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theo

请给我更多的传奇与歌谣。
挖坑遍野,博闻杂食。
寻坑见首页链接和归档。约稿请私信。
http://weibo.com/lantheo

And Then The Bat Smiles 然后蝙蝠侠露出微笑(短篇,正联全员向

说明:短篇一发完,蝙蝠侠中心,正联全员向。

错误都是我的,他们都不是我的。

我不知道预告片里发生了什么,但蝙蝠侠的微笑实在太好了。

========================================


And Then The Bat Smiles

然后蝙蝠侠露出微笑


05


那件事第一次发生在阿拉斯加的冰原上,发生在高科技防风帐篷里的一盏户外灯畔,乘着断断续续的通讯信号到来。

“你为什么在一座冰川上?你说要找的神秘男人在‘海边’。”戴安娜的脸出现在即时视频通讯的屏幕上,表情的变化由于信号不稳而连续卡顿。她看起来并不像在蝙蝠洞里,背后透出的灯光极为温暖,与布鲁斯亲历着的凄风冷雨对比愈发鲜明。

“只有一条路通向那个市镇,我不能贸然进去,”布鲁斯低声说,听着保温材料外狂风切割过夜色的声音,“但后面的峭壁是个好位置,可以俯瞰港湾。”

“是啊,你总能找到什么设备,然后把它开到冰川上的。”戴安娜的眼睛透过屏幕向他望来,他看得出其间的揶揄。

“不,”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声音为什么突然放低了,“我找了一匹马。”

这下女神的眉毛挑了起来,布鲁斯看得出她正努力保持那种高贵而专注的表情,但她毫无疑问在下一秒就要笑出来。冰川上的信号在这时又和他们开了一回玩笑,戴安娜的声音重新传来时,她的神情还留在临界的那一秒:“马的确比你的装备可爱得多。”

“是啊,也难相处得多,”他叹息,“我得感谢阿尔弗雷德的骑术课。”

戴安娜无疑还说了什么,但突起的又一阵狂风撼动了帐篷的支架,一颗固定钉从冻土中掀出。转瞬之间他扑住了那撕裂的一角,避免了被风暴席卷一切的厄运,而在用尽力气重新加固过一遍帐篷后,布鲁斯惊讶地发现他与戴安娜的通讯仍在继续,咆哮的风声迫使对方摘下了耳机,但她仍在等待。

“蝙蝠侠,完毕”似乎是适时而妥当的台词,但寒冷让他的呼吸感到疲倦,他的话来迟了一刻,戴安娜发现他解决了麻烦,率先开口了。

“很冷,是吗?”

他愣了一刻,感到心脏仍在过快地跳动,面颊和指尖都因寒冷而几无知觉。他拉下帽子,说:“是啊。”他没注意到自己转瞬露出的微笑。


04


那件事第二次发生在蝙蝠洞。

“其他人,他们在哪儿?”神奇女侠问道。

布鲁斯在她面前抱起了手臂,而后发现自己为自己堵上了退路。一时间他没想好该如何回答,“他们在这儿”听起来太模糊了,“他们在蝙蝠洞下面一层”也不像是戴安娜想要的答案,“他们在蝙蝠洞下面一层,和一堆比萨、爆米花、含汽软饮、摇滚乐在一起”是最完备的回答,但他现在站在通道上,就像是那个给朋友们打掩护的老好人。

神奇女侠皱起了眉,但原本一副有事要谈的严肃表情消散而去。“你又在笑了。”她说。

“什么?”

“你笑了,”戴安娜的手指在自己的唇瓣前晃了晃,神色不满地看着面无表情的蝙蝠侠,“‘微笑’,一种面部表情,上一次出现的时候,你在冰川上找亚瑟。”

“亚瑟不在‘冰川’上。”

“你是要在这时候纠正我吗?”戴安娜睁大了眼睛,“还是你扯远话题的能力那么差劲。”

“蝙蝠侠不‘微笑’。”他坚持着说。

“是啊,”戴安娜极不赞同地扁了扁嘴唇,“你说的都对。”

她径直绕过他向前走了,把不微笑的蝙蝠侠晾在一边。布鲁斯听到她连续下台阶的声响,巴里大概还有机会缠着维克多问那些被吃掉的比萨最终都去了他身体的哪部分,维克多大概还能阴恻恻地表示“你不会想知道的”,然后戴安娜的鞋跟连续敲响钢铁结构的地面,她推开了那扇门,摇滚乐声传出了一瞬便戛然而止,亚瑟的一个空酒瓶摔在地上,隔着一层建筑空间都清晰可闻。

这次蝙蝠侠意识到自己真的笑了。


03


“再问一遍……你的超能力是什么来着?”

跑车的车门缓缓降合,巴里·艾伦的脸上有一团挤在一起的疑惑,布鲁斯的表情一片空白。他在一秒里判断年轻人是真的不知道,下一秒他判断对方只是年轻而已,说不定神速力的持有者还有一个紧随其后的笑话要讲。

“我超有钱。”他平静地回答,等着对方随便接上一句话。

然而巴里脸上的疑惑完全凝固了。这回他真的像是太年轻了,他从发梢到脚尖都散发着尴尬。跑车的车门完全合拢,布鲁斯推了引擎按钮,意识到巴里还在那个位置看他。

“安全带。”他出声提醒。

“哦,哦,好,好的。”穿着格子外套的年轻人把安全带“唰”地拉过肩头,嘴里轻轻嘟囔,“坐蝙蝠侠的车要系好安全带,因为生活是不会给你一条安全带的……”

布鲁斯突然笑了一声。一秒后,巴里发出一声长长的、如释重负的声音。

“我知道你超级有钱,是的,没错……但是,嗨,刚才是个玩笑对吧?你开了个玩笑,你居然不笑。刚才真的是个玩笑对吗?”

蝙蝠侠当然没有回答。他才不管微笑究竟有没有出卖了他。


02


詹姆斯·戈登局长看了看身后的神奇女侠,看了看身前的海王,就在布鲁斯以为他要摘下眼镜擦上一擦的时候,他把目光回望到蝙蝠侠身上。

“能再看到你和别人合作还是很好的。”戈登说。他明明听起来万分中肯,但布鲁斯知道那语气之下肯定还藏着什么,藏着某种送给蝙蝠侠的独特语调,就像很久之前他们一起打发过的那些泥泞狼藉的晚上,像是城市的灯火依然恒久不变的在地平线上闪耀。

然而亚瑟对这句话买账实在太快了些。“就像只大蝙蝠一样,”海王说着,舒服地调整了一下站姿,“我喜欢。”

戈登果然从鼻孔里发出了一声仍旧中肯的——对于其他人而言——并饶有兴趣的——对于蝙蝠侠而言的声音。

“临时的,大概。”布鲁斯用一种被背叛的语调说道,落上一声低沉的叹息。戈登当时没有说话,但当他们终于独处在城市的阴影里时,他拿出了一种听起来莫名经验丰富的语调:“我可不信。”

“什么?”

“你和你的团队,你们的合作不会是临时的。”戈登说。

那句子里的感情似乎太丰富了,蝙蝠侠几乎要在他的装甲下抖上一抖:“我不需要你在这方面的建议。”

“是啊,是啊,”警察局长点起了一支烟,火光临时照亮了他的面颊,“就像你刚才笑都没笑。”


01


事实证明,无论任何事,只要一次破例在先,局面永远都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比如大概是临时的合作关系。

比如他让出的那个冰箱。

比如偷藏在玛歌酒庄空瓶后的啤酒。

比如关于神速力取外卖的规章和协约。

比如亚瑟·库瑞大叫着一声“爽!”,第三次跳上了蝙蝠车。

比如他为此付出的那些微笑。


0


“你好,克拉克。”蝙蝠侠微笑着说。



END

评论(9)
热度(189)

© Lantheo | Powered by LOFTER