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theo

请给我更多的传奇与歌谣。
挖坑遍野,博闻杂食。
寻坑见首页链接和归档。约稿请私信。
http://weibo.com/lantheo

【DCEU/超蝙】星辰暗面 Far Side of the Planet 10

天啊我们更新了,更新了,更新了。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泪流满面。

并不是过年歇工了两个月,这段剧情我们足足写了三遍,最终从一章拆成了两章,至关重要的下一章明天更新,也算致敬即将发出的JL预告和BvS上映一周年。

所以到底写得多麻烦呢明天更完最重点的情节来说(累累地蹬腿.gif

但在突然意识到BvS上映一周年的时候想要哭抱一下亲爱的 @来自中世界 人生的神奇之处不在我们在同一个坑里合写同一篇文坚持到了上映一周年,而是在这一周年之前我们已经认识了……八年?七年?

人生的神奇之处在于,爬过了那么多的墙,我们总能重聚在同一个坑里。

(我很真情实感的!但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最后这句话看起来总有点不太对)

星辰暗面:

17岁的克拉克·肯特在一次突如其来的龙卷风中,为了救他的父亲暴露了自己的异能,于是阿曼达·沃勒(The Wall)找到了他;数年后,这位成为ARGUS特工/自杀小队成员的超人面临一个任务:抓捕蝙蝠侠。

【说明及警告】

【上一章】

【分级】R(目前为止)

本文由 @来自中世界 与  @Lantheo 合写。


有一段时间没更新啦,照例该有前情提要,但ch09(上一章)最后的内容太重要也太帅啦!值得大家再看一遍的,所以没有提要(⊙▽⊙)

感谢即将发布的JL预告,我们会在周六鸡血满满地更新下一章,不见不散XD

===========================


10


感官与意识重新咬合的时刻,布鲁斯·韦恩睁开了眼睛。

他的嘴里尚余着恐惧的苦味,近在咫尺的超人却已消失不见。瞬息之前的疼痛和窒息还如黑光般跳跃在他眼前,但他记起一道紧随而来的强劲气流擦过面颊,将一切裹挟向远处——一栋废弃的仓库正在他的视野中坍塌,那个名叫戴安娜·普林斯的女人站在废墟之上,踩住了脚下石砾间的超人。

这一景象太过超出现实,以至于耳机里阿尔弗雷德的呼唤响到第三次,布鲁斯才想起要出声回应。

“超人被打了。”他突兀而嘶哑地开口,喉咙几乎没有发出声响。

“你说什么,韦恩少爷?”

布鲁斯依然注目于碎裂倾塌的半面仓库,一段梁木正从顶棚落下,扬起的粉尘将那方空间笼罩在不透明的灰白色中,静谧的假象维持了不到片刻,便被尘雾中骤然飞出的身影所打碎。戴安娜·普林斯在布鲁斯面前倒飞出去,带起的气流引起气压鲜明的撕扯。她在三十码外落了地,堪堪以一个格斗的姿势止住了身形,双脚在地面划出两道鲜明的沟壑。

“超人和普林斯打起来了。”布鲁斯更正道。

他的声音淹没在紧随而来的轰然响动里。超人冲破粉尘而出,布鲁斯辨不清他是在奔跑还是飞行,戴安娜则正面迎击,他们冲撞的力量真切地将十几码外的布鲁斯震得倒退一步。他顺着那力量后退,直到后背重新抵上墙壁,建筑碎裂的危险声响依然在他身边轰响,在他目光不及捕捉的瞬间,普林斯重又将超人抛向了街巷的远端。

布鲁斯暂停了他对事态的追逐,他必须停下来思考。戴安娜·普林斯的力量足与超人相匹,他在心里确认了两遍;最初的惊讶消退后,一切都奇特而鲜明地真实起来。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麻烦并不独一无二,他也本不该怀有期待,而那个上星期仿佛还不存在的女人完全可能比超人更加危险。他想到阿曼达·沃勒还有她的ARGUS,尽管无从知晓其间的因由和运作机制,但超人受一个人类机构的制约的事实给了他一些莫名的宽慰,相较而言,普林斯的来处和动机显然更令人不安。

一时间无数种可能在布鲁斯脑中爆炸开来,几乎比前一刻超人扼住他脖颈的手指更令人窒息。当他从窒息感中挣扎出来,面前所见只余废墟,打斗中的两个超能者已经消失在他视线的尽头,好在此刻他还猜测得出他们所去的方向。

“阿尔弗雷德,把蝙蝠车开过来。”他说道。

“少爷,容我建议,这无疑是个低调退场的好时机。”

