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theo

请给我更多的传奇与歌谣。
挖坑遍野,博闻杂食。
寻坑见首页链接和归档。约稿请私信。
http://weibo.com/lantheo

【DCEU/超蝙】A Time Above(西幻AU,龙!Clark)

说明:错误都是我的,他们都不是我的。

中古/西幻AU,龙!Clark。大概五章结束,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写了这些,我本来只想开个车。

ch02

==============================


There was a time above, a time before. 


龙死去的第一百天,山谷里走来了那个年轻男人。

他涉过溪流,穿过田野,走过城市漫长拥挤的街巷,然后扣响城堡的大门。

“龙会爱上第一个打败他的同类,布鲁斯。”

“同类?”哥谭的领主低声重复。

“……或者,我猜,可以是'人'。”蓝眼睛的男人说。

可我没有打败你,布鲁斯想,我几乎杀了你。

“是啊,”克拉克·肯特把脚搭在了对方宽阔的雪松木桌子上,“你说怎么办呢?”


01


他睡着了,布鲁斯想。

年轻的男人陷在他足有一些年头的扶手椅里,正在安静平稳地呼吸。黄铜色的烛台上只余一支未燃尽的蜡烛,烛光照亮他一半的脸孔,并在他的皮肤上涂满温暖、昏黄而近油的色泽。他的头发漆黑,房间角落里的黑暗包裹着他,让他看上去像是一幅画。

布鲁斯缓慢地走近,他的脚步足够轻,但当他站在对面时克拉克还是醒了过来。他在烛光中睁开那双蓝得近乎璀璨而无辜的眼睛。

“我在哪儿?”他问。那些又高又宽的窗子外有夜幕和远处高塔上的灯火。

“我的城堡里,确切来说,是我的壁炉厅,”布鲁斯说,“我下午离开之后,你没有离开。”

克拉克有一阵没说话,他只是看着布鲁斯。“你没有‘离开’,”那双蓝眼睛似乎正发出无声的控诉,“你是二话不说地逃跑了。”

“是啊,”布鲁斯无声地回望并心想,“你让我自己看着办,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克拉克的嘴角向下弯了弯,他仍没有说话。

布鲁斯决心要逃开这个话题。“从你早上到城堡,直到现在你没吃没喝,”他说,“我不知道你爱吃生的还是熟的,但你可以去畜栏里选一头羊。”

克拉克的表情看起来像是椅面上有一颗钉子。“我就假装你不知道了——我在一座农庄里长大,人类的食物很好,并且我至少吃了三十年。当然,完全不必麻烦,我可以自己去狩猎。”

“不,别,算了!”布鲁斯连忙制止他,“我对一头龙从我的城堡里窜出去这件事毫无兴趣。我还是……给你拿点面包吧。”


布鲁斯没有去拿面包,面包是他的管家送来的,一并还有葡萄酒和一些剩余的羊排。

蓝眼睛的男人看起来未必饿,但他吃得很快乐,甚至硬是给布鲁斯倒了一杯酒。他的进食速度一直很均匀,布鲁斯试图插上一句话,但最终等到对方推开餐盘的时候。烛光快要熄灭了,残存的火焰一直在跳跃,在克拉克的虹膜上形成两点跳跃的星芒,他说:“你有话要说。”

“‘你’有话要说,”布鲁斯挪动着句子的重音,“解释。”

“解释什么?”那双眼睛看起来太过明亮。

“你那一堆……龙的习俗,龙的准则,龙的习惯,龙的强词夺理。”

“‘龙会爱上第一个打败它的人’?”

“你说是‘同类’。”

克拉克忽略过了这点:“然后他们会求偶,然后繁衍。”

“那你为什么不去找个同类,和它打一架,然后生个圆乎乎的蛋呢?”

“你能吗?”

“什么?”

“‘生个圆乎乎的蛋’。”

布鲁斯睁大眼睛瞪着对方。氪石在我的地堡里,在我的地堡里,地堡里,他在心里默念道。

“你看,”克拉克在布鲁斯那张祖传的天鹅绒扶手椅里伸展了双腿,“你不能生蛋,而我是这世界上最后一头龙,所以这些事都没那么必要。”

布鲁斯用他玻璃包银的高脚酒杯遮住了自己的脸。他喝了晚上的第一口酒,察觉喝下的东西似乎远比以往辛辣,烛光在这时无声地熄落下去,哥谭这一夜难得有月亮,月光越过规整庄重的石砌窗台泼进屋子,像摔碎了一地的银子在流淌。

“出去,离开。”最终他这样说,脸藏在阴影里,用上晚些时候在街头的黑夜中做出威吓的声音,“你不欠我那种属于你们族群的爱情,我也不欠你一个龙蛋。你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回你的城市,你的小镇,你的农庄,告诉所有在乎你的人你还没死,你活得很好,这事就足够皆大欢喜地结束了。”

克拉克张了张嘴,但他没说出什么来。他在座椅中缓慢地呼吸着,布鲁斯知道他能透过阴影看到自己,于是他便发自内心地面无表情。

“我做不到,”终于,克拉克低声说道,“我没法再变成一头龙,我醒来时曾试过。我没办法飞回去了。”

“我给你我最好的马——最好的所有的马,”布鲁斯当机立断地说,“甚至你可以要走我的整个马厩,只要你能去你该去的地方。”

蓝眼睛的男人轻轻动了动胸口位置的衣服,这一日的第一次,他看上去似乎有所不安。他站了起来,走到月光下,当即便看起来像一尊雕琢精细而苛刻的大理石塑像。

然后他脱掉了上身的衬衣。

布鲁斯失落了一声呼吸。月光将克拉克的皮肤照出一种失却生气的苍白,在他胸口左侧,一个足有高教杯口那样大的伤口正在冰冷的光下敞开着,极深的内里露出大量血凝后可怖的深色,边缘了无生气地翻卷着。

“你能治好这个吗?”他问,目光凝重,嗓音低沉,指尖划过那片不愈的血肉。

布鲁斯觉得自己哽了一下。他咽下了第二口酒,喉结滑动,仍觉得嗓音干涩:“我不记得你有这个伤口。”

“我记得你划了我的脸,但我相信这不是你做的,”克拉克垂下目光看了胸前一眼,“但我也不记得这是如何发生的,我醒来时它就在这里了。”

他们两个在黑暗中沉默下去,布鲁斯仍在阴影里,但克拉克向他望去,那个被月光照亮的伤口也黑洞洞地望着它,像只过大的、没有眼瞳的眼睛。

“你能感到疼痛吗?”布鲁斯在阴影中问。

这一次,克拉克轻轻地笑了一下。“确实,”他喃喃道,“但还没有不堪忍受。”

“你的心脏,”布鲁斯捏着眉心,看着那个骇人的伤口,想象着碎裂究竟深达对方体内的何处,“——还在跳吗?

“哪一个?”

“什么?……你有几个?”

“三个,在我还是龙的时候。”

布鲁斯试图吞咽了一次,然而喉咙里那无形无质却哽住了他的东西还在,阻止他做出决定的句子并让他毫无来由地痛苦不堪。

“穿上你的衬衣,然后去楼上给自己选个房间,”最终他这样开口,感觉内脏像是被龙翼翻动般搅了起来,“我会把你治好,然后你就离开。”

这次克拉克默然无声地回应了。他穿好衣服,拉开门出去,把布鲁斯一个人留在那些会咬人的阴影里。


to be continued


评论(6)
热度(231)

© Lanthe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