事情。海啸般的疼痛当头拍没了他,他想呼吸,他想挣脱,Dick大叫着醒了,那块温暖就此离开Jason的身体。

“操。”Jason想,然后听到一个多日不被使用的声带发出嘶哑的声音。

在所有放声尖叫的电子警报里,Jason Todd睁开,又倏忽闭上了眼睛。


to be continued

评论(10)
热度(114)

© Lanthe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