“蝙蝠车。”布鲁斯简单地重复着。他向两人消失的方向跑了起来,迈过地上的沟壑时仍暗自心惊。

“少爷,我猜你清楚——”

“我很可能会死在这里,哪怕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没有这种意图,没错。”超人现在很可能有这种意图了,但他没有提及,也没有停下。从阿尔弗雷德的呼吸声中他都能辨出蝙蝠车即将与他汇合。

战斗的碎裂声与撞击声正在远去,但依然清晰可辨。一辆汽车被砸碎的声响指引了他,让布鲁斯意识到超人和普林斯正竞速般争相向废弃的港口移动。那是战斗中突如其来的一点默契,人间的神明选择了一块弃地来继续掩盖自己的存在,但布鲁斯没法告诉他们那并非是个好主意。他一路奔跑,身边的墙面上逐渐显现新旧层叠的弹孔——这一区域白天确实罕有人迹,但在凌晨后却是哥谭黑帮们最喜欢的交易和火并场所。

蝙蝠车的引擎声终于追上了布鲁斯,咆哮的机械如猛兽刹停在他身侧,并为他自动弹开了车门,布鲁斯跳进车里,两年来第一次握上这辆车的操纵杆。他很难确切描述自己是出于何种考虑才让蝙蝠车在港区待命,这场会面在“普林斯女士”显露真实力量前也存在风险,但“马龙”的身份未必无法处理麻烦——他只能判定自己把这当成了一次蝙蝠侠的行动,尽管两年间蝙蝠侠沦为过去时的存在从未他好受。

“保存好所有的记录,阿尔弗雷德,他拥有能消灭全人类的力量,而现在这样的人有两个了。我不能就这样走开,总得有人知道我们面临着什么。”

他没有戴制服手套,皮肤触碰操纵杆的冰冷感让他短暂地感到陌生,但他对这辆车依然熟悉到不需要去看操控盘;踩下油门的同时,他已经打开了所有追踪和记录设备。

蝙蝠车轰鸣着冲进正在降临的暮色之中。

探测器捕捉到的高速移动轨迹来自两条街之外,布鲁斯急转方向盘,蝙蝠车向一堵墙冲撞上去,挣脱碎砖块后穿过了一旧厂房,猛然拉近了与他被追踪者的距离。布鲁斯抬头望去,恰看见一个身影正在夕阳余晖中划出一道极漫长的抛物线,远超人类抛掷或弹跳所能及的距离,撞进港区荒废多年的旧火车站。

“我的工作描述里可没有这个。”阿尔弗雷德仿佛在他耳朵深处喃喃低语,一瞬间里布鲁斯几乎要为之发笑。这感觉像是回到了一切尚未开始的日子,蝙蝠车迎着落日以疯狂的速度前行,天际线成为他身后浩大起伏的布景,即将入夜的哥谭旧港让他感到熟悉甚至眷恋,但此刻血一般浓郁滚烫的颜色照进布鲁斯的眼睛,又像是某种预兆——

那个令他心脏骤然收紧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超人站在疾驶的蝙蝠车前方,一如先前的两次,一动不动地直视着他。逆光下布鲁斯只能看清一个纯黑的剪影,但他熟悉这景象就如熟悉哥谭本身,熟悉得让他反射式地感到不祥。

现在他能确定摔进旧火车站的是普林斯了。

布鲁斯猛转方向盘,但蝙蝠车漂移起来,无法及时地改变方向。刹那里布鲁斯做出了防冲击准备的姿势,上一刻的夕阳还在他的眼睛里留了些过亮的余照,他的脑海中却闪过另一种血红灼热的光芒自超人剪影上释放而出的景象。

但这一次没有撞击也没有撕裂,布鲁斯所见的下一时刻,超人已经从原来的位置消失。他重新转动方向盘,未及寻找超人的所在,一只手的五指便猛然穿透了他身侧足有两英寸厚的合金车门。蝙蝠车无疑被抬起了,布鲁斯能感到一侧的车轮在空转,他近乎出于直觉地拨起一个按钮,钩索自车尾弹射而出,砰然深扎进一座老楼的混凝土墙中,扯动着蝙蝠车急剧地改变了方向。一声崩裂,一声短促的愤吼,超人与合金门同时被甩脱出去,仅存的夕阳光线泼进车里,又在下一刻随着蝙蝠车的转向消逝。确认四轮重新抓住了路面,布鲁斯松脱钩锁,发动机伴着喷射增速的启动猛转,蝙蝠车向反方向咆哮着驶离。

细微的胜利感维持了一瞬,仅够让他吐出从看到超人身影起便紧咬齿间的气息,重新体会一次心脏急骤的跳动。就在下一秒钟,那扇被扯下的车门如一把巨剑轰然切落进布鲁斯眼前的路面。他下意识地猛踩刹车的同时超人从侧面逼近,有一瞬中布鲁斯视线的焦点全然凝在对方渐近而愤怒的面孔上,下一瞬,地面离他远去。

巨大的加速度压住了布鲁斯的呼吸。他们在上升,另一件他熟悉得可怕的事情随即发生:超人信手扯断了安全带,将他从驾驶位中提起。布鲁斯发现自己身处海湾上空,哥谭天幕的湛蓝之下蒙着一层工业都市独有的烟灰,港口的海面被夕阳点燃,波纹的褶皱像是火焰和流金。超人的手指正抓着布鲁斯的前襟,他逆着对方的手臂能看清对方半埋在阴影中的脸,而在超人的另一只手中,他拎着蝙蝠车,仿佛拎起一架过大的纸模型。

然后蝙蝠车坠落下去,布鲁斯俯视着它砸落海面,激起的更像是一片火光。

飞行没有停顿,这次却不是向上,超人继续飞越着海湾,最终他松手时布鲁斯离地面足够近,落地的高度堪堪够令他膝盖因震动记起疼痛。天色迅速地黯淡了,布鲁斯的视线飞速地扫视周遭,所见只是荒芜的野草和灰色的高墙。他认出这个地处来,这是哥谭与大都会之间的那个小岛,其上曾有一座监狱,如今空无一人。

“我低估了你。”超人的声音响起来。

布鲁斯片刻后才去看他,超人落在地面上行走着,那件被水洗发白的旧帽衫消失不见,他此刻穿着一身仿若铠甲的黑色紧身衣,其上毫无装饰与标志,带着股冰冷的金属气息,以及某些隐没在黑色中的烧灼焦痕。

“她是谁?她是什么?你如何找来了她?”

超人逼视着布鲁斯,双眼中怒火燃烧,但他在至少十步开外停住了脚步,站立得静止如雕塑。布鲁斯意识到问题所在,超人以为一切都是蝙蝠侠的计划,他在一愣之间下意识地挪开视线,思索起来。超人却没有给他时间从尚自晕眩的大脑里寻得一个最有利回答,那双确实能透视的眼睛似乎看进了他脑子里,超人皱着眉落下一个结论:“你不知道。”

那不是他全部的话,但其后的字句被突如其来的巨响淹没,有另一样东西轰然落下,砸碎了他们之间的地面。冲击和震动让布鲁斯不受控地倒退了两步,他的目光凌乱地扫过天幕尽头仅存的红晕、夜空模糊的深蓝和岛上灰败的景致,而后戴安娜·普林斯的身形重夺了他的视线——她身穿红色与金色的战甲,身背圆盾与利剑,黑发飘垂在肩头,正随风轻轻起伏。

第二声晃动世界的巨响就在这时来了。超人没有放过即刻发动攻击的机会,但戴安娜在一个近乎无法分辨的瞬间中背向布鲁斯前踏一步,交叉起双臂。两个超能者接触的一刹,白炽的能量自女战士的臂甲上爆发而出,超人猛地被冲击卷携而去,砸碎一面墙壁,落入视线之外。

随之而来的是寂静,风和海浪的声音是寂静中的全部。戴安娜摘下盾牌,拔剑在手,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让她的剑锋明亮如金,她以一个战斗的姿态缓缓放低了重心。

下一刻超人便从废墟中挣脱而出,速度在地面留下刀刻般深邃的印痕。一声铁锤落砧似的响声后,戴安娜仍在原处,单臂持盾抵挡了对方又一次的攻击。ARGUS特工由漆黑色材料包裹的前臂正横抵在盾牌的弧面上,他们僵持了一刻,她的甲靴沉进松动碎裂的地面,但紧接着,她在片刻间回头,向布鲁斯露出一个近乎笑意的神情。

一声战呼爆发在天幕之下,布鲁斯的目光和大脑尚来不及解构女战士的动作,超人已经再次被击飞——他的身形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长弧后止住,转而便化作一枚近乎纯黑的箭矢激射而来。

这一次,戴安娜提剑跃起。



TBC

感谢我的cp @来自中世界 坚持不懈地容忍我和我的改文_(:зゝ∠)_这两章到底改了多少遍,明天告诉你们TvT

评论(1)
热度(153)

© Lanthe